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九十五章 亲眼看着孩子长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天岐走到前院时,川谷正一脸忧郁地抚摸着石桌上的缝隙。

    石头有了缝,难以愈合。

    人有了皱纹,也一样。

    有些事已经发生了就改变不了。

    “川谷师父。”天岐慢慢走过去,见川谷匆忙收手站定朝她看来,料定他是个有故事的人,走近后看在石桌上,道:“这是被刘轩云弄的。”

    川谷想起那人,忍不住一笑。

    天岐抬手示意:“我要在这等个人,川谷师父,你也先坐下休息会。”

    川谷就近坐下,还是心事重重的模样。

    天岐随后坐下。

    她见川谷在这里还是有些拘束,也越发好奇,川谷是和三泉。

    又或是三泉父母认识?

    川谷双手按在膝盖上朝向厨房那边望着。

    天岐猜到一些,起身故意挡住川谷的视线,在川谷看来时,面上带起歉意:“我想,我还是出去找找那个人,他和白凌一样是除妖师,让他出去买个酒到现在还没回来,不知道是不是走丢了,川谷师父,你随意,三泉在厨房,三林是在后院。”

    川谷点头,反应过来天岐只细细说了这两人,也不隐瞒下去,轻笑一声道:“难怪白凌说你什么都好,就是不爱和别人打交道。”

    是准备讲故事了吗?

    天岐重新坐下,把剑放在桌上也准备着要听故事,她假装生气道:“白凌,是不把他自己当人看了吗?”

    川谷面对她道:“白凌他。”语重心长起来,“一直是以医师自称的,我以前也都让别人喊我川谷医师。”

    天岐点头,眼中有光。

    川谷看她想听,又见没有外人,看回石桌上的缝隙慢慢道来。

    “直到,有一天我救了一个受伤的除妖师,她向我道谢,我却希望她不要和别人一样,只喊我一声川谷医师。”

    天岐不出声继续专注地听下去。

    是三泉的母亲?

    曾是除妖师,三泉说过。

    川谷叹一声气,看在她脸上浮现出笑意:“女子当除妖师在那时,比起现在,更是少见,虽然非议的人有很多,但是,欣赏还有喜欢的人也有很多,我只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他就和你身边的那个刘轩云一样,很会耍嘴皮子,哄得她总是哈哈大笑,没多久他们就在一起,还有了孩子,甚至,喊我去喝喜酒。”

    天岐好奇他去了吗?

    “我当然去了,他们两个都是我的朋友,看到他们能在一起,我也很开心。”川谷向往那段还能看到他们的日子,虽然羡慕却没有怨恨,“是我没胆量和她坦白罢了。”无奈笑了下,“我坦白或许也是无济于事,她会和别的病人一样,客气地喊我一声川谷医师,和她在一起后反倒跟他一样,直接喊我的名字了,后来他们搬到这里,我是九年前才搬过来的,只是那时,他们已经……”

    九年前,又是九年前。

    那个用鞭子的妖,鱼幽,是罪魁祸首,不知现在又去追杀哪个已经退居幕后的除妖师了,带走的小女孩是抓回妖族了吗?

    妖族在哪,也不知道。

    天岐理解川谷的反常,怅然道:“所以三泉和三林都还不知道,你是他们父母的故友?”

    “我看着他们长大,他们却不知道我是谁。”

    川谷感慨万千,眼中再次含泪,“当初,我搬来这里,他们还都是十几岁的少年,如今,一个个都长成了大小伙子,我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

    皱纹开始挤在一处,嘴角两边尽是笑容。

    真的开心时,便顾不上自己是何种姿态,老态龙钟,还是幼稚无比,又有何妨呢?

    这种感觉。

    就像是看着自己孩子长大一般。

    “我养过马,看着小黑长大也会很开心。”

    天岐想起第一次见到小黑,它刚出生,挣扎着拼命想要站起来,半个时辰,陪在小黑身边的是它的母亲,而陪在她身边一起看着小黑的人是白风。

    想让她喊一声师父的白风。

    她现在能明白一些这种为人父母的心情。

    虽说小黑,并不是人,但也是要从很小的时候慢慢养着长大的。

    “是啊。”川谷倾诉完往事放松一些。

    天岐笑着道:“那就去见见他们。”

    “好,去见见。”川谷拍了一下大腿,缓缓起身朝着天岐一笑,“你说的马是你师父送给你的,白凌和我提起过。”

    天岐郑重点头。

    川谷走到她身边沉重道:“那算起来,要有十三年了。”

    “快了。”天岐记得清楚。

    “那更要好好照顾它。”

    川谷笑了笑,想着再不见,他这把老骨头散架子了就不能站在他们面前好好看看他们了,踏上走廊,是去见故人之子,心中仍是紧张。

    门外传来声响。

    勇常胜和他的两个跟班比阿龙早一步回来,三个人搬着一大坛米酒磨磨蹭蹭地往里挪动着。

    天岐看出去,想说买那么多酒干嘛?就算当水来喝都喝不完。

    况且,一定要搬过来吗?

    “天岐,我回来了。”

    勇常胜看到前院就一个人,还是天岐,很欣喜地喊了一句,回头和两个跟班道,“好了好了,先放下休息一会。”

    酒坛子重重压在石板路上。

    天岐走过去。

    两个跟班站在一块喘着气,不明白常胜大人好端端买这么一大坛酒是要灌醉谁,换成是谁都喝不下这么多。

    而且天岐好像很嫌弃常胜大人。

    光看脸就看得出,那种藏不住的不满情绪,很快就落在他们身上。

    他们低头,不敢看天岐。

    “该不会是只剩下这一坛没卖,掌柜的就让你全买走,说给你便宜些。”

    天岐看着勇常胜,试着说出一种可能。

    没想到,说中了。

    勇常胜疲惫的脸上现出几分笑意:“天岐,你还真是聪明,一猜就中,那掌柜的就是这么说的,说这米酒怎么怎么好,卖得只剩下这一坛了,要是想喝就都买走,不然下回来买就可能没有了,我这不是想着买了,能放在这里让三泉他们没事做的时候就喝点,你路上也能带点。”

    真是不会买东西。

    “算了,既然你买了,那就先放到角落里。”天岐盯上喘好气的两个跟班,“你们两个,跟我去阿凤房间,搬张桌子,还有再搬个圆台面。”

    “那我呢?”勇常胜伸手指着自己。

    天岐看一眼酒道:“你买的这么一大坛酒,自己慢慢挪到墙角里去都不行吗?”

    这,不是不行。

    只是太费力。

    勇常胜眼睛一亮,望着天岐离去的背影想着她就是喜欢身强力壮的人。

    他有了做事的理由,卖力地挪动着庞然大物,汗流浃背下小声咒骂道:“早知道小爷就少买点酒了,该死的奸商。”

    愚钝的买家。

    后院。

    刘轩云抱着殿下又贴在自己身上,不怕热也不怕脏,悄悄走着,以免被那两人发现就看不了好戏了。

    “轩云,他们是在做什么菜?”

    花落很小声地问,“为什么你要轻手轻脚过去,被发现了肯定知道我们是偷看,直接过去不行吗?”

    这个问题问得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