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一章 是胆小的花落殿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渐。

    他们认识花渐哥哥。

    花落慢慢收拢张开的嘴心中一阵惊喜,是花渐哥哥让他们来找她的,不对,他们不知道它是花落,也没有认出她胸前的信物。

    再次怒视天岐,发出低吼。

    他们是除妖师。

    问她认不认识花渐,其实是要杀花渐哥哥的,又或是,来偷雪莲的人,还好已经拖住了两个。

    花落往旁边看去,想着要引天岐去另一边。

    雪莲,绝不能让他们拿到。

    还没等天岐再次出声,花落便跳下岩石,灵巧躲过自己在这周围布下的陷阱后,往旁边逃窜,这雪地是她的主场,等他们追来,也已经是精疲力尽了,到时再变大好好吓唬吓唬他们。

    花渐哥哥说过,以软弱一面示人,便会让他们掉以轻心,一旦疏忽,就会得意忘形,露出破绽,到时她就有可乘之机了。

    追吧,快追上来。

    天岐凝视着花落逃跑的踪影,发觉她跑时没有走直路,而是弯弯扭扭似乎在躲着什么。

    “明月,小心,这里可能还有陷阱。”

    “什么,天岐。”

    天岐出声提醒着已经追出去的明月,无奈还是晚了一步,明月也中了陷阱。

    雪地上凭空又多出了一个洞。

    寒风刮过,传出一声埋怨。

    “怎么也这么不小心。”

    三林无奈叹气,松了绳子,拿起长枪望了眼已经拉上来的刘轩云,注视着匆忙走向天岐的身影,轻哼一声,做事都这么急,就不能像天岐那样稳重点吗?

    心累啊。

    要是刘轩云再掉下去,他可不会再拉了,看着还行,重得和头猪一样,拉的时候就感觉他故意把屁股给沉下去了。

    不过,好在刚才他坐下的地方没有陷阱。

    蛇妖看不到他笑话,自己又闹了笑话。

    三林慢慢走近天岐。

    “天岐大人。”刘轩云回头对着三林扬了一下嘴角,又急着和天岐说,“你放心去追,明月让我和三林来救。”望着越来越远的狐妖身影,眼睛也微微眯起,疑惑是不是眼睛摔坏了,这狐妖就这么一点,回头望着刚才跳下去的洞,忍不住夸道,厉害,真是厉害,小小身板也能刨出这么深的洞。

    天岐握住剑,目不斜视。

    她倒是不担心明月,蜕皮回来的明月是比先前还要精神,这小小的陷阱又怎么能困住蛇妖呢,不急着追只是为了看清这狐妖逃跑的路线,已经走过一遍的路,不能确保安全,至少相对安全。

    “我一个人去追。”

    天岐心中已有决断。

    有时候就是这样,为了保护在意的人就要选择远离,那保护雪莲呢?多亏花渐让她明白这点,看向三林,果断道,“三林,你去找雪莲。”

    “知道。”三林心领神会,一竖枪,望向狐妖逃跑的另一个方向,沉眸轻笑,“美人,放心交给我吧。”

    “那我呢。”刘轩云急着喊道,来回看看,抬手指着自己,“我可拉不动人,天岐大人,我还是和你一起去追吧。”

    天岐一声轻哼,抛下麻烦,沿着地上脚印向前追去。

    刘轩云望着自己伸出去的手,放下,垂头丧气道:“我真的拉不动人,没装。”偷笑一下盯上了刚把他拉上来的三林客气道,“三林,没想到你力气还真的挺大的。”

    还想让他拉蛇妖?

    果然,他刚才是故意拉着绳子还往下拽,这件事以后跟他算。

    免得扰了他看戏的兴致。

    三林慢慢走向明月掉下的那个洞,不急不缓地蹲下,雪莲可不会跑,他倒是不用那么急,望向里面抬起头的明月,清楚看到她的脸确实是比蜕皮前白净许多,就连生气起来的模样都是……这么不一般呢。

    “三林,让开。”明月压抑着怒气喊道。

    她可是能自己上来的,不用再麻烦三林,欠他的已经够多的了。

    白净的脸上现出蛇鳞。

    脚下一圈尘土来回打着转,绿裙下有东西呼之欲出。

    是要变回原形出来吗?

