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九章 近似圆月也算圆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聪明,勇敢,大方,还很英俊,我偷偷观望了三年,不可自拔地喜欢上了他,可是他还不知道我是谁,还不知道我对他的心意,我下定决心,要找个机会出现在他面前。首发www.zhuishubang.com”

    我化作一个腿上受伤的女子,出现在他回家的那条路上。

    他果然留意到我了。

    我迫不及待地开口问他:“你是谁?”

    他满脸讶异,问我:“姑娘,我们认识?”

    我只好忍住心头的欢喜摇了摇头,他又笑着和我说:“是我冒犯了,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我低头:“我没有家,公子,我能跟着你吗?为奴为婢都可以。”

    他犹豫了,往边上走动的时候,我急着想要跟上却暴露了我腿没伤的事实。

    “你没事?”他生气了,似乎看穿了我的身份,对我失望道,“我不需要奴婢,你的腿既然没事,就赶紧回去吧。”

    我低下头:“可我真的没有家。”

    故事讲到这,刘轩云停了下来,天岐问:“你怎么不讲下去了。”

    刘轩云很快往下扫着看去,看到故事的结尾轻轻点头,抬起头带起笑故弄玄虚道:“天岐大人,你可要坐稳了。”

    天岐疑惑,难道故事最后是悲剧?

    “咳咳。”刘轩云又讲下去。

    “那你是想要有个家?”他问着面前的妖。

    她点头,满心欢喜还是小心翼翼道:“我想跟着你回家,因为,我一直喜欢你,喜欢了三年。”

    他听了神色大变,走到她的面前逼问:“你跟了我三年?”

    她怕得低头,一副认错模样,可心中不甘只能嘲笑自己,果然,这样的举动很可笑。

    天岐的心提了起来。

    刘轩云却忽然笑了,正如那故事中突然变了脸的男子。

    男子看着眼前可怜的妖笑出了声。

    他伸手牵起一脸茫然的妖:“如果真是这样,那你三年前就该出现,这样,我们就已经相处三年了,其实,那天你看我的时候,我也留意到你了,不过你很快就走了,现在看到你,明明见过两面却感觉认识了两年那么久,那就等补完剩下的一年再谈当我家人的事。”

    妖不知所措。

    她迟疑片刻才又惊又喜地连连点头,眼泪也一并流下,却是喜极而泣。

    故事讲完,刘轩云也放下了手中的书。

    天岐听完略微点了点头:“还真的是,出乎意料啊。”

    “是啊,想不到,这三泉的父亲也是个编故事的高手啊。”刘轩云由衷夸赞,刚才就连他都以为这妖喜欢上的人会把妖当成是变态来看,随后一走了之呢。

    天岐捕捉到了一个字,质问:“也。”

    刘轩云故意咳嗽:“我说了也吗?”装傻充愣地眨起眼睛看向四周,暗自提醒自己,下回说话,还是要过下脑子。

    不过,天岐大人面前坦率些也好。

    他又向着天岐摆出无辜的模样。

    天岐被盯得不自在,就去拿放在桌上的书,随意翻了翻,发觉刘轩云刚才说的竟和那书上的是一样的,还以为是他即兴发挥胡编的。

    抬头,他怎么还在看她?

    天岐微微不满:“我自己会看,你去找别的看吧。”

    刘轩云应了声:“好吧。”起身去后面随意拿了一本又回来坐下。

    半晌。

    灯火似乎暗了。

    刘轩云见天岐看得专注,便想着把那灯火弄得更亮一些,起身去拿原本放在案台上的小剪子,想着这小剪子既然是放在油灯旁的,那就一定是有用的。

    回到桌边,盯着那油灯看了半天,手中拿着剪子却是无从下手。

    天岐继续往后翻看着,剩下的故事,无一例外都是人和妖的故事,狐妖,兔妖,狼妖,骨妖,有的是为了报恩,有的是为了报仇。

    可最后,他们都找到了自己的归属,虽然有一个故事里的妖没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但是也改变了对人的敌意,发誓会守护喜欢的那个人。

    “我看完了。”

    天岐轻笑着合上书,料想写这些的人一定是个和刘轩云一样油嘴滑舌的人,每每遇到危机让人紧张之际,转眼就能化解,看了很舒心。

    可一抬头,却见刘轩云拿着剪子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她又有不好的预感。

    “你嫌灯火太暗?”天岐沉声发问。

    刘轩云瞥着手中的剪子,立刻放了下来,人也老实坐下:“我是怕天岐大人看坏了眼睛,这小剪子是用来剪灯芯的吧。”

    天岐伸手:“是剪灯芯用的,给我,你不会就先看着点。”

    刘轩云笑着递出剪子。

    等天岐将那已经烧成灰的灯芯剪掉,灯火又亮了许多。

    天岐又问:“你要是还嫌不够亮,就去厨房拿点盐来。”

    “拿盐?”刘轩云不解。

    天岐望着门边解释:“我记得有一次我在屋里擦剑,三泉就是拿了盐过来添在里面,灯火就变得明晃晃了。”

    “原来是这样。”刘轩云也夸起在厨房辛苦做事的三泉,“想不到三泉他懂得还挺多的。”

    天岐轻笑:“至少比你懂得多。”敛住笑意动了一下身子压低声音问,“我去趟茅房,等我回来,是你先洗,还是我先?”

