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零二章 晓春宵一刻值千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刘轩云拍着身旁空下的位子,熟稔招呼道:“来啊,阿龙,来我这边坐,你不是也要喝酒吗?那就过来陪我们几个一起喝,对了,喝酒当然是要玩点游戏,这样才有趣啊。”

    听到游戏,半夏也去看着那边。

    待阿龙坐下。

    圆桌这边依次是这样的景象,三林明月眉来眼去,天岐左手碰碗,右手碰筷,刘轩云拉着阿龙给他倒酒,白凌给师父川谷倒酒,勇常胜羡慕地看着三林明月又去看天岐,三泉一直在看天岐。

    不知道哪道菜是天岐姑娘最想尝的。

    “阿龙,你来晚了,按规矩,虽然不知道是谁定的规矩,但就是有这么一个规矩,叫自罚三杯,不过,你喝多了,你姐姐会担心你的,那就先喝一杯米酒试试。”

    刘轩云自己也拿起酒杯,里面装的是“男儿蓝”,看上去就和水一般,盯着酒杯一饮而尽,喝下去感觉比一般的酒要烈,从未喝过酒,是可能会一杯倒,不过,喝过的人还这样,可就有趣了。

    “三泉,你那是什么酒。”

    他盯上了对面那人。

    三泉拿起酒杯,回道:“米酒。”

    刘轩云还想说什么,天岐已经不满出声制止:“吃菜再喝酒。”

    正互相举杯要喝下米酒的三泉和阿龙两人立刻移开酒杯,不问缘由就去吃菜。

    刘轩云明知故问:“为什么?”

    天岐看他脸上有笑,就知道他是装不知道,眼神凶狠道:“你敢喝醉,今晚就挖个坑让你睡在坑里。”

    是怕他酒后乱性吗?

    刘轩云笑而不语,这种不要命的事情,当然不会去做啊,况且,他醉了,还怎么看三泉酒后吐真言呢?

    三林一定会陪着明月,那他就委屈一下自己,陪陪三泉这个可怜人。

    天岐去看三泉喝酒,见他喝完也在看她,低头放下筷子,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

    “天岐,怎么样?”

    白凌笑着来问,“是不是没有抢来的好喝?”

    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天岐站起身,直接走到白凌身后,拿过他还没喝的酒杯尝上一小口,不打算还给白凌,走回去坐下故意道:“好像是,那你这杯归我了,你不是能喝吗?那就抱着酒坛子喝吧。”

    川谷喊白凌,眉眼间尽是质疑:“你不是和我说,你不会喝酒。”

    白凌心虚:“比起能喝的人,我还是不会喝。”今晚,没了酒杯,他不打算喝酒了,让师父看着三泉还有三林这两人喝得尽兴些。

    刘轩云大笑出声:“我就是那种能喝的人。”去喊孤独寂寥的勇常胜,“常胜公子,不介意陪我喝一杯吧,一酒解千愁。”把他灌醉,让他不要缠着天岐大人,最好是让他睡到第二天中午还起不来的那种。

    勇常胜杯中装的也是“男儿蓝”,他可不想像那阿龙一样,身为一个男子就该喝烈酒,高举过头,一杯下肚,面红耳赤不想再喝第二杯。

    刘轩云给了他喘气的机会,又盯上三林道:“三林,明月,你们是一块喝,还是就一个人跟我喝啊。”

    本来就是一个人。

    她是蛇妖。

    不对。

    猪也不算是人。

    明月看他们都是一下子喝完,就天岐是小口喝的,想着要学点好的,就学着拿起酒杯,离得近,和刘轩云酒杯相碰,要喝时听三林劝她:“别一口灌下去。”

    她偏要一口喝完。

    三林笑着无奈直接喝完自己的那杯,再给蛇妖倒她想要尝的米酒,却见她已经迷迷糊糊地摇头:“不好喝,好辣,和辣椒的那种辣还不一样。”

    可酒已经倒好了。

    明月拿起来,笑着看向三林:“你倒的,我就勉强喝了。”

