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七章 药铺多了一个学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白凌松了一口气。

    医治半夏手上的伤不需要多久,但要让她身上的脆骨症痊愈就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做到的,即便天岐找来了雪莲,也要让病人安心调养好几年。

    可是,这个病人……

    半夏欣喜地动了动手,试着去拿了一下桌上的筷子,见能拿动也笑着转向白凌,正要开口道谢却见白凌一脸凝重。

    “怎么了,白凌。”半夏微有不满。

    白凌笑了一下,神色还是很严肃:“半夏,你一个人住,那平日里也是你自己一个人做饭,一个人洗衣服?”

    “那是当然。”半夏抬起头,为自己从小就能做到这些感到骄傲,恍然白凌是在关心她病痛之外的事,脸上也露出了笑。

    她都没有这般愁眉苦脸,他又烦恼什么。

    病人的事,是病人的事。

    身为医师,只要能够看好病人的病,就已经足够了。

    她站起身,低头望向坐着的白凌,伸手拍上他的肩膀,由衷感激:“想吃我做的饭吗?下回有机会我会带来的,给你尝尝,就当是回礼。”

    回礼。

    白凌苦笑,他只有在生辰的时候收到过礼物,别的时候,从未。

    一顿饭也算不了什么,但对于这个身患重病的小姑娘来说,他得到的一点欢喜却要拿她的几点痛苦来换,没有这个必要。

    “我没有送你礼物,你不必回礼。”

    白凌果断谢绝了半夏的好意,眼睛盯在半夏的手上,居然被这样一个小姑娘安慰了,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轻轻摇头,慢慢站起身,不想再弄折了她刚治好的手臂。

    半夏收回手背在身后,虽有失落还是笑着故作轻快:“那就算了,不吃是你们的损失。”

    话虽如此。

    她还是挺开朗的。

    至少比那时的天岐要更好相处。

    白凌不想把最在意的事压到最后,犹豫之下还是问了出来:“半夏,你的父母……”

    “他们死了。”半夏说得很快也很轻巧。

    背后的右手捏住了左手的手腕,深知一用力就会骨折,便竭力忍住想要毁坏一些东西来发泄的念头。

    死了?

    白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半夏已经冷下脸:“还有别的要问的吗?”对上白凌的眼睛恭敬道,“白凌医师,如果没有,那我就要回去了。”

    白凌回过神,叹气:“你的病,我想我有办法医治。”

    不管半夏的父母是死了,还是丢下她不管,他都会想尽办法治好这个病人。

    “你有办法。”半夏一下子又激动起来,意识到出声太响立刻压低声音,继续说,“我这病一定很难治,就算能治好,也一定要花不少的银子。”

    所以,被父母抛下,是迟早的事。

    治不好,是拖累。

    能治,却没有钱可以医治,还是拖累。

    “是要花不少银子。”白凌不会和病人撒谎,走近半夏身前,笑了笑和抬头看他的半夏道,“病人对我来说,不是拖累,而是,让我成为越来越厉害的医师大人不可缺少的,重要的人。”

    重要的人?

    半夏眨眼,半信半疑。

    身后的手渐渐松懈下来,她也感觉到了一阵放松。

    白凌低头语气沉重:“你的病很罕见,我在医书上曾看到过,不过那上面并没有记载太多东西,如果有人曾被治好过。”笑了下,舒缓语气,“那么你也能。”

    “那如果没有呢。”半夏轻笑着接道。

    她低头藏起脸上的不屑,明明就是微乎其微的机会,却还奢望能够得到,是不是太贪心了?就算是希望一家人团聚这样简单的愿望,都不能实现,别的,更不用想了。

    她不是唯一患这病的人,也不是唯一被抛下的人,不管如何,她都会活下去的。

    能活着,已是上天对她的厚待。

    当然,也是多亏了邻里乡亲的帮忙。

    白凌看到半夏脸上的坚强,欣慰地笑了,很快就恢复起往日的自信,高声道:“如果没有,那么你,半夏。”故意停顿下来,等半夏忍不住好奇来看他时才继续一口气说下去,“对我白凌而言便是最重要的人,能医治好不治之症,这样才配做你口中的医师大人。”

    说完,他又笑了。

    医师大人。

    第一次听人这么喊。

    半夏听得入了神,感觉白凌脸上的笑很亲切,虽然他的衣着不怎么样,可脸上神采焕发,她相信自己不会看错。

    白凌这个人……

    很自大。

    她不想抱太大的希望,但听了这样的话,心里难免想着日后病好了就能去人多的地方,帮人做些事,等赚了银子,就去人多的酒楼饭馆里吃一顿好吃的。

    不过。

    “我没有银子,你不介意?”半夏还是很在意这一点。

    白凌看半夏这副模样,反倒觉得亲切:“我不介意,不过我师父可能会介意。”

    “嗯?”川谷在一旁好好休息,听到这也不得不过来了,“白凌,你扯上为师做什么?”是不满先前非要留下他帮忙吗?

    不知跟谁学的?

    “你也看到了,最近我们这药铺会很忙,你虽是病人,不过愿意帮忙最好不过。”白凌说得极为平缓,忽视了一旁的川谷,一心想着让半夏也留在这便能多和外人接触下。

    这种办法可比白风直接拉着天岐各处奔波,要更容易让人接受。

    半夏却还是迟疑了:“我,不识字,对那些药材也是一样不懂,留下只会……”

    是拖累……

    她没有说,因为她也不想继续拖累别人。

    “能做饭就行。”白凌毫不在意,“你不是说了你会做饭,那以后就给我和我师父做饭,这样,我师父也不会有怨言了。”

    川谷在一旁鄙夷这个徒弟的所作所为,他本就没有怨言,不过,这个时候还是帮徒弟一把,免得他日后想起没能治好病人就如鲠在喉。

    “我这里是缺一个学徒,我老眼昏花,还是需要年轻人帮我看着点的。”川谷又哀叹起岁月不饶人。

    白凌笑了笑没有多说。

    学徒。

    这样,以后连活都不用去找了。

    而且,别人见她身体瘦弱,也不会愿意让她留下做事,能留在药铺帮忙,她自己一出毛病便能让他们看好,也挺方便的。

    “这样,也行。”半夏考虑了一会不再推脱,但还是把话说清楚,“买菜的钱你们得给我,放心,我不会贪你们的,还有,当学徒,也是会给工钱的吧。”

    “工钱。”白凌看向川谷。

    川谷点头:“这个,当然有,至于多少,就让我的徒弟白凌来定。”

    白凌又犯难,只好先和半夏说:“半夏,先坐下一块吃点东西,尝尝我师父的手艺,看看师父做的和你做的相比如何?至于工钱,也要看你手艺如何?”

    半夏望向桌上。

    她的手艺自然是比不得别人。

    无师自通,那是天才,她半夏不过一个寻常人而已,运气好,遇见了不寻常的医师。

    不,是医师大人,白凌。

    半夏脸上露出笑,见白凌不解,也知晓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平复心中的喜悦后,又盯上白凌一字一顿地逼问:“医师大人,你说一起?可你刚才不是说,你刚吃好吗?”

    白凌一愣,瞧他这记性。

    他心虚坐下,继续拿起碗筷:“我是又饿了,每次看完病都是饿得很快。”

    川谷在一旁帮说:“我这徒弟是这样的,半夏小徒孙,你先坐,我去给你拿碗筷来。”

    “徒孙?”

    站着的半夏和坐着的白凌一起出声,问着已经走远的川谷,见川谷不答,又对视一眼,各自往边上看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