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四章 醒来又是新的一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天,青红楼里响起鸟叫声。

    清脆的鸟叫声带走了昨日的忧愁。

    三林最先醒来,看着在腿上睡得安稳的三泉又闭上眼装睡,今日,他总算是比三泉早醒了一次,等会,他要好好说说三泉的不是。

    “三林,你醒了。”

    三泉的声音传来,未带倦意,略带看好戏的意味,显然是醒来多时。

    居然装睡。

    三林睁眼埋怨:“你又比我醒得早。”

    三泉笑了,还是不起来,躺着看顶上的人,慢慢道了一句:“向来如此。”

    腿向上抖动。

    三泉的头磕在了三林膝盖上。

    能听到响动。

    “这回是真的痛。”三泉一脸委屈,坐着起身,摸了摸脑后,整理好衣着走进厨房站定,虽不能躺在床上,但能靠在弟弟腿上,休息一晚气色还是不错,“三林,早饭想吃点什么?”

    三林闲散地望向空荡荡的走廊,轻笑道:“你想吃什么就做什么吧。”

    总是问他做什么?他要想早饭吃什么,晚饭吃什么,也是会很烦恼的,这可不是为他好,而是让他心烦。

    难得也让三泉心烦一次。

    “好。”三泉低头欣然接受,带着笑去忙碌,他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不如早饭就多做些出来,反正人多吃得完,不会浪费。

    三林依旧坐着,拍了拍大腿,回头往厨房内看去,看三泉能和往常一样兴冲冲地去做早饭,放松一些,扶着门柱站起来,动了动发麻的双腿肆无忌惮伸了个懒腰,又向左向右甩动几下脖子。

    还是睡床上好啊。

    勇常胜,这个除妖师,他虽然讨厌,不过,他留下的话,天岐也不会这么快就离开,不知道,是他先恢复,还是阿凤姑娘能先恢复,一想就能想明白的事,却还在多想,肯定是勇常胜,所以,天岐离开的时间还是取决于阿凤姑娘。

    又或是阿龙。

    算了,不想这些了。

    三泉自己能想明白就好。

    反正弟弟会永远陪着哥哥的。

    吃早饭前,还有些空,先去找蛇妖,走去的一路,三林被压了一晚还是心情不错,可想起敲门时要说些什么,烦恼地放慢脚步,草率开口的话会不会让蛇妖以为他是个轻浮的人?

    天岐房中。

    刘轩云是第一个醒来的,睁开眼发了一会呆就往床上看去,看到那床上纠缠在一起的两人,撑起身子探头去看,忍住笑松开手,身子磕在地上感觉到一点痛意后还是忍不住笑了下。

    这种姿势。

    他学了,就没命了。

    刘轩云长舒一口气,管着自己起床。

    等他穿戴整齐,天岐听到动静也醒了,感到身上的重量,恼怒地往地上看去,惊得刘轩云撑着地往后退去时,平复起床气,转向里面,看清是明月后,叹气浅笑。

    没想到,蛇真的是怕冷。

    “天岐大人,你该不会以为是我缠着你吧。”刘轩云无辜道,起身站在床边,面无笑意地开起玩笑,能让天岐大人一醒来就惦记着,他也不知是该开心还是担心。

    天岐转头瞪着他,道:“多嘴。”

    刘轩云看她气色很好,扬起笑:“是多嘴,天岐大人,要不要我帮你喊醒明月。”

    天岐睡着被明月压到还不觉什么,一醒来就浑身不自在了,面上窘迫起来,尤其旁边站了一个已经穿好衣服起来的人,男人。

    刘轩云又笑,提醒道:“天岐大人,准备好。”

    天岐疑惑他要做什么?

    他弯下身子。

    天岐避开。

    被子被一把掀开,被子下是两个没脱外衣就躺下的美人,一个不得已只能躺睡,另一个,贴着那躺睡女子还在熟睡之中。

    裙子乱成一团。

    暖意消散后,明月不顾形象地拧着眉头,像是在躲避强光,手上在天岐身上乱摸,身子往上蹭了蹭,贴天岐更近。

    天岐无奈,看向刘轩云。

    真是会帮倒忙。

    她的身子这下是彻底动不了了,不过,手还是能抓住剑的。

    刘轩云心虚看了眼,往后退了退,脑中思绪飞快,对着还抱着天岐的蛇妖张口就来:“三林,你怎么在这?”惊讶看向里面,装出无奈的神情大声说着,“明月姑娘,你怎么又抱着三林睡觉。”

    人没有动,就嘴动,还是让天岐感觉到了夸张的感觉。

    真会装。

    转向明月。

    不知道这个办法有没有用?

    三林。

    明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这个名字,黑漆漆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手拿长枪的人,虽穿着寻常人的衣服却是身形挺拔,样貌出众,他靠在城墙边,侧对着她,在专心,睡觉。

    懒,真懒。

    她骂了句,却见他回头,对着她笑了。

    他起身,注视着她边笑边走来。

    而她不能走动一分,只能眼睁睁看着面前的人越来越近,心中紧张,却避不开他的视线,直到他站在面前,仗着比她高就伸出手抚上她的头顶,轻唤道:“蛇妖,在等我?乖,回家去,今天我给你做饭吃。”

    她愣在原地。

    那温柔的样子简直不像是三林。

    不对,怎么会是三林?

