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九章 扎马步是件辛苦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三泉在厨房内忙活了一阵,手中端着一碗东西去了前院。免-费-首-发→【追】【书】【帮】

    天岐的房门敞开着。

    正对门的桌旁也是空无一人。

    三泉停在房门外,略作思索,刚才留在院子里的刘轩云也不见踪影,他喜欢缠着天岐姑娘,现在不在这,那就是说,他和天岐姑娘一起去了别处。

    三泉转过身,沿着走廊往后院走去。

    他满腹心事。

    天岐姑娘回来了,怎么忘了来和他说一声,以前没有刘轩云的时候,天岐姑娘回来了还会找到厨房里来,对着他说上几句话,现在出去是为了小橘的事情,回来后竟也不来找他说起这事。

    看来,以后只能是他多去见见天岐了。

    后院。

    刘轩云还在卖劲地扎着马步,额头上布满了汗水,脸涨得通红,而收回的屁股也不知不觉就凸了出来。

    天岐见了也不提醒。

    她坐在马厩里,背靠着一根柱子,左右两边是小黑和小白,都已经吃饱喝足,眼睛盯在了不远处的刘轩云身上。

    她望着刘轩云一声不响的模样,心中冒出一个念头,想要看看他能不能坚持到太阳落山,如果第一次扎马步就能坚持这么点时间,那就算是有耐力的人了。

    平时吵吵嚷嚷的,扎起马步倒是安静许多了。

    她这样一直坐着,竟也生出了一些倦意。

    天岐拿着剑站起身来,把剑抱在胸前,背靠着身后的柱子,眼神闲散地望出去。

    “刘轩云,你的臀。”她出声喊道,也是为了给自己提提神。

    刘轩云听到天岐的声音后,立刻把前倾的背挺直一些,收回了屁股,心中藏了一堆话想要说,稍微张开了口就感觉口干舌燥。

    他偷偷看了眼天岐,又看回自己的手臂。

    天岐大人当初也是这么练武的吗?

    还真是辛苦呢。

    练就练了,不过为什么要站在太阳底下呢,难道是这样练出来会更厉害,他对这些可真的是一窍不通,等练完这次要好好问问天岐大人,下回能不能挑个阴凉的地方练武。

    这样下去,可是要晕倒了。

    “刘轩云,要喝水吗?我去拿点过来。”天岐看出刘轩云身子摇晃得厉害,便走出马厩,朝着他关心道,“先休息一下,你已经站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

    刘轩云心中想着终于能休息一下了,慢慢直起身子,感觉身下一阵酸疼,腿不停地发着抖,好不容易对上了天岐的眼睛,急着开口道:“天岐师父,我其实还能站一会。”

    天岐摇了一下头,有些愧疚:“我应该早点让你休息的,动一下你的腿,看还能不能走,别太心急,慢点来。”

    刘轩云低下头,动起发麻的双腿,刚往中间走了一步,就感觉重心不稳,怕摔倒,另一只脚也急忙走动起来。

    身子摇摇晃晃的,面色隐忍。

    天岐伸出手扶住了刘轩云的手臂,刘轩云也慢慢停下脚步,脑中晕眩的感觉逐渐散去,他看向天岐笑道:“天岐师父,腿有些麻了,我想先坐会。”

    “别坐。”天岐急道,见刘轩云要走又拉住他解释,“你要是扎完马步立刻就坐下,那么你明天就别想下床了,下了床,走路也得扶着东西。”

    见天岐关心,刘轩云心中偷着乐,面上疲倦不解地问了一声:“为什么?”

    天岐移开视线:“为什么,哪有什么为什么,反正你不听我的话,明天就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好了。”

    刘轩云笑了一下:“床上,那我今晚睡在哪?”

    天岐愣了一下,松开了手。

    刘轩云用手扶着自己的膝盖,低头喘着气,他一边喘气一边偷偷看着天岐。

    天岐犹豫了一下,有些不情愿地说道:“既然这些日子你要练武,那我就把床让给你,让你好好休息。”

    刘轩云面露惊讶,立刻改回了对天岐原来的称呼,语气还是很随意:“天岐大人,该好好休息的人是你,我看过很多医书,虽然医术上我也自认比不过天岐大人认识的白凌,但我也知道,如果……”

    他面向天岐努力站直,还是忍不了酸痛有些弯着腰,声音变得诚恳:“女子来月事的时候会肚子痛,其实也是一种病,和平时没有注意休息有很大的关系,天岐大人应该多注意调养,现在喝些红糖水,再多吃些像是鸡肉还有红豆,红枣这些东西,对了,不能吃酸的,也不能吃冷的和辣的,辛的东西。”

    天岐记下后,对着眼前这个关心起她的人,忍住心中的躁动,平静回道:“我不吃酸的。”

    都城里有卖糖葫芦的,她总共是吃了三回,第一回是白风带她下山让人给她画像的时候,第二回是,是那回,第三回是离开除妖师的那天,她忽然想要再尝尝糖葫芦的滋味,便买了两根。

    都是酸的。

    哪怕包在糖葫芦外面的糖衣再甜,里面的山楂总是酸的。

    或许是她运气不好,没吃到甜的山楂。

    刘轩云也记下了天岐的话:“那我还是和客栈里一样,睡在天岐大人的身旁,地下。”

    天岐点了一下头:“我去拿水过来。”

    刚一转身,她就看见走廊上站着一道青色的身影,三泉的脸上露出了笑意,端着一碗好像是汤的东西走下台阶,走了过来。

    她扬起笑,道:“三泉,你来了。”

    不知道三泉站在那里已经站了多久。

    三泉走近后,把碗递到天岐的面前,看了眼凑过来往碗里张望的刘轩云,笑着道:“这是我泡的红糖水,还有些烫,天岐姑娘凉一凉再喝,厨房里我也炖着鸡汤,因为三林喜欢吃鸡腿,所以,我还做了红烧鸡腿,再加上几个素菜,应该够吃了。”

    天岐接过碗,向着三泉面露轻笑,在青红楼里待了这么久,三泉一直都很照顾他,过几日就要离开还真是有些舍不得。

    她感激道:“三泉,谢谢你。”

    三泉察觉到了天岐说话的语气有些郑重,笑着回道:“天岐姑娘和我不用这样客气。”

    天岐应了声:“嗯。”

    刘轩云揉着腿插话道:“三泉公子,要说起客气,你喊天岐大人叫天岐姑娘,难道不算是客气吗?”

    三泉想了想,礼貌客气地回道:“我是觉得,喊天岐为天岐姑娘,会更亲切一些,也显得尊重一些。”

    刘轩云点头:“好,那你们先道别,我自己去厨房倒个水喝。”

    道别,道什么别?

    三泉疑惑地看向天岐,却见天岐有些为难,心中感觉不妙,难道,天岐姑娘真的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