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章 十品势力,裂天剑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    “终于到了!”

    一个月后,凌道终于是赶到了裂天剑宗附近,他赶紧从乾坤戒之中取出姜忠的信,然后放到了自己的怀中。乾坤戒的事情,自然不能让别人知道。

    他已经打听过了,裂天剑宗仅仅只是十品势力而已。像大罗王朝,天武宗,都是八品势力,比裂天剑宗要高出两个等级。十品势力在八品势力面前,根本就是脆弱的不堪一击。

    “裂天剑宗!”

    巨大的石碑上,雕刻着裂天剑宗四个大字,显得很是气派。裂天剑宗和天武宗的确没法比,但好歹也是个十品势力。天底下,还有好多不入品级的势力,在安山郡,裂天剑宗也算是一个蛮厉害的势力了。

    “什么人,来我裂天剑宗可有拜帖?”

    四名裂天剑宗的弟子,远远地走了过来。他们的模样,大约都是二十岁左右,身上却是散发着真气境武者的气息。踏入真气境,才算是真正开始修炼,在裂天剑宗内也已经是内门弟子。

    肉身境,只是基础而已,就算是不懂得修炼之法的人,也会修炼肉身,要不然怎么打仗?只不过,没有修炼的功法,可能一辈子都停留在炼体上,连淬骨都做不到,更别说凝血了。

    “没有拜帖,不过我有一封信,是要交给你们裂天剑宗的姜仁。这封信是他兄弟写的,希望各位能够帮我通传一下!”

    小势力有小势力的好处,天武宗的弟子,个个鼻孔朝天,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眼前这四位裂天剑宗弟子则是要好多了,听到凌道的话,他们也是点了点头。

    “要是通报其他长老,的确很麻烦,不过姜仁嘛,倒是很简单的事情。”

    四名裂天剑宗的弟子都是盯着凌道,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仅仅是看他们的神情,凌道便是明白了他们的想法。毕竟让别人办事,不可能什么好处都不给。

    “一点心意,麻烦你们给通报一下!”

    凌道识趣的给了四名弟子,一人一两黄金。四名弟子都是眼睛一亮,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黄金,便是眉开眼笑,对凌道的态度也是好了许多。

    “小兄弟,来,跟我们走,我们直接带你见姜仁长老去!”

    有钱能使鬼推磨,他们四个一人得到一两黄金,自然极为高兴。若是凌道什么好处没给,恐怕他们就会刁难凌道,甚至将凌道赶走。千万不要觉得一两黄金少,放到现在,一两黄金要值一万多块钱。

    裂天剑宗虽然只是十品势力,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四名裂天剑宗的弟子带着凌道走了半天,终于是在一处院子外面停了下来,这里正是姜仁所在的院落。

    “这里就是姜仁长老的院子,你等一下!”

    其中一名裂天剑宗弟子向着内部走去,既然收了凌道的黄金,那么自然要为凌道通报。要是换成其他长老,自然没有这么容易,可惜姜仁不同。

    “姜仁长老,外面有人找你,据说有你兄弟的信交给你!”

    年轻弟子一开口,院子之中便是响起了一阵开门声。一位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男子,从房间之中走了出来。浓眉大眼,倒是和姜忠有着几分相似。

    “在哪?人呢?”

    姜仁只有一个兄弟,那便是姜忠,可他们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面了。如今姜忠有信给他,他自然是有些激动,他快步走向院子外,很快便是看到了凌道。另外三名弟子,穿的是裂天剑宗的服饰,姜仁自然不会注意他们。

    “就是你吗?我兄弟的信呢?”

    看到姜仁,凌道便是想起了姜忠,没来由的产生了一股亲切感。姜仁却是有些疑惑,凌道看起来可不像是一个送信的人,难道姜忠出了什么事情吗?

    “前辈,这就是姜爷爷让我转交给你的信!”

    凌道从怀中取出姜忠所写的信,姜仁却是迫不及待的抢了过去。姜仁也不管场中其他人,直接拆开了书信。姜忠的笔迹,他自然认识。信中的内容,却是让姜仁的脸sè沉了下来。

    “我大哥走了?”

    半晌,姜仁才是缓缓地抬起了头,没想到竟然是姜忠的绝笔。姜忠明确写到,当姜仁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他自己已经不在人世。唯一的兄弟身亡,姜仁自然极为悲痛。

    “嗯……”

    凌道点了点头,双眸之中闪过一丝悲伤。姜仁当姜忠是亲人,凌道何尝不是如此。即便是临终之前,姜忠考虑的也是凌道,而并非他自己。

    “你们四个走吧,没你们的事情了!”

    姜仁挥了挥手,那四名裂天剑宗的弟子,便是离开了这里。场中,仅仅只剩下姜仁和凌道两人,姜仁刚刚接到姜忠的噩耗,一时间还无法适应,就这样站在了院落门口。凌道也是没有出声,他自然能够理解姜仁的心情。

    “你跟我进来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姜仁终于是再度开口,随后便是转身进入了院子里。凌道点了点头,也是跟在了姜仁的身后。姜仁坐在了石凳上,转而看向了凌道。

    姜忠的信里面,交代的最多的便是凌道,关于他自己的生死,都没有多提,只是一笔带过而已。姜忠让他务必照顾好凌道,更是要凌道拜入裂天剑宗,学的一身本事。

    从信中,姜仁便是可以看出姜忠有多么在乎凌道,在姜忠的心里,凌道比他自己还要重要。凌道的身世,姜忠也交代了,是逍遥王世子,可惜逍遥王府已经被灭。

    “逍遥王世子,我们裂天剑宗小门小派,可容不下你这样一尊大佛!”

    姜仁缓缓地说道,凌道眉头一皱,不过随即便是舒展了开来。姜仁毕竟不是姜忠,若是姜仁不愿意让他呆在裂天剑宗,那他离开就是。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我来裂天剑宗,只是为了将这封信送给你。既然你们裂天剑宗不愿意收我这个弟子,那我这就离开,打扰了!”

    凌道没有再看姜忠,而是转身离去。反正没有拜入裂天剑宗,他对裂天剑宗也是没有丝毫归属感。能拜入裂天剑宗是好事,不能对他来说也是无所谓的事情。

    “慢着,我话还没有说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