    “嗯?”刘轩云望着天岐满脸不解。

    天岐叹气:“你难道还想让我再看一遍你的身子?”

    刘轩云也反应过来,是天岐大人害羞了,不想让他看到她换衣服的模样,所以等会肯定是要有一个人先在外面等着,等里面的人擦洗完毕才能换另外一个的。

    “我先吧。”刘轩云低头脱起自己的衣服,“天岐大人你让三泉拿点水来,等我弄好了,我再出去给你打水来,剩下的也都交给我。”

    天岐起身,背着他道:“阿龙都知道要自己去端水,你却还想着要麻烦三泉?”

    刘轩云一愣:“那,我也自己去端好了。”

    可不能被阿龙比下去。

    天岐又重新坐下,在位子上看着他弯着腿去拿了屋内的脸盆,再慢慢走出去,走一步腿都要抖个不停,真不知道他以前在都是妖的地方是怎么活下去的,心中无奈只能跟上。

    从他手里抢过了脸盆,她开口劝道:“回去坐着吧,我去给你拿水来,等你走到厨房,都是明天了。”

    刘轩云一笑,有几分疲惫:“那等我回来,不就能让天岐大人看到另一个我了吗?”

    门还未打开,屋内没有一丝风,立在门前的人脸上无光,神情黯淡,和白天变了一个模样。

    “还贫是不是?”天岐盯着他,实在是又气又好笑,“你怎么就比阿龙都不如,他也是扎了一下午马步,走出去的姿势可比你好看多了。”

    刘轩云低头。

    怎么就比阿龙都不如,这句话怎么听都是天岐大人更看好他的意思啊。

    “还敢笑?”天岐逼问,脸色阴沉下来,“说来,你见我第一面的时候就好像很熟稔,难道,你也是偷偷跟了我三年,早在我刚离开除妖师的时候,就跟着我了?”

    刘轩云讶异抬头,慌乱摇起头。

    天岐却笑了:“我随口说说而已。”往外走去身影融入一片夜色中,“哪有那么巧的事,我刚离开除妖师,你就能留意到我。”

    那要是留意到了,就只是巧合吗?

    刘轩云立在门外,背对着门内的灯火,脸上的神情无人看清。

    屋外隐隐有光,是月光。

    他往外看去,含笑低语:“有时候,或许就是这么巧。”当日的剑若刺得深一些,那蜘蛛妖或许能真的死透,而他也就没机会跟着天岐了。

    是巧合,也是人为。

    危险的骗局,也是愚蠢可笑的行为,不成功便成尸体。

    不过,开端艰辛又如何?只要这故事的结局是圆满的,正如天上的满月,走到院中抬头望去,额,还不是满月啊。

    那就近似满月,这一世也算圆满。

    平城的夜晚,街上散步的人有很多,常言道,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至于饭后不走,能不能活过九十九,甚至一百也就无人得知了。

    人和妖的世间,七八十的老人已是高寿。

    他们也走不动了,饭后就坐在家门口拿着一把蒲扇,坐在靠背椅子上纳凉。

    “三林,吃过饭就又要出去啊。”

    有人喊着三林,三林看过去也打起招呼:“是啊,你们也是吃好了出来乘凉。”

    “是啊。”几人老人应道。

    “那我不打扰你们,先走了。”三林一笑,继续走着,明月也急于跟上。

    “哎,那个姑娘,好漂亮啊。”老人微眯着眼睛盯上了三林身后的明月,看清后和蔼地笑了,“大晚上回家是要有个人陪着才好,真般配。”

    三林听不到的话,明月全听到了。

    她跟在三林身边,想着心事走得便很慢,察觉三林也放慢脚步,甚至几次三番看过来却又什么都不说,似乎还在偷笑什么,不安地抓着手臂迟疑开口:“我,不是我,是你,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刚才?”三林的视线落在明月手上,很快移开满不在乎道,“你说的刚才是走到这条街的时候,还是走出青红楼的时候?”

