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9章 大胡子天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境界比我高,杀南天世家子弟的可能性比我大,结果你非要赖在我的身上,那我还有什么好说?你不就是想要圣兵吗?有本事来抢就是,何必拿死人做文章?”

    凌道揭穿了南天奇虚伪的面目,使得南天奇脸色铁青。一旦失去报仇的名分,南天奇就没有什么优势可言。硬说凌道使用圣兵杀的南天世家子弟,其他势力的天君根本就不会相信,其实他自己心里同样不信。

    “不错,拿死人做文章,真是不要脸。大家就是来抢圣兵的,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另外一位大胡子天君直截了当的说道,使得南天奇的脸色更加难看。他一样是帝品势力弟子,没必要怕什么南天世家子弟。反正南天奇的所作所为,他是看不下去,不想着给死去的弟兄报仇,却想着利用他们的仇抢夺圣兵。

    “你一个小小天王是没有资格执掌圣兵的,还是交给我们的好,免得遭了别人的毒手。只要你愿意合作,我们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我们要的是圣兵,又不是你的命,除非你誓死保护圣兵,否则,我们没有杀你的必要。”

    “你压根不是我们的对手,倘若不识时务,只有死路一条,你不会不明白吧?”

    他们开始攻心,想f要瓦解凌道的意志,让凌道主动交出圣兵。因为,凌道要是发疯的话,催动圣兵,杀死几个天君,不是什么问题。假如没得到圣兵,还死在圣兵的锋芒之下,那真是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我就是不识时务,就是不想将圣兵给你们,你们能奈我何?”

    凌道完全没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认知,哪怕前来的天君,足以将他杀死一百次,他依旧是要多狂有多狂。幽洪禹就隐藏在暗处,有他对付在场的天君,凌道是绝对放心的,正好借此机会,瞧一瞧幽洪禹的厉害。

    上次的事情,幽洪禹是先让别的天君打起来,再让阿修罗部族和各大势力的天君拼个你死我活,最后才出手灭掉阿修罗部族的武者。这一次,可没有阿修罗部族给幽洪禹利用,幽洪禹只能使用别的手段。

    “好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我们就先杀了你,再抢夺圣兵。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们会先打个你死我活,然后才对你的圣兵下手吧?”

    大胡子天君看似鲁莽,实则聪明得很。原本可能有人打算,先除掉别人,再对付凌道,反正凌道只有天王境后期,万万不是他们的对手。经过他的提醒,别的天君就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因为,他们一旦打起来,就会有变数,要是让凌道逃了,他们将和圣兵无缘。冰蓝圣剑同样是一个不确定的因素,谁知道凌道催动圣剑,能够发挥出多大的威能。要是争到最后,他们死的死伤的伤,反而让凌道占尽便宜,他们不知道得后悔成什么样子。

    “就算你们联手抢夺我的圣兵,又怎么样?我敢大摇大摆的拿着圣兵到处走,你们不觉得古怪吗?你们真的以为,我的圣兵是好抢的吗?”

    连续三个问题,让一个又一个天君沉默了下来。就算凌道不问,他们同样有所怀疑,小小天王,得到天兵不好好藏着,反而招摇无比,本身就不同寻常。凌道是布置了什么陷阱,还是有什么埋伏等着他们?

    有的天君不自觉的后退,生怕中了凌道的算计。有的天君小心地打量着此地,想要弄清凌道的布置。还有的天君决定静观其变,肯定有人忍不住抢先动手,到时候就会知道,凌道的手段到底是什么。

    “既然你们不动手,那我就先行一步,后会有期。”

    凌道笑了笑,然后就是转过身,以最快速度离开。要是什么不说,什么不做,的确有人怀疑他有什么布置。可是现在,他先吓唬一下别人,再佯装逃跑,就可以打消绝大多数天君的疑虑。

    “不好,我们被他骗了,他根本没有什么布置,是我们自己在吓自己。”

    “的确,要是真有什么陷阱等着我们,他急着逃跑做什么?”

    他们自以为看破凌道的计划,一个个开始追击凌道。现在就算凌道明说有陷阱,或者有埋伏,他们照样不会相信。巅峰天君的速度,还是要比凌道快的,仅仅是一刻钟的时间,他们就是再度挡在了凌道的前面。

    有他们阻拦凌道,后面的武者同样是追了上来。被凌道耍了一次,他们不仅不生气,反而是高兴了起来。没有陷阱,没有埋伏,他们对付凌道,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只是,没人愿意做出头鸟,对付凌道容易是一回事,第一个杀他又是一回事。

    尤其是知晓凌道身份的南天世家子弟,更不会抢先对凌道下手。斩杀帝子,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他们心里清楚。就算凌家的强者不好对付他们,凌家年轻一辈的天才,同样不会放过他们。

    “你们不敢出手,那就让我来!”