    有了新身子就变得如此迫不及待了。

    想要捉弄的心一下子收回,三林转身去提醒现在慢悠悠过来的人:“小心。”笑了下往回走了几步,还是抱着看好戏的念头,“蛇妖要掀了这里的陷阱。”

    “啊。”刘轩云听了走得更快,地动山摇下赶快伸出手抓住了还能站稳的三林,见三林看来,心虚地笑了笑,把另一只手也抬起来一起拽在三林手臂上。

    还真是结实。

    不过,还是比不过安蒙的。

    “抓稳了。”三林专心看回眼前,发觉脚下站的地已经裂开缝隙,那些陷阱也现出端倪,挑着安全的地方避开后,等着蛇妖出来。

    一时之间,妖气肆虐而出。

    小黑惊得一声嘶鸣往山下跑去。

    小白也抬起前腿连连后退。

    刘轩云察觉身后的异样,哀怨地看问三林故意这样说:“小黑被你的蛇妖吓跑了。”

    震耳欲聋的声响中,三林沉稳一笑,不想多管:“蛇妖吓跑的,你该和蛇妖去说,我会去把雪莲拿过来。”

    刘轩云收回玩笑,正色道:“但愿小黑没事,不然天岐大人可要伤心一阵了。”

    “什么?”三林听不清。

    “我说,但愿小黑没事。”刘轩云扯开嗓子。

    “你不是就会逗美人开心,到时,哄美人的大好机会就交给你了。”三林不会把担心放在一匹马上,况且是一匹跟随天岐多年的老马,还有什么场面是它没经历的呢,早就习惯了吧。

    “什么?”刘轩云没听清。

    三林皱眉没有再出声。

    刘轩云也看回眼前,在一片响动中对着身旁识大体的人真情流露道:“三林,我说我不希望有那么一天,你信吗?”

    这回真的没有听清。

    三林往边上看去,留意到刘轩云面色平静,静得毫不在意飞溅而出的石头会砸到他身上一般,轻笑去看眼前。

    说什么也不重要。

    反正是美人该去考虑的事。

    晃动更加剧烈。

    明月冲破陷阱,原本在地上的积雪随着破裂飞出的石块散落在半空,灰尘散去,一切又都安定,巨大的蛇身盘旋在空旷的雪地中,一路往上,蛇头处发出嘶嘶低鸣,露出两颗尖牙向着刘轩云面前逼近。

    平静一下子被打破。

    “明,明月姑娘,你别这样盯着我。”刘轩云慌乱拉住三林手臂,悄悄躲到身后,“我相信,天岐大人的小黑一定会找到的。”

    蛇身又变回明月。

    凶狠的模样也变成了柔弱的女子模样,愧疚的声音轻轻响起:“我忘了天岐的小黑怕妖。”望向小黑离去的身影也担忧起来,好歹载了她一路,可她明明在先前就试探过了,还是在恼怒下,忘了。

    明月盯上三林,不想示弱,心里也埋怨三林刚才非要在上面笑着看她,害得她一时生气才……反正她不觉得是她做错了,但还是心虚地眨了眨眼低下头:“三林,你去找雪莲,我去把小黑找回来。”

    到底是去找,还是害呢?

    这会伤蛇妖心的话,三林没有说。

    他狠狠甩开刘轩云的手,拉住明月手臂时还是无情嘲讽:“你去,不是把小黑逼上绝路,万一它吓得跳崖了。”说得明月愣住后轻笑,“不知道那白凌能不能医治,你的妖力又能不能派上用场,不过。”不想蛇妖太自责,就像他那个没用的哥哥一样,只好先安慰起来,“这事不用如此放在心上,美人把它从除妖师中带出来便是做好了打算,不像你们,如此冲动。”

    明月被这么一说,心里更难受了。

    向来是她去说清风的不是,从来没人敢这么说她,而且,还反驳不了。

    果然,说得太明白了也不好。

    三林看出明月异样,松了手,眉眼松懈下,声音放轻:“我又不是在怪你,不过,你想将功补过的话,就跟着我。”

    明月抬头,眼神急迫:“好。”对视片刻又问,“跟着你做什么?”

    “找雪莲。”三林是不知该怎么和蛇妖说话了,嫌弃的话一出让人忽视了他脸上的笑意,那看来有机会要好好想想,和蛇妖说话应该说哪些,又该怎么说。

    “哦。”明月懂了。

    刘轩云等他们说完,见自己被留下,急着出声:“那我呢。”

    “你。”三林盯着刘轩云不怀好意道,“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在一脸期待下干脆道,“等在这,看着小白,等我们回来。”丢下包袱给他,没想到他连这个都接不住,眼里藏不住嫌弃,“包袱里有药,你自己拿出来擦,回去,记得要和三泉说声谢。”

    “好吧。”刘轩云捡起地上包袱,摸索着里面的东西转身去找小白。

    还是不去拖累他们了。

    等练好武,再让天岐大人大吃一惊。

    背过身的刘轩云,弯着腰步伐艰难,脸上却是偷摸有笑。

    明月光看背影见他一下子无精打采,忽然有些担心:“三林,留他一个人,万一有别的妖呢,那狐妖如果也有弟弟妹妹什么的呢。”

    三林已经往前走去:“你可以留下陪他。”

    明月跟上。

    她不就是随口一问嘛。

    三林听见身后脚步声,收回不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