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二十五章 晚上或许大妖出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驿站内在厨房帮忙做事的人送来了饭。

    桌上没有包袱,正好摆满一桌。

    四个位子,天岐一个,刘轩云一个,阿龙一个,花落单独一个。

    三泉把花落的碗带来了。

    刘轩云就拿着这碗,先帮站在凳子上往桌上拼命张望的殿下夹菜:“不知道哪个好吃,就都先尝一点,好不好,殿下。”说着偷偷摸摸先尝了一口。

    这味道,还可以啊。

    花落往外看一眼,轻声道:“嗯。”

    刘轩云将碗放在凳子上。

    花落大口大口吃起来,一边吃一边埋怨,真的没有三泉做得好吃,赶紧吃完饭,等会就能吃小鱼干还有肉干了。

    刘轩云坐下来,端起饭碗边看花落边笑着吃起饭。

    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这画面很和谐。

    没有包袱,大家都是在轻松吃着晚饭。

    天岐坐在刘轩云对面,看刘轩云吃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觉得他肯定不是在想留在平城的人,而是另有其人。

    这个人,对他很重要。

    所以,他才会这样反常。

    “天岐大人,怎么了吗?”

    刘轩云抬起头,嘴角边粘着好多的饭粒,直视着眼前,拿舌头去舔。

    饭粒顺着舌头到了嘴里。

    还有一粒幸免于难。

    “我没事,有事的好像是你。”天岐不看他,尽量说得随意,心思还是在他身上。

    刘轩云一愣。

    天岐大人还真是聪明,不过也是因为他离开平城就见不到想要鱼幽性命的三泉,所以就多愁善感了一些。

    人生到底是如何?

    从一个只会在地上爬的小孩子,到能独立行走的人,不到再倒下的那一刻,人生就没有完。

    鱼幽的人生,还会有转机吗?

    筷子插在碗里,触到碗底的那一刻就没有办法再深入了。

    他左手拿碗,抬起右手往嘴角两边抹了抹,捏着嘴角边仅剩的最后一粒米塞进嘴里,嚼也不嚼就咽下:“我是有事,那个楚越看上去好像很不好相处,天岐大人,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

    直来直去,说好听叫坦率。

    说难听,那就是没脑子,那句话就算他说得不是那么咄咄逼人,什么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就是听不惯,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该死的人,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坏人死绝了,天底下就都是好人了吗?好与坏不过是人的一念罢了。

    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是没坏人,就没有好人,想当好人的人区分了好与坏,这是那些所谓好人的想法。

    鱼幽的想法很简单。

    所以他就是一个没脑子的愚蠢的弟弟,一心要把那些和他作对的人赶尽杀绝。

    刘轩云注视着手中的碗,感觉那筷子已经开始动摇。

    阿龙想听,看向天岐。

    花落低头吃着饭,耳朵竖起。

    天岐放下饭碗,望一眼门外,估摸着楚越也和那个除妖师在吃饭,就先陪这里的人闲扯一会:“我和他一开始不怎么熟,几年下来也没见过几面,不过他爹人很好,每次看见我和白风都会打招呼,有时候还会给我东西吃。”

    “是什么?”

    刘轩云插话,懊恼自己总是擅作主张为弟弟考虑,好心当驴肝肺的事反正也不是第一回了,那就把这次当最后一回,已经踏上去往都城的路了,一切随缘。

    只有鱼幽这件事,实在太心累了。

    其他的事,另当别论。

    天岐被打断,不满道:“吃你的饭。”

    刘轩云放下碗,笑道:“我现在饱了,等听完饿了再吃。”

    筷子从碗里掉落。

    他伸手去抓,没抓到。

    原来不是眼花,筷子刚才就在动啊。

    花落被吓一跳,看一眼地上,再看一眼坐在凳子上不弯腰试图去捡地上筷子的轩云,感觉这种方法她试都不用试,就继续吃饭。

    她太矮,帮不了轩云。

    阿龙想着他要看好的是殿下,也就趁着殿下还在吃饭陪着一块吃,等会只剩他一个人吃才叫不好意思。

    刘轩云捡不到,只好低头弯腰去捡。

    还是这样轻松。

    天岐趁着空当想了一会,已经想到当初收到手的那些东西,从楚老那里推脱不了拿回来的都原封不动给了白风,白风又去找了点别的让她帮忙送去,来来回回很多趟。

    “是自己做的。”天岐看到刘轩云拿着捡起的筷子换了另一头吃了一口饭,真不知道该夸他聪明还是夸他笨。

    “嗯?”刘轩云没听到天岐讲话的声音,失落地抬起头,小声道,“碗里还剩着,等会吃就冷了,我还是边吃边听吧。”

    “随你。”天岐道。

    反正她是没见过刘轩云这个家伙心急火燎地跑去上茅房。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用在他身上,正合适。

    正要继续讲下去,门外已经站了一个人,正是天岐要讲的这人,楚越。

    天岐马上就盯上了花落。

    意思很明白,这里有四个人,位子也只有四个。

    刘轩云察觉身后有人,无奈放下碗,将殿下还未舔干净的碗放到地上,转向身后道:“楚越公子,你也喜欢这么一声不响站在别人身后吗?”

    “还有谁?”楚越问。

    刘轩云道:“没谁,快进来坐啊,噢,对了,把门关上。”

    楚越进来关上门。

    天岐问:“你的那个朋友呢?”

    楚越回道:“他在房间是待不住的,已经出去闲逛了。”

    “闲逛?”刘轩云怀疑他在说谎,“这前面是路,后面是路,左边是山,右边还是山的地方,有什么好闲逛的。”

    楚越坐下,道:“他喜欢晚上出去,能遇到很多白天不敢出来的小妖,他喜欢捉弄它们。”

    花落不舔饭碗了,一下子跳到刘轩云腿上,望着那个坐得端端正正,把双手放在腿上的楚越,感觉他知道她是妖,而且夸她是敢在白天出来的妖,不是大妖,也绝不是小妖。

    刘轩云想得比花落还要多,手上摸着殿下,烦乱的心舒缓下来,施展着他的嘴上功夫:“化成人形的妖,能够融入人的生活,白天出来晚上出来都是一样的,要我说。”头凑上前,左右看看压低声音道,装出害怕的模样,“这里或许有大妖,特立独行,就喜欢在晚上出来害人呢。”

    “那。”楚越担忧,“我还是要提醒他一下。”

    半晌。

    他反应过来道:“这个,你从哪听来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