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一章 常胜无恙冰释前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凌不满,盯上三泉,见他还是一脸恭敬也就放他一马:“等勇常胜醒来,我可以保他不死,但现在,我可说不准,你若不信,不如让我请我师父前来,让他也替这勇常胜看上一看,不过,请我师父出马,可是要出诊费的。”

    “不必。”三泉伸出手,“我相信你,白凌公子请吧,阿凤姑娘近日气色已经好了许多。”

    白凌松下一口气:“那就好。”

    三泉却叹气,一个好,一个差,算不算是大起大落呢?

    好在。

    天岐姑娘和阿凤姑娘也刚刚认识。

    两人进门想挤出笑不让阿凤察觉,还是没有瞒过阿凤的眼睛,只好一五一十说出来,阿龙还在后院浑然不知地专心扎着马步。

    转眼就到晚饭时分。

    天岐耳边传来三泉略带疲惫的声音:“天岐姑娘,醒醒,勇常胜已经醒了。”

    醒了。

    天岐没有深睡,一听动静就睁开了眼睛,撞上三泉关心的神情,顾不上开口,急急下床草草穿上鞋子往外走去,走到桌边愣了片刻,拿起剑和她的发带,边往外走边扎起头发。

    马尾重新在身后晃荡。

    她的精神也稍稍恢复。

    一路马不停蹄来到三泉房内,三林还趴在桌子上,花落还蹲在地上,明月侧靠在枕头上,睡眼朦胧,刘轩云背对着门,已经直起身,头还是一下一下往桌子上磕着。

    天岐顾不上多看,直接进门就去找勇常胜。

    勇常胜昏迷了很久,醒来就觉得肚子饿,便让陪在一旁的三泉去给他拿些吃的,三泉也很快就端来了一碗粥,似乎是早就准备好的。

    他也就靠在床上,一边喝粥一边等天岐过来。

    门外的脚步声让他感觉来者不善。

    “天,天岐,你来了。”勇常胜刚醒没多久,身体也还很虚弱,一转头对上天岐的眼睛,就有些害怕。

    但他没有料到,会有人能对一个病人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

    天岐气势汹汹走来,一言不发,走到床边就抬起手中的剑向着他脸上砸去,他吓得一闭眼,手上吹凉的粥就被夺走,重重放到了地上,粥汤都洒出一些。

    地上的白粥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他躺着缓缓睁眼,天岐瞪着他继续一言不发。

    两人身后的刘轩云揉了揉眼往这边看来,发觉有好戏看一下子清醒起来,好心想去喊明月,却见三林已经醒来,正盯着他看,只好收回想要拍明月的手,转头去抱地上的花落,小声道:“殿下,醒醒,有好戏,不,是我们要吃晚饭了。”

    花落本就没睡,一喊就睁开了眼。

    好戏,看就看吧。

    不过,天岐是真的很可怕啊,她刚才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了,而且她又和那蛇妖是一伙的,真动起手肯定也不比那蛇妖差。

    趁这个机会,好好看看。

    “说。”

    天岐盯着勇常胜终于吐出一个字。

    勇常胜咽了一下口水,把被子往上拉了拉,试图遮住自己受到惊吓的脸,被天岐用剑挥开后谨慎道:“说,说什么,天岐,我就是想跟去看看。”

    没想到会中了陷阱。

    更没想到摔下来会给摔晕了。

    天岐故意点了一下头,坐在床边,侧头继续盯着他,眼睛不眨一下,脸上故意露出笑,小声慢慢道:“说,是谁让你来找我的?”

