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七章 殿下吃鱼他们喝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吃过晚饭明月就回去了,三林陪着出去的,陪到很晚才回来,顺便带了些在街上买的零嘴,回来给贪嘴的花落。

    “还知道陪着三泉。”

    三林提起手上东西在她面前晃了晃,知道她这个脑袋也猜不出,不想捉弄下去,“给你带的,是蛇妖让我来给你的,晚饭前,你不是和她说银耳汤好喝,但还想尝尝肉干吗?这可是我和蛇妖跑了好几个地方给你买来的,哪个好吃,就告诉我。”

    “好好。”

    花落连连应道,开了口才去看周围,见没有外人就放下心来。

    三林走近。

    肉干的香味已经飘了出来。

    是很多种肉干。

    想不到蛇妖是真知道错了,这个女人还有救,本殿下宽宏大量,不会拿早上摔她这件事做文章。

    花落抬起头,睁大眼望着这个比她高出许多的三林,再看看屋内,发觉他们兄弟两个都是一个样子,就知道哄女人开心,一个哄蛇妖,一个就拼命哄天岐吃东西。

    不过。

    看在吃的面子上,她感觉,三林这个男人还不算坏。

    就是迟迟没有把东西给她。

    不能心急。

    花落趴下来,直接把头靠在地上,冰凉的石头让她舒服不少,似乎又回到了在雪山上的那种宁静生活,眼睛抬起看了眼又装作不在意地看回地上。

    出门一趟,这位曾经高贵无比的殿下又学到了狗的休息姿态。

    乖巧可爱。

    静静等候主人投喂。

    见惯了小橘撒娇粘人的模样,三林看花落这样子倒是感觉新奇,想多看一会就故意不着急给她喂食,还不知道三泉有没有趁他不在偷偷给她开小灶呢。

    厨房内还亮着灯火。

    里面只有一个人。

    三泉正在清洗碗筷还有打扫卫生,往厨房外看去露出笑:“三林,怎么回来这么早?不多陪明月姑娘一会吗?”

    还问他?

    勇常胜都走了,他还不知道多去陪陪天岐,是真的拿这个哥哥没办法。

    三林脸上还是露出了笑:“明月姑娘她是自己要早点回去的。”收回笑跨进门槛,不屑道,“明天说不定就能早起了。”就和那天一大早一样,刚来就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希望这回能够藏好一些。

    鸡腿的做法可是有很多的。

    不知蛇妖会挑哪种。

    “天岐姑娘还有刘公子都在后院,应该是在教阿龙骑马。三林,你把东西放桌上,我等会就放起来,给小狐妖的,我也会转交给天岐姑娘的。”三泉因为想到天岐赖床不起的那一回,便忍不住笑。

    却没想到,三林还是借机嘲讽他。

    “不用了。”

    三林白他一眼。

    不去陪着天岐,说不定离开前,天岐就会自己开口和三泉说些不想让外人知道的话。

    这种事,微乎其微。

    不过……

    人和妖在一起,还不是一样。

    三林守了一天城,晚上能有蛇妖陪着出去散心所以心情还不错,不想去理会这个不成器的哥哥,转过身望着三泉房间道,“我自己去放。”看回地上露出笑,“自己喂。”

    花落赶紧趴好,不想功亏一篑。

    三林走出去,盯上了地上那两个碗,蹲下来拿起到有光的地方细细看了看,比狗舔过还要干净。

    旁边这家伙。

    到底是狐狸,还是狗啊。

    “叫一声。”三林放下碗,拿东西勾引着花落。

    花落盯上那东西,思来想去感觉三林是在捉弄他,践踏着她身为殿下最后的尊严。

    大眼瞪着小眼。

    花落不甘示弱,最终大喊出声:“汪汪,汪汪汪……”一通乱叫,学着狗的样子只想要吓得三林丢下东西就跑,却不想他哈哈大笑,朝她道,“还算听话,那就给你吃吧。”

    有吃的了。

    花落不去计较其他,赶紧坐好,看看头上再看看地上,东西还没有掉下来。

    到底想不想喂她啊。

    偷偷看着已经空掉的碗。

    殿下动了当着三林面摔碗的念头,当然,这个念头,只是一个念头。

    “以后不许再吃小橘的饭了。”三林终于出声了。

    “为什么?”

