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九十八章 鱼幽让刘轩云为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如果鱼幽和他有交情。

    那么当他们和鱼幽交手的那一日,他恐怕也不得不提早做出选择。

    该帮谁。

    这交情有多深,日后有多为难。

    刘轩云现在已经慌了,不过是装出来的,三泉说知道,他到底是知道什么啊?跑上前去想要缠着三泉问问清楚。

    三泉回头盯在他身前:“看看你惹的这一身毛,趁三林没来,还不赶紧去外面收拾一下,我知道你怕什么,不就怕三林替我教训你。”

    刘轩云发现三泉竟然是这么关心他,有些后悔这几天在青红楼里上蹿下跳的了,低头笑着往外走去,不看前面的路,只看近前脚下的路,刚跨出门槛抬起头,就看到三林和明月一块过来了。

    他赶紧伸手捂住胸前。

    怕被别人看见的地方,吸引了明月注意。

    三林来不及伸手拦住蛇妖,明月已经跑上前,来到刘轩云面前嘲笑道:“你和殿下两个跑不掉了,被我抓到偷吃了吧。”

    花落想反驳这不是偷吃。

    无奈,她身为一只狐狸,此刻不能胡乱开口,刘轩云不想气氛闹僵就任由明月诋毁,只是心中想着,这可不是偷吃,而是三泉自己看他抱着殿下在旁边转悠,主动要让他们帮忙先尝尝做好的菜。

    “我只吃了一口。”

    刘轩云准备卖了殿下,低头看着无辜的殿下露出笑,手贴在身旁,手指不安分地挠了挠后腰。

    花落视地上的空盘子如无物,小声发出狐狸的叫声:“我也只吃了一口。”

    光明正大吃的一口,不是什么偷吃。

    “你们两个胃口倒是好。”三林走来,脸上是不满的神情,看见那个比狗舔过还干净的盘子,催着傻站在厨房外,挡了蛇妖去路的人,“要不要趁人没齐,再吃点。”

    这是真心问他们。

    刘轩云和花落相视一眼,摇起头。

    勇常胜惊讶,这小白狗还挺机灵的,小爷以后也想养一只,陪着解解闷也好。

    半夏从里面往外张望。

    白凌出声:“你是孩子,可以和他们一样先吃。”不去看半夏鼓起的脸庞直接去问这里的主人,“对不对,三泉。”

    三泉向着白凌客气道:“当然,大家饿了就先吃,我出去找找阿龙。”

    阿凤不想麻烦他,在三泉走出门经过身边时喊道:“三泉公子等等,阿龙他可能是想找小橘回来,你们饿了就先吃,不必刻意等他。”

    “喵。”

    小橘听到自己的名字,踩着瓦片从房顶上跳下,以为开饭却见厨房里里外外都是人,犹豫地看着自己那只碗,走近嗅了嗅,又大摇大摆地走出去了。

    三泉还是要走:“我去把米酒搬来。”

    勇常胜从门内追出来:“三泉,我和你一块去。”

    两个跟班紧随其后。

    刘轩云看过去一眼,忍不住也要去。

    三林笑了:“想去还磨蹭,站在这也是挡我们的路,地上的碗就不用捡了,脏了,就给殿下用好了,一个吃菜,一个喝汤,正好。”

    花落不知该开心,还是难过。

    刘轩云走后,花落想着留下有东西吃就忍受着三林的欺负,一屁股坐下,这样就不算站着挡路了吧。

    明月问阿凤:“阿凤,猪蹄汤炖好了,你要不要先喝一点。”

    阿凤摇头:“我茶还没有喝完。”

    花落不由自主想要站起来,眼巴巴看着明月,心中大喊,我已经吃完了,要喝,我要喝。

    “好吧。”

    明月无视花落直接跑进去,看到白凌和川谷,忙着移开视线去看半夏,感觉她身上也是一股很浓的中药味,停在远处问,“半夏,我给你盛碗猪蹄汤吧,对你身子好的。”

    半夏想喝,起身道:“我自己去盛。”

    白凌也起身:“我给我师父盛一碗。”

    “你师父?”三林进门,看一眼川谷,又盯上白凌,一点也不尊重长辈,“我看你是要缠着这个小姑娘。”

    川谷直直看着三林入了神。

    真像。

    和三泉真像。

    半夏抬头看着白凌。

    白凌嘴边有笑:“我的病人,我当然要看紧一些。”脸上不屑,“走,半夏,我们自己盛汤去。”和病人计较什么,何况是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

    半夏应了声,感觉她猜对了。

    医师大人肯定是手贱碰过三泉的弟弟。

    三泉不在,明月主动去拿了几个空碗,给了半夏和白凌一个,等他们走出去后,跑回到三林身边递给他两个碗:“三林,碗来了,你拿着,我就给你盛。”

    三林对她换了一张脸,柔和笑着提醒:“还有勺子。”只用碗,难道是想直接用碗舀一碗来喝不成。

    半夏和白凌等在门外。

    一个眼含憧憬,一个毫无波澜。

    明月跑回去拿好勺放在三林碗内,丢下他先走一步,三林只好赶紧跟上,脑中虽疑惑白凌的师父好像认识他,也觉得什么都比不上蛇妖的事重要。

    他们一走,厨房就空了。

    只剩下川谷,阿凤。

    因为,花落眼看他们要偷吃猪蹄,自然是肩负起告诫他们不能偷吃的重任。

    可想想也知道。

    半夏和白凌在场,花落不会开口,开了口也只会是讨一口猪蹄吃。

    她跑出去又跑回来叼起自己的饭碗。

    厨房内的中年男子走出。

    “川谷医师。”

    阿凤浅笑着和年长的川谷打起招呼,不禁想到一个词形容他们两个,那就是老弱病残,虽然并不合适,却还是想到了。

    她有她的无奈,而白凌公子的这位师父似乎也是如此。

    “你是叫阿凤吧,白凌他和我说过你的病,也有和我说起,你是他见过的最听话的病人。”

    “白凌公子也和我说过,你是他的师父,对他严厉,也是希望他在救人这件事上不要马虎。”

    川谷望着远处,思绪沉重道:“病早点好,是件好事,有些患病的人,不觉得自己有病,病入膏肓那就回天乏力了,而有些患病的人,会觉得是别人有病,所以,看谁都不顺眼。”

    这话很难接。

    阿凤想了一会,释然道:“我不想去怨恨谁,觉得别人有病或许只是因为同病相怜罢了,因为我明白,怨恨没有用,如果有用,我是会去恨的,放下怨恨,日子才能过得舒坦一些。”

    “如果妖也能这么想,就好了。”

    “如果人也能这么想,一样很好。”

    做好自己是最难的,放下仇恨也是最难的。

    他们要做的,是等大家回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