    三林不提醒她慢点喝,明月还是顶着一张泛红的脸一下子喝了,喝完才想着去吃些东西。

    刘轩云一连喝了三杯酒便身子一倾,倒向天岐身旁:“天岐大人,我头好晕啊。”头在天岐的肩膀处磨蹭着。

    天岐无奈:“这么多人,别装模作样。”

    虽是装的,却不想让除了天岐以外的人也看出异样,他便继续含糊不清道:“是真的头痛,天岐大人。”

    “那你喝得这么急,赶紧起来吃点菜。”天岐怀疑他还在装,但见他脸真的红了也就随口关心他一句。

    刘轩云想着再不起来就要被另外两人起身拉走了,就慢慢悠悠直起身子,看向对面的三泉和勇常胜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春宵一刻值千金。”

    天岐看他又要显摆什么,只顾自己先吃放在面前的那几道菜。

    三泉看在眼里,笑着出声:“刘公子,你可知这话的下一句是什么?”

    下一句。

    刘轩云当然不知道,因为他听来的就是这一句,想不到三泉还这么博学,而三林又会甩枪,又会扔核桃,算得上是多才,他们两兄弟拼一块就是博学多才啊。

    他笑出声:“不知道。”

    三泉提醒:“那刘公子该趁早多看点书。”

    刘轩云还是不明白:“现在不能告诉我吗?我读书已经晚了,你知道就不要藏着掖着。”

    “花有清香月有阴。”

    天岐替三泉把话说明白,她以前看过这首诗,还问了白风,白风就是这么解释的,不要把良辰美景的时光荒废,应该用来好好读书。

    三泉轻笑点头:“天岐姑娘也知道。”

    天岐应下:“刚好知道这句而已。”

    刘轩云傻笑着,来回看着三泉和天岐,无辜道:“天岐大人,你们在说什么?”

    “我看,你已经醉了。”

    天岐推着他的肩膀,不想闻他的满嘴酒气。

    不知是真喝醉了,还是屁股痒了,他整个人都往后倒去,阿龙不想受到牵连,再连累给姐姐看病的白凌医师,就赶快往前靠了靠。

    刘轩云没靠到人,身子不稳,手想抓住桌上,又怕掀了整个桌子害得大家喝不成酒,只好绝望地往后倒去。

    人仰凳子翻。

    屁股疼。

    “啊,疼疼疼,好疼啊。”

    每次都摔在同一个地方,屁股真的要烂了。

    刘轩云脸虽然是红的,但人很清醒,还知道揉着屁股慢慢爬起来,眼睛瞧在外面,直起上半身坐在地上,呆愣愣地注视着殿下。

    殿下也是呆愣愣的。

    她已经吃完猪蹄,等在厨房外的门槛边上,眼巴巴地看着门内灯火通明,想进来却一直忍着没有进来。

    三林看去,道了一声:“只能在门槛边上玩,不能再到更里面。”

    花落看着他,感动地跳进门。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要和殿下给大家表演来着,这回,你们都坐着好好看就行,让我和殿下来给你们表演助兴。”

    随后。

    刘轩云和殿下开始了他们的表演。

    花落趴在地上,前腿弯曲收拢,头靠在地上,后腿蹬着前行,懒散游走,除了下巴有点疼外,这样走,也不累。

    这就是不用,四条腿,走路。

    只用了两条。

    和人一样。

    明月边笑边吃东西。

    三林还在提醒她:“要么笑完再吃,要么吃完再笑。”

    明月不识好人心,非要边笑边吃,被呛到后任由三林给他拍着背,想着又被他欺负了。

    天岐看着毫无形象可言的殿下,真不知道刘轩云是什么妖,怎么谁和他相处久了都会被他给带成这样。

    丢脸。

    刘轩云又拿了花生米,朝天岐得意地扬起笑,转头就丢给殿下,殿下都用嘴接住了。

    三林不屑一顾:“这就是你的表演,还不是它在唱独角戏。”随手夹起面前的一块肉,向着外面一甩相信它能接住。

    花落直接跳起来,一口咬住。

    刘轩云就被三林逼着要表演别的。

    他张口就来,害得大家只好赶快捂上耳朵,让他快闭嘴。

    这一刻,千金难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