    花落抬起前爪去够三林手上的东西,急不可耐道,“放心,本殿下以后会还的。”欠债不还可不好,不过,要是三林再欺负她,那看在小橘和他这么亲近的份上,她可要不还了。

    三林不会在意还不还的事情,反正平日里不怎么花钱,多养个蛇妖也够花,更何况是一只猫,一只狐狸呢?

    手上拿高。

    看着白狐在身前一蹦一蹦的,他想多玩一会,瞄了眼空碗道:“那是小橘剩下的,它这胖猫就喜欢剩东西,挑食得很,一只猫都不愿吃的东西,你身为殿下还吃得这么干净,岂不是让人耻笑。”

    耻笑又如何?

    反正如今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丢脸,这种事,她才不在乎,反正现在还没有变人形,以后再去考虑这种事就行了。

    “那我不吃了。”

    花落眼里只有肉干。

    三林等的就是这句话,坏笑道:“你说,你不吃了。”拿出肉干,故意放到她鼻子前面溜了一圈面露可惜,“你闻闻看,这肉干香不香?”

    “哼。”

    花落真生气了,一屁股坐下,忍着心中想要咬三林的念头,纠结片刻道,“我不吃剩饭,但是肉干,我要吃。”

    三林咬了一口。

    剩下的肉干来到面前。

    吃,还是不吃。

    花落欲哭无……不,这回是真的眼眶湿润了,这个男人还是好坏啊,没人来教教他不能欺负弱小吗?

    怎么和那个女人一模一样啊。

    就会欺负她。

    “你到底吃不吃剩饭啊。”

    三林已经当着她的面肆无忌惮地嚼了起来,嚼了几口就咽下。

    那喉结上下抖动一下。

    无情地吞下了这第一口肉干。

    “吃,我要吃。”花落想到连死鱼都吃过了,吃点别人吃剩的肉干又怎么了,悲壮上前,“快点给我。”

    三林笑了。

    花落生气他在笑话她。

    剩下的肉干也都被三林全部放进嘴里。

    花落流下了眼泪。

    怎么真哭了?

    三林没想到殿下会哭,当着这么一个可怜巴巴的狐狸面,嘴里的肉是嚼不动了,赶紧重新拿出一个肉干放到她的小碗里,想了想,撕成小块给她吃。

    花落抽咽两下,默默跑去吃了,整个身子都笼罩在光找不到的阴影中。

    本以为这事就这么算了。

    三林站起来吃完了嘴里的肉干,又来了这么一句:“既然这么爱吃剩饭,那以后,青红楼的剩饭都给殿下留着。”

    花落含泪抬头,还想哭。

    三林顿时笑了,站在厨房外,弯下那一向挺直的腰,神情柔和得有些像三泉,嘴微微张口还留有笑意:“想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

    哼。

    回来。

    不回来了。

    以后本殿下要大鱼大肉去,她吃鱼,他们喝汤还差不多。

    不过。

    汤好像比较好喝。

    不管了。

    肉干真好吃。

    三林这句话,说得散漫但还算真诚,本殿下记住他这个人了。

    “三林,以后就买这个肉干吧。”

    “不尝尝别的了。”

    “不用了。”

    “那我自己吃了。”三林又拿出一条肉干,留意到脚下那道情不自禁看过来的眼神,想着她还是贪心,笑着去后院看热闹,“鱼干不是一天吃一条,那肉干也一样,明天再尝别的味道。”

    “明天就明天。”

    花落继续吃着碗里,贪心想着明天的那顿饭,心中充满干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