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章 危机四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调查清楚了吗。<>

    在凌道离开之后,卓悠然便是派人前去调查凌道的事情了,别人不认识凌道那枚传承令牌,卓悠然却是不会忘记,当初藏经阁长老虽然受罚,并且被逐出了天剑宗,但并沒有身死。

    事后,卓悠然更是多次派人找寻过,可惜根本沒有找到藏经阁长老,若是藏经阁长老的踪迹被他察觉,恐怕现在藏经阁长老已经死于非命了,藏经阁长老到现在为止,都只是本源境武者而已。

    可卓悠然已经是天剑宗长老,本身更是星辰境,当年的藏经阁长老和卓悠然战力相差无几,可是现在他们之间的实力相差很大,藏经阁长老已经完全不是卓悠然的对手。

    “调查清楚了,那小子就是今天白天才來我们天剑宗的,而且是第一次來,不过,他现在的名气却是极大,所有的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都对他的印象极为深刻,就连有的核心弟子都是记住了他。

    本來内门弟子排名战已经决出了百强,进行到了最后关头,可是那小子横空杀出,先是一剑击败了一位本源境巅峰武者,再是一剑击败了一位化凡境初期武者,然后又是一剑击败了一位化凡境后期武者,而且他并沒有拔剑,仅仅是用本源力量演化成剑而已。

    后來,百强被逼无奈,只能联手对付那小子,让所有人吃惊的是,那小子竟然击败了百强,而且还是轻轻松松的击败,沒有一丝一毫的难度,好好地内门弟子排名战,就成全了他一个人,十多万内门弟子全成了他的踏脚石。

    在那之后,大长老便是出现在了场中,并且直接让那小子成为核心弟子了,其他长老说还沒调查清楚凌道的來历,大长老却是力排众议,根本不管其他长老所说。

    事情到这里还沒有终止,后來有核心弟子出手,想要给凌道來个下马威,四位星辰境前期武者联手,可惜却败在了那小子的剑下,简直如同天方夜谭一般。

    而且,他们四位星辰境武者被凌道击败之后,便恼羞成怒,祭出了自己的本源星辰,要镇杀那小子,谁知道他们不仅沒能杀死凌道,反而被凌道收走了本源星辰,跌落到了化凡境巅峰。

    就算有长老为他们求情,那小子都是沒有理会,而且那小子还直接当众说,想要杀他就得付出代价,如此妖孽,如此嚣张,如此狂妄的年轻人,我真是第一次见到。”

    这位内门弟子极为机灵,已经将事情的前前后后打听了个清清楚楚,并且禀报给了卓悠然,他并不知道卓悠然调查凌道做什么,不过这并不是他要考虑的事情,只要卓悠然给他好处就行。

    “他竟然这么好运,找到如此优秀的弟子了。”

    卓悠然也有徒弟,而且有几个天资还不错,可是和凌道一比,他们简直就是渣,他的徒弟之中,也有化凡境后期,可是战力上恐怕连凌道的十分之一都不如。

    “这是给你的奖励,你下去吧。”

    打发走了这位内门弟子之后,卓悠然的脸色便是阴沉了下來,当年的事情,虽然天剑宗惩罚了藏经阁长老,并且将藏经阁长老逐出了天剑宗,但那件事情终究有破绽,天剑宗老一辈强者或许察觉到了什么。

    现在凌道來到了天剑宗,若是将当年的事情抖出來,兴许对他就不利了,卓悠然知道,天剑宗根本沒有停止过对当年事情的调查,毕竟乾坤丹的事情太过重要。

    只不过时间过了太久,已经调查不出真相,不过,若是有凌道的配合,就不一定了,在他看來,凌道是藏经阁长老的徒弟,藏经阁长老既然敢让凌道前來,说不定凌道就知道一些事情。

    如果凌道只是碌碌无为的弟子也就罢了,可凌道第一天來天剑宗就闹出这么大动静,而且第一天就引起了大长老的注意,要是长此以往下去,难免出现什么事情,未免夜长梦多,卓悠然只能想办法除掉凌道。

    “你现在根基未稳,还沒成长起來,除掉你应该不费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卓悠然双眉便是紧紧地皱了起來,说是这么说,不过凌道已经是核心弟子,而且以他表现出來的天赋,肯定很受天剑宗老一辈强者的重视,卓悠然想要除掉凌道,并非什么易事。

    然而,这件事情绝对不能拖,越是拖的久,越能杀死凌道,思考了片刻之后,卓悠然便是转身离开了这里,或许这件事情还得请长辈帮忙,当年他还很年轻,那件事情他自然不是主谋。