    蛇妖当真是在乎她的那具皮囊。

    “当然是……”明月见三林说得这么慢便来气,只是刚提上来的气一下子被打断了。

    “没,看到。”三林把头转向了一边。

    明月感觉三林的古怪,却不知该说什么。

    三林又看回来,玩笑道:“你,就这么怕被人看到,还是说,是怕被我哥看到?所以,不希望我去告诉他。”

    明月低头:“最好不要告诉三泉。”

    但她可不会去求三林,这么低声下气的事被别人知道了更丢脸,在保密这件事上,天岐的跟班都要比三林讨喜。

    三林轻笑:“我不在意,三泉又怎么会在意,他常说的一句话,叫美人在骨不在皮,皮囊好不好看黑灯瞎火的也看不清,不过,你不想让我告诉三泉,那……就趁现在讨好我一下。”

    他停下,望着同样停下的明月已经收回了脸上笑意。

    不知蛇妖会怎么做呢。

    “讨好你。”明月不屑做这样的事。

    “很简单的,我三林也不是那种会故意刁难人的人啊。”三林又在推波助澜,“况且,这里,又没有认识你的人,一点也不丢脸。”

    爱看热闹的老人们都在后面,街上本来就有很多结伴的男女。

    没人会说三道四。

    想法被看穿后,明月的脸又微微泛红,犹豫片刻还是松了手臂不情愿地问道:“怎么讨好?”

    这么快就屈服了。

    三林靠近明月,偏下头坏笑道:“喊声三林哥哥来听。”一时半会也想不到别的,这个应该很简单。

    明月睁大眼睛,僵在了原地。

    三林居然笑了。

    就算在三泉面前,他也总是摆着一张臭脸,没想到他笑的时候,就没有那么讨人厌了,虽然他的话还是如此讨人厌。

    “你就这么想当哥哥,可你永远只能是三泉的弟弟。”明月可不甘心在这大街上喊这么肉麻的称呼,说完便拼命往别处看去,想要撇清刚才那些老人口中说的“般配”这种关系。

    三林低头,沉默片刻后暗自苦笑。

    永远是三泉的弟弟,的确是这样,不过,蛇妖能明白她自己话里的那话,到底有多伤人吗?

    “怎么,我说错了吗?”明月忽然心虚。

    三林释然。

    那看来,蛇妖还是不明白。

    “没说错。”他见状也不勉强,盯着明月却故意为难起她,“怎么,我的要求很过分吗?”见她不应又看向别处说得极为随意,“那我今晚就好好和我哥彻夜长谈一回,谈谈美人的事,谈谈美人的那个跟班,再谈谈……”

    “三林。”明月拽着他衣袖突然大喊。

    三林也就不继续讲下去,感兴趣地看着她,却见她把头扭到一边,不敢看着他,很小声地说了一句:“哥哥。”

    他听了也顿时出神。

    蛇妖为了三泉还真是喊得出口。

    这称呼果然是听了都要让人发颤,所以,他也很少会去喊三泉为哥哥,非要喊也是喊一声哥,当然最顺口的是喊他的名字。

    只是,蛇妖这么喊还挺有趣的。

    三林感到欣慰,走到明月身旁,见她又把头转到另一边,无奈道:“虽然你叫得这么不情愿,但我还是回你一句吧。”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就像她刚才轻轻碰了碰他的手一般,含笑吐出三个字来,“乖,蛇妖。”

    明月看回三林,茫然地眨了眨眼睛。

    乖?三林刚才竟然这样夸她。

    她不满地哼了一声,心虚地说道:“我都叫了你一声三林哥……反正已经叫过了,你别忘了答应我的。”

    差点又要喊了,还好她聪明。

    三林看着自作聪明的明月,越瞧越觉有趣,这是第二次喊了,嗯,自然多了。

    他伸手拉住明月的手臂,等她看过来故意轻笑道:“好,明月妹妹,我不会忘的,让我这个做哥哥的护送你出城,小心,别走丢了。”

    “才不会。”明月甩开了手。

    三林也顺着她道:“那你就自己走吧,我送你就送到这里。”

    欲擒故纵的手段,三林也会。

    明月回头不解:“你为什么不送我出去?”

    三林往明月身后抬了一下头,慢悠悠道:“因为,你可是一个大美人,我送你出去,你说,我的那些兄弟看见了,是不是会眼红呢?”

    “他们眼红又怎么样!”明月丝毫不觉陷入了三林的局。

    三林淡然道:“不怎么样,不过会像那几个老人一样,误以为你和我才是一对,这样,不是不利你的名声,到时,你还怎么和三泉在一起?”

    虽然他没听到,但也能猜到。

    “倒也是。”明月扬起笑,“那我自己回去,你明天记得早点起来,给我把门开了。”

    “这里的门,还是青红楼的门?”三林明知故问。

    明月老实去回答:“都要开。”

    “好。”三林低头看在胸前应得爽快,快到让明月也微微讶异。

    临走,明月不放心地拉了拉衣袖。

    她的脑中又浮现出三林替她拉下衣袖的模样,晃了晃脑袋,头也不回走了,察觉身后还有人在看她,走得更快。

    三林在她身后轻叹:“又有点不像人的走路姿势了。”

    不过,这样才有趣。

    是蛇妖让他把这里的门,也就是心里的门打开的,敞开心扉,三泉可做不到。

    他望向后山方向,笑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