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零一章 小孩一桌大人一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天渐渐暗了下来。

    青红楼的泥土已被翻开,两坛尘封已久的美酒被端上饭桌。

    空荡荡的走廊没有灯笼装饰,略显冷清。

    经过一个拐口。

    厨房内,传出了热闹的声响。

    “小孩子一桌,大人一桌。”

    刘轩云看一圈,很肯定地说道,“这一桌再怎么挤也挤不下去。”

    三泉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就看着他。

    三林笑着也看向他。

    天岐觉得刘轩云就是孩子,人多的时候,腿又不知道在抖什么,明明是在害怕,还偏偏要插上一句话。

    半夏走到他身旁,抬头故意道:“轩云哥哥,孩子应该坐在哪?”

    刘轩云看一眼厨房内原本的桌子道:“当然是那边的。”手抬起护着半夏后背,一手指着前面,低下身子要带她先过去,生怕这么一点路就能让她迷路。

    半夏无奈,只好主动过去坐下,见他往回走,回头招呼道:“轩云哥哥,你怎么不过来一起坐啊啊。”

    大家不约而同露出笑。

    就算在半夏眼中,他也比十八岁大不了多少。

    刘轩云笑着看向天岐,转身耐心解释:“因为我要喝酒啊,小孩子不能喝酒,等长大了,让你师父教你喝。”

    天岐看他能得意多久。

    半夏想着医师大人肯定不会给她喝,偷笑道:“我不会喝酒。”

    刘轩云感觉她藏着话,追问:“为什么?”

    半夏扬起头:“孩子不能喝酒,我不喝,岂不是一直是孩子。”

    孩子才会惹人怜。

    刘轩云故作惊讶,脑袋向后,伸出手在半夏头顶上空拍两下:“不知道是谁教出来的徒弟,居然这么乖巧。”

    白凌想他可没有教这些。

    半夏也不想一直是孩子,父母也不会一直是父母,她一个人住时就懂很多事,但在这里,趁着热闹也就由着刘轩云这个童心未泯的大孩子去了:“我自学的。”

    懂事的孩子真可爱。

    刘轩云看出半夏眼中的坚韧,想到她要忍受身体带给她的疼痛,学那些最简单的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收手走到圆桌这边,眼睛盯上白凌,轻快地说着并不轻松的话:“有些可以自学,有些还是要拜托师父教才行,像我,小时候没人教我走路,我就自学走路,走得我手都磨破了皮。”抬起手翻转着来回看。

    哪怕吃饭前已经洗过,还是不干净。

    “你用手走路?”

    天岐看不下去了。

    刘轩云笑着跑到天岐身边,站定,脸上笑容变得苦涩,他低头看一眼抬了两下腿,解释道:“用脚啊,走路当然是要用脚,不过摔倒了不是要用手撑一下地,我撑一下是没事,可撑久了,就撑不下去了,皮就破了,还流血了。”

    天岐感觉他在隐瞒什么,因为下一刻,他脸上的悲伤就消散不见,露出了往日的笑脸,试图把刚才所说的一切都当做一个笑话来看。

    一笑了之就行,不用当真。

    “我自学走路花了好几年呢,要是有师父教我,我想不用一年就能学会了。”刘轩云说这些的时候还沾沾自喜。

    天岐很快想到花渐在她记事的时候就整日说起过那些一两岁的琐事,学会走路,这个,她好像没有用一年这么久,更何况是几年。

    他到底是故意说谎,还是……

    她看着他,想要看明白,奇怪他这个人是在这里,可是他的心似乎不在这。

    刘轩云捡了根盘子内的花生米,当着大家面丢进嘴里。

    嚼了两下咽进肚里。

    白凌揭穿道:“寻常孩子一岁不到就想学着走路,不到半年就会走了,若真是一年才学会走路,十有八九是有病吧。”

    刘轩云咳嗽:“有病,白凌公子,你可别吓我啊,我现在这样子像是有病吗?”

    有病。

    坐着的,站着的,都看向他。

    焦灼的目光一下子过来太多,让他无法适应。

    “就算我以前有病。”刘轩云继续去捡花生米吃,“我现在也好了,被我自己治好的。”习惯性地去看天岐一眼,“天岐大人,你以后可以放心。”

    “放心?”

    天岐沉着脸不去多想,“放心什么,放心让我生病吗?”

    怎么会呢。

    刘轩云急于辩解:“当然不是,只是天岐大人先前不是担心医者不能自医吗?我已经医好过自己一遍,运气应该不会那么差,还要让我医自己第二遍。”

    天岐看他还是没事做:“那把剑,别忘了练,我不是先教了你一个弓步直刺的动作,和扎马步一样记得天天练。”

    “知道了。”刘轩云老实下来。

    阿凤笑着开口:“我不喝酒,就陪孩子一块坐吧。”

    明月眼看阿凤走了,只好拉着天岐坐下,再为难地看着三林和三泉,到底该让猪坐她旁边,还是该让聪明的人坐她旁边。

    白凌看着川谷:“师父,开心就多喝点,反正你醉了,我这个徒弟会管你的。”

    川谷不想耽误年轻人挑位子,就走到离天岐三个位子远的地方坐下,白凌不客气地也坐下,离天岐相隔两个位子。

    勇常胜走到天岐那边。

    刘轩云拉住他道:“天岐大人不喜欢你离她这么近,这个位子还是让给我来坐。”

    说话间,他已经一屁股塌下去,霸占着位子不肯起来。

    勇常胜不能当着这么多人拔剑就忍他一回,往边上正好空出来的位子走去,一看白凌就坐在旁边,就绕过他坐在川谷身边,朝着这位和蔼的老人客气一笑。

    三林来到明月身后,俯下身小声问她:“明月姑娘,你想好让谁坐你旁边了吗?”

    明月搬着凳子坐近,把手放在桌上:“今天位子都是自己挑的。”

    “噢,那我就挑这了。”三林坐下。

    三泉走去三林身边坐下。

    两个跟班识趣地去半夏和阿凤那边坐下。

    等大家都忙着动起碗筷,倒酒的倒酒,吃菜的吃菜,阿龙终于想着回来了。

    阿凤朝着门外傻站的人喊道:“阿龙,还不快进来,让大家等你这么久。”

    阿龙一看这架势,不知道该坐哪,本能进门就朝姐姐走去。

    阿凤轻轻叹气。

    半夏偷偷喝了一口猪蹄汤,好喝。

    两个跟班局促不安,相视一眼,默默拿起筷子看着面前和另一边一样多的菜肴,感觉完全吃不完,再好吃也吃不完。

    三泉公子太客气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