    …………

    “是师弟的传承令牌,这件事情,必须尽快告诉师叔。”

    其实,认出传承令牌的不仅仅只有卓悠然,另外一位长老同样认了出來,只不过他隐藏的更好,他是藏经阁长老的师兄,当初乾坤丹的事情他沒有参与,不然恐怕他已经死了。

    藏经阁长老后來遭遇到的惩罚,他都是亲眼所见,可惜,当时他境界低,根本沒有什么话语权,就算他想要帮藏经阁长老,也是沒有任何办法。

    现在他口中的师叔,就是藏经阁长老的父亲,藏经阁长老父亲早就是星辰境武者,活到现在,自然沒什么好奇怪的,传承令牌已经出现,藏经阁长老应该就有消息了。

    当年的事情,他便是对卓悠然有所怀疑,正因为如此,这么多年來,哪怕卓悠然和他表现的极为亲近,他都沒有将卓悠然当成交心的朋友,卓悠然在为人处世方面的确很有一套,可他也不是傻子。

    可惜,他仍然沒有想到,卓悠然已经在想着怎么杀死凌道,他只是对卓悠然心存芥蒂,可也沒把卓悠然想的那么坏,不得不说,卓悠然这么多年的伪装,还是极为成功的。

    哪怕在天剑宗弟子心中,卓悠然长老都是极为和蔼,极为好说话的,就算在宗门长辈眼里,卓悠然也是心地善良,极为耿直的,要不然也不会让他在这里当长老。

    …………

    “我还真沒发现,你竟然有那么强的战力,其实,本來我以为自己是天剑宗第一天才了,可惜和你一比,感觉还是差了不少,不过也就仅仅限于天资而已,论相貌,你还是拍马都赶不上我的。”

    “怎么,难道你不相信,要不我们找几个弟子问问,看谁的相貌更加出众。”

    “我说你这人,怎么沉默寡言,成为核心弟子,难道你还不高兴吗。”

    石三亿在凌道的身边喋喋不休,可惜凌道根本沒有什么回应,现在凌道已经发觉,石三亿不仅极为贪财,而且还是个话唠,一个人竟然都能说这么半天。

    “好了,我得回去修炼了,回见。”

    成为核心弟子之后,凌道已经有了自己专门的住所,今天炼化了四颗本源星辰,沒有足够时间,是沒法完全消化的,他懒得和石三亿废话,直接转身向着自己的住所走去。

    “真是无趣,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够让我感兴趣的人,可惜他竟然对我不感兴趣。”

    石三亿愤愤的说道,明显对凌道的态度极为不满,可是当他看到周围其他人古怪的眼神之后,便是知晓自己说错话了,这句话听起來的确有点歧义。

    “这次外出有大机遇,现在我实力这么强,必须回去跟师父炫耀一下,师兄弟和师父都说我不务正业,修炼起來吊儿郎当,永远成不了大气候,现在就去让他们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嘀咕完之后,石三亿便也是快速离开了这里,他的來历可不小,在天剑宗之中,也算是贵族了,这次回來实力大涨,自然得好好表现一番,要不然真对不起他自己。

    …………

    “孟老,你知道吗,天龙禁地内的那个会奔雷无影剑的小子,已经來到我们天剑宗了。”

    田修武从天龙禁地回來之后,在天剑宗中的地位便是直线上升,他凝练出的本源星辰是卫星,比起彗星,高了一个档次,而且现在的他,已经是化凡境中期武者,比孟老还要厉害。

    “我听说了,沒想到他真是天剑宗弟子,难怪他会奔雷无影剑,我在不少人那里打听过,可以确定是那小子无疑,沒想到短短时间,他已经晋升到化凡境后期了,而且还拥有击败星辰境前期武者的实力。”

    现在凌道的事情,已经在天剑宗内传得沸沸扬扬,不管是好是坏,总之凌道在天剑宗内是出名了,孟老和田修武自然也是听说了凌道的事情,而且还认出了凌道,凌道在斗剑台上大发神威,台下的观众太多,想不轰动天剑宗都不行。

    “我不知道他施展的奔雷无影剑,能不能引起先祖雕像的共鸣,反正不管怎么说,都得试一试,当初在天龙禁地内拿他沒辙,不代表先祖也拿他沒辙,我会想办法说服父亲出手的,到时候就有十足把握了。”

    田修武冷笑着说道,田姓是天剑宗内的大姓,宗主一脉就是姓田,田修武也是宗主一脉的弟子,而且据说天剑宗内的准王,同样姓田,田修武的父亲,在天剑宗内地位极高,是为二长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