    “怎么了,蛇妖,你说什么不对?”三林低下头来询问。

    不对,就是不对。

    “明月姑娘,明月姑娘,三林快被你压死了,快醒醒啊,醒醒,三林要凉了,真的要凉了。”聒噪不已的呼喊声让明月无法安静下来细想。

    “烦死了。”

    明月一下子惊醒,看着身旁躺着的天岐,再往回看了看,没看到三林松下一口气,怨恨地盯上床边站着的那个人:“天岐的跟班,你瞎喊什么,三林在哪?在哪啊!我现在就要见到三林,你让他出来啊!”

    怒气冲冲的声音传出门外。

    门外正传来推门的响动。

    刘轩云感觉救星来了,往边上让了让,赔礼笑道:“或许就在门外呢。”

    明月提着心直直望向门口,门推开的时候,紧张地抖了一下身子。

    “你们……”三林望着三道视线都落在他身上,脸上留有慌乱,“都起来了?”

    天岐起身,对着三林回道:“我们都醒了,三林你进来吧。”

    三林低头一笑,走进门,看了眼刘轩云,反应过来,这房内有他在,那别人都可以光明正大走进来,因为,天岐还有蛇妖怎么会在他面前换衣服呢。

    就算转过身去,也不行。

    明月看见三林倒先转向了里面。

    面上是又气又恼,也不知三林听到了没有,都怪天岐的跟班。

    三林站在刘轩云身边,看着天岐下床穿好鞋出门去打水洗脸。

    “你不走?”三林故意这么问,眼睛还是看着明月,不自觉想笑,一大早就在喊他的名字,是做梦,梦到他了不成。

    这么大的起床气,比天岐的都大。

    这事,三泉和他说过。

    刘轩云笑了笑:“走,我走的。”贴到三林耳边小声道,“明月姑娘是以为睡在她身边的是你。”

    明月听到后,转头怒视他:“你胡说什么?”

    “好,好,我胡说。”刘轩云不怕死地倒着走出去,看见地铺还没收拾,跑上前草草收拾了一番继续倒着走出门,还是嬉皮笑脸,临到门边,想起天岐大人已经走远不会再帮他,回头看了眼,小心跨出去,体贴地关上房门,不让屋内的悄悄话被别人听到。

    走廊另一边,阿龙正走来,喊住他:“姐姐让我过来给你送香囊。”

    刘轩云示意噤声。

    阿龙没看见天岐,只当天岐还在休息,也就老实不开口,走来把香囊塞到刘轩云怀里,去后院打水。

    刘轩云听了会,没听到说话声,走到院中把香囊放在石桌上,在草地里寻着一夜未归的花落殿下:“殿下,殿下,有好戏,不,是吃早饭了,快出来吃早饭了。”

    缩在墙角的花落抖动一下耳朵,发觉天亮,奔向前院来找轩云。

    屋内明月还注视着三林忘了起床。

    三林走近,坐在床边,眼睛望向被子轻笑开口:“蛇妖。”

    只听了这一声,明月就惊得抖动一下身子。

    三林想他真有那么可怕?

    “起来,一起吃早饭,我出去等你。”三林收回想要嘲笑的话,起身往外走去。

    明月望着三林背影,还在发愣,今天的三林怎么感觉很反常呢,就和梦里的一样。

    她晃了晃脑袋,穿了鞋整理一下裙子,小跑出去。

    三林一定是在外面等着要笑她磨蹭。

    出了门。

    三林见她这么快出来,脸上带起笑:“你今天打算留在这里吗?我吃过早饭就要出门了,有什么想吃的,想要的,和三泉说。”

    明月听了,低头浑身不自在,应了声:“嗯。”

    “不舒服?”三林也感觉蛇妖反常。

    明月摇头:“没有。”

    两人走在去厨房的路上,三林没话找话道:“那,你睡得如何?”

    “还好。”明月回道。

    “嗯,那就好。”三林和三泉谈过心后,面对蛇妖还没先前自在。

    明月想起一大早上喊的那句话,在三林面前也是抬不起头来。

    步伐别扭起来。

    三林低头看了眼,一时之间受蛇妖影响走了两步顺边,停了停赶紧理顺。

    明月看出异样,却不太明白,抬起头装没留意到。

    三林陪在一边,为缓解尴尬,又问:“早饭想吃什么?”

    明月反问:“你想吃什么?”

    三林看她,明月也正好看过来。

    虽然彼此之间还没有袒露心意,但两人此刻都能感觉到,身旁的人心里是有自己的。

    “看三泉做什么,我不挑食。”三林故作轻松。

    “我。”明月心中紧张,抬了抬头跟道,“我也不挑食。”

    “你不是说你喜欢吃辣的。”三林质疑。

    明月轻哼:“我别的也吃啊。”

    两人变回往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