    天人族的冥,冷着脸走向凌道,他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冰蓝圣剑。其实,他并不是真的要杀凌道,因为他不确定凌道的底牌,还能不能用。他仅仅是做个样子,使得其他天君蠢蠢欲动。

    冥是第一个出手的,只是他的双手,并非攻击凌道,而是抓向冰蓝圣剑。大胡子天君最先反应过来,挥动斧头,劈向冥的双手,他是巅峰天君,如此强势的一斧,冥肯定不敢硬撼,只得收回双手。

    “你要对付他,我肯定没有意见,可你为什么直接对圣兵下手?”

    其他天君同样怒视着冥,若非圣兵要紧,说不定他们会对冥下手,冥简直就是将他们当猴子耍,绝对不能忍。不过,怎么说冥也算是开了个头,在场的武者明白,僵持下去,对他们没有好处。

    “我是不明白,什么时候,你们人族的天君已经胆小到不敢对后期天王出手了?难道说天王是在天君之上的吗?”

    站在冥旁边的劫,使用如此直白的嘲讽,让一个个人族天君又羞又恼。冥和劫是天人族的,能够嘲笑人族的机会,他们肯定不会错过。人族能够成为天界的主宰,天人族肯定肯定不心服。

    “各位,要不我们先一起打死他,然后再抢夺圣兵,如何?”

    南天奇的提议,得到了其他天君的认可。只是,他给南天世家子弟使了一个眼色,就是警告他们,等下做做样子,不要真的出手。和他一样打算的,还有冥和劫,因为冥忌惮凌道的底牌。

    “反正你们要置我于死地,那我就在死前,拉上几个垫背。我一个天王要是能够得到天君陪葬,就算是死,依旧可以笑傲九泉。”

    凌道一句话,就是吓住了正打算出手的天君们。有冰蓝圣剑在手,凌道想要拉几个天君垫背,不是什么虚言,他真的能够做到。他们又不知道凌道会对谁下手,万一凌道杀的就是自己,那该怎么办?

    圣兵,的确不是天王能够使用的,可发挥出部分威能,没有问题。他们明白,凌道能够催动圣兵的次数,极其有限。然而,没人愿意冒险,哪怕凌道杀他们每一个天君的可能性,都是极小,他们照样害怕。

    怕一个天王丢人,怕一件圣兵,根本不丢人。除非有天君能够取出圣兵,压制凌道的冰蓝圣剑,他们才有绝对的把握杀死凌道。可惜,到现在为止,没有圣兵出现,不知是他们真的没有,还是拥有圣兵的天君,不愿意取出来。

    “小兄弟,有话好好说,何必非要拼个鱼死网破?”

    大胡子天君再度说道,其他天君连连点头,事情绕着绕着,又绕回了原点。他们出手,就意味着有可能身死魂灭,可是不出手,就没有得到圣兵的可能。现在他们只是在衡量,为了冰蓝圣剑,冒着生命危险,到底值不值得。

    “幽兄,你要是再不出手,我可将圣剑送给他们了。反正圣剑又不是我的,送给他们,完全不心疼。”

    凌道传音给幽洪禹,接下来的局面,还是交给幽洪禹处置的好。反正他的任务,就是将别的天君引过来,好让幽洪禹的七煞锁魂阵图,吞噬亡魂,壮大己身。现在来的天君不在少数,凌道可招架不住。

    “你别急,很快,你就会知道,我的手段到底有多厉害。”

    幽洪禹自吹自擂,对接下来的事情,胸有成竹。凌道以为幽洪禹什么都没做,其实,幽洪禹什么都做好了。凌道只是他的一手布置,负责吸引其他势力的天君前来。他还有二手布置,那就是让天君带着天君到场。

    “好吧,那我就信你一次,要是你的手段不行,有多远我就将圣剑扔多远。”

    要不是凌道还有价值,幽洪禹真想将凌道揍死。幽冥圣地的弟子,对幽洪禹是言听计从,可是凌道完全不一样。要不是在凌道的意志世界种下了灭魂树,凌道肯定是要不听话,就有多不听话。

    恰好在这个时候,大胡子天君陡然暴起,举着斧头,偷袭凌道!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