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三章 难道真要就地解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咕噜噜……”

    安静的房内响起了一阵诡异的声音。

    两个跟班的视线落在勇常胜盖在身上的被子,在那被子里面是如何一番景象,想想便能得知,满是五谷之气,闷在一处,蓄势待发。

    勇常胜捂了一下肚子,面露难色:“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肚子疼了。”

    又是一阵肠胃的抗议。

    两个跟班屏住呼吸,体贴道:“我们扶常胜大人去找茅房。”

    勇常胜欣慰点头,右手抓住被角,大手一掀,感觉浑身轻松,肚子传来的疼痛,让他顾不上思考是吃错了什么,穿上鞋子就往外走。

    躺久了,腿上无力,又软又麻。

    身旁要是没有人扶着,只能弯着腿慢慢挪着步子走出去,就算知道茅房在哪里,也指不定要拉在这半路上。

    这可是要丢人丢到别人家了。

    更别说让除妖师里的人知道了,那他以后可都得抬不起头来。

    “快,快……去问问三泉。”勇常胜一手搭在一人肩膀上,身上没有穿外衣,头发还披散着,风一吹竟感觉浑身发颤,好不容易才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来,“问……问……茅房在哪?”

    “好。”一个跟班先出去。

    勇常胜半边身子没了倚靠,顿时垮了下来。

    “常胜大人,你还能撑住吗?”另一个跟班又开始担忧,“要不,要不。”虽然难以启齿,还是觉得这件事要比拉在裤子上好一些,便深吸一口气壮着胆子道,“到院子里的草地上就地解决吧,我们会守着的。”

    这,这个主意。

    勇常胜一边走,一边露出虚弱的笑意,倒是可以考虑。

    只要神不知鬼不觉。

    到时赖在天岐带来的那只白狗身上,就不关他的事了,白狗不会说话,也听不懂人话,到时它背锅挨了骂,小爷再买点好吃的去犒劳一下。

    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刚出门,便见先离开去问路的跟班停在了走廊上。

    怎么了?

    勇常胜不解看去。

    浑身冷得都动不了,已经僵了。

    他直愣愣地望着那个看不清脸上神情的人,心虚地在三泉看来时低了头,刚才那些话,难道被三泉听到了?

    不行,这种事可不能让天岐知道。

    “我,我撑得住。”勇常胜反应迟钝地指责起身旁的人来,“你记住了,小爷我不是狗,不会做这种随地大小解的事。”战战兢兢看回眼前。

    跟班识趣低头,配合演戏。

    另一个跟班老实为三泉让路,注视着三泉挺拔的身影,忽然为常胜大人担忧。

    三泉笑着慢吞吞过去,站在勇常胜面前,是个光鲜亮丽的人。

    反观勇常胜。

    没了那一身紫衣华服,没了那天岐送的紫色发带,没了那随身携带的佩剑,就是个寻常人模样,昏迷醒来面色虚弱,眼睛无神,头发又杂乱,若不是门内有光,近似疯子。

    疯子做事是不需要理由的。

    三泉已经为他找好了理由,客气有礼一笑,缓缓开口道:“常胜公子,我想,你的这两位朋友只是关心你。”

    勇常胜往旁边看了眼,没料到他们会找来,心里感激,肚子又是一阵不舒服,“嗯……”出声回应时,脸上狰狞起来。

    三泉微微抬手,含着笑,态度一如既往温和:“当然,天岐姑娘是我的朋友,我也不希望看到天岐姑娘伤心难受的样子,要是你憋坏了,倒不如现在就听从你朋友的主意。”

    就地解决?

    还当着主人的面。

    他脑子进水才这么做,勇常胜不满抬头,看三泉朝着他略一低头又露出一笑,想着这三泉倒是真关心天岐,可这皮笑肉不笑的模样,不得不让人怀疑。

    算了。

    找茅房是要紧事。

    勇常胜刚想开口,又忍不住先放出一股五谷之气。

    三泉已经转身。

    “茅房在那边。”他望向眼前,目不斜视道,“不想让天岐姑娘笑话你,跟我来。”

    勇常胜确实不想让天岐看到他丢脸,朝另一个跟班那使了个眼色,等人到近前,又架上另一半瘫下去的身子,望着三泉的后背跟上去。

    只是,这三泉挡在前面走得有些慢。

    “常胜公子,还能撑住吗?”

    这话一出,更让勇常胜感觉这个三泉藏着一肚子的坏事,走这么慢分明是逼良为娼啊。

    要是天岐在。

    要是天岐在……

    天岐不在啊,所以三泉就是想看他笑话。

    “能……还能……”勇常胜不甘屈服,忍耐着埋头强撑,想了想又抬起头,等望见茅房,连跟班也不要了,一瘸一拐地小跑着,扶着墙壁急不可耐地奔着茅房而去,一路上,霹雳震天。

    三泉无奈。

    吃完饭就跑步可是会肚子疼的,对以后的身体都不好。

    这也是三林说的。

    青红楼外。

    三林明月慢悠悠地散着步。

    走马街上,明月看了眼身旁已经换了一件衣服的三林,轻薄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也显得他不像后山上那么臃肿了。

    街上很热闹,人很多。

    两边摆满小摊,小贩的叫喊声和行人的说话声不绝如缕。

    迎面来的人擦身而过。

    明月往旁边避了避,碰了三林手臂立刻往边上躲开。

    三林轻笑低头看了眼,又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看回眼前,偷看一眼不自觉把手握成拳头,学着三泉说话的那模样客气问:“想吃什么,明月姑娘。”

    明月抬头偷看一眼,小声嘀咕:“不是吃辣的吗?”

    还问她做什么?

    “辣的。”三林忍不住笑道,“辣的东西又不是只有一种,我是问你想吃什么辣的东西?”

    原来是这样。

    明月心里埋怨,那他把话说明白不就好了,瞪了三林一眼,收回视线时眼睛又在他的手臂处停留了一会。

    比起三泉,他是要瘦。

    可是,隔着衣服看去,他手上的肉似乎要比三泉的结实,不知道是不是和在市集上见的那些猪肉一样,底下是一层白花花的肥皮,下面就是纹理分明的肉了。

    明月偷偷笑了。

    三林看去,不知蛇妖又盯着他的手在想什么,不自在地用食指来回碰着大拇指,想着第一次和女子出来吃饭必须要表现得大度些,还有,得让蛇妖明白钱这样东西在别人眼里是很重要的,考虑了一会出声道:“今天,我割肉,请你吃怎么样?”

    割肉?

    明月惊讶地走快几步,回头盯着三林急道:“真的要割肉?”委屈地喊他一声解释起来,“三林,我就是看看,没想着要吃。”低头满脸诚恳,“我喜欢吃的是兔子肉。”人肉这种东西,怎么会去吃呢。

    嗯?

    三林停下,怀疑蛇妖的脑子确实和人的不一样,既然要请她吃东西了,干脆把话说明白:“这一顿,我割肉,就是我来出钱的意思,也就是我请客的意思。”

    明月放下心,继续走着赌气道:“那你就说请客不就行了,我听得懂,割肉,非要说这种可怕的词出来。”血肉模糊的场面她可是从来没见过,生吃活吞还是有好处的。

    想着先前大快朵颐的模样,一想到等会就能吃辣的,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吃什么没关系,你点就行,反正不够,我也有钱。”

    明月自说自话,全然没留意到,正笑着的三林脸上慢慢没了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