    勇常胜眼看这副景象,不想刚醒来就挨打也只好老实说道:“其实是我娘劝我出来的。”

    “那你赶快回去找你娘。”天岐哼了一声,起身把地上的粥碗拿起来,放回到他那慌乱不堪的双手上。

    勇常胜又咽口水,试探问:“现在去?”眼看天岐还是一脸生气,拿起粥碗连喝几口道,“喝完再走,喝完再走,我不会浪费三泉的一片苦心。”

    口齿还算伶俐,思路清晰,动作迅速。

    看他真没事,天岐也就放心,轻哼一声,甩下一句话:“恢复了再走。”

    能恢复再走。

    勇常胜觉得天岐这样分明是在意他,见天岐还站着没有走开,也就壮着胆子问了一句:“那天岐你,还有事?”

    天岐想了想,用剑指了一下,不情愿问:“你哪里不舒服?”

    “我?”勇常胜低头看了看,在被子内试着动了动腿,左右前后动了几下头,笑着说,“没有不舒服,除了头还有点晕。”

    还笑。

    那是没事了。

    “白凌怎么说?”天岐继续问,好奇白凌怎么已经走了。

    “他……”勇常胜想起刚才白凌对他身上又拍又打的也是忍不住一阵哆嗦,“他说我有不舒服的地方可以再去找他,他回去帮我拿药过来。”

    “那就一定是没事了。”天岐轻笑,低下头咬牙切齿道,“等药来了,我亲自帮你熬药。”

    “不,不用了。”勇常胜有点担心。

    “不用?不用什么。”天岐故意反问,见勇常胜低头,笑道,“我的一片苦心,你也千万不要辜负了,等会要是敢剩一点没喝,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像是抓一些小虫子放到你身上,又或是在你吃的东西里放上些小虫子?”冷着脸直起身,放松问身后看好戏的人,“刘轩云,你来说,还有什么惩罚他的好办法?”

    眼看被天岐大人看重。

    刘轩云自然是不负重任,真去好好想了,想到后站起身,笑着丝毫不留情面:“身体恢复后就赶快离开这里,不然,见一次打一次。”

    “好主意。”天岐当着勇常胜的面,这么轻易答应了。

    勇常胜怕得低头喝粥。

    暗自埋怨,该死的跟班。

    天岐见他老实,这回是真的放松下来笑了,转头去看身后傻愣愣坐在桌旁的几人,还有立在门旁的三泉,扬起笑:“怎么了,既然没事了,那我们就一起去吃饭吧。”来回看看众人,还维持着脸上的笑意。

    不同寻常的举动。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

    “好,好,吃饭。”刘轩云先说着,明知天岐是真的放松笑了,可还是觉得,这笑有些可怕,待在他怀里的花落一个激灵缩得更近一些。

    三林拍了拍还睡着的明月,喊她起来:“蛇妖,吃晚饭去了。”

    “唔,我不饿。”明月迷迷糊糊听到了声音,还是困意十足不想起来,“你们去吧。”

    于是,众人留明月一人在房里。

    临走,三林又折回来补了一句:“蛇妖,饿了也别忍着。”

    “嗯,好。”明月又在还不能下床的勇常胜面前应下了。

    蛇,蛇妖。

    勇常胜可不敢喝粥了,端着碗提心吊胆地看着还靠在桌上的明月,蛇妖,脑子里乱得很,那个三林故意骗他的?不对,这明月还应了啊。

    好你个天岐。

    居然勾搭上妖要来害他。

    快点吃完回来,有什么话都说清楚,他认错还不行吗?

    再说了,是谁那么缺心眼,竟然在荒无人烟的山里设陷阱。

    总不会是妖。

    还有,到底他是怎么回来的?

    三泉那个家伙,只是和他说了这房里的几人是谁,还说阿龙阿凤也在这,又说是天岐带他回来的,说得一点都不明白,他是被马,被马车,还是被哪个人背回来的呢?

    天岐是不可能背他的。

    蛇妖,他不熟啊。

    那个三林,肯定不会是他。

    还有那条狗?

    该不会是刘轩云。

    “啊。”勇常胜赶紧抬起一只手捂住嘴,可不能惊醒了这贪睡的蛇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