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3章 九幽教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    ,!

    最后一根石柱的烙印,是一位须皆白的老者,显得与众不同,凌道前面遇到的,要么是年轻男子,要么是年轻女子,当然,他不会因此小觑眼前的老者,能够排在最后一位,老者必然强的离谱。

    不管是截天教主,还是年轻书生,亦或是像妖姬她们的绝色美女,实力已经很强,可他们依旧做不了武道长廊的守关者,只有打败守关者,才能通过武道长廊,要不然就是功亏一篑。

    通过武道长廊的奖励,和沒有通过武道长廊的奖励,肯定不一样,哪怕是仅仅差最后一根石柱,奖励同样有着云泥之别,要是败在最后一个考验上,实在太亏,不管是为了奖励,还是为了别的,凌道肯定不想输给眼前的老者。

    “我叫九幽,九幽的九,九幽的幽。”

    尽管他的名字,和截天教主的名字沒有关系,但他和截天教主的介绍,一模一样,九幽教主一脉,本來就和截天教主一脉相同,只要接受九幽教的传承,那么,无论以前什么名字,以后统统改为九幽。

    九幽教主沒管凌道什么反应,直接杀到了凌道的跟前,他的双手,好似万载寒冰,使得整个战场温度骤然下降,哪怕凌道已经是天王境后期武者,依旧是生生地打了一个冷颤,不仅如此,凌道还觉得手脚冰凉,连出招度也比正常时候慢个半拍。

    凛冽的寒风,吹在凌道的身上,好似要将他冻成冰块,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血液的流动度在变慢,才刚刚和九幽教主动手,实力便是下降了接近一成,若是持续打下去的话,凌道的实力只会下降的更多。

    凌道卯足了力气,一拳打向九幽教主,截天教主能截断凌道的攻击,九幽教主可做不到,不过九幽教主沒有退缩,而是选择和凌道硬碰硬,比肉身比力量,凌道觉得自己肯定比同境界的九幽教主厉害。

    然而,事实却让凌道大吃一惊,当他的双拳打在九幽教主的双手上时,就好似打在了无比坚硬的冰块上,巨大的反震力量,让凌道自己吃痛不已,九幽教主的双手根本就不像是肉长的,而像是神材仙料打造的。

    好在凌道拥有天下极,先是打出数十道掌印,轰击在九幽教主的身上,再是出现在九幽教主的身后,挥动双拳,砸在九幽教主的背部,让凌道沒想到的是,九幽教主的身体竟然和他的双手一样。

    “砰砰”

    九幽教主脸色不变,凌道却是连连倒退,双脚在擂台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深深的脚印,难怪九幽教主的烙印,能够放在最后一根石柱上,哪怕他站在原地,任凭别的年轻武者攻击,别的年轻武者能不能奈何他,都是个问題。

    “真龙王拳。”

    凌道使用第七转的九转蛟龙劲,施展真龙王拳,对付九幽教主,眼前的九幽教主和他境界一样,他就不信,九幽教主的身体,真的强横到他伤不了的地步,真龙肉身无双,凌道和真龙一族太子硬撼,都能不落下风,难道还能怕了九幽教主不成。

    其实,是凌道想错了,并非九幽教主的肉身过于强横,而是九幽教主的身体表面,有着一层看不见的寒冰,先前凌道看似是打在九幽教主的身上,其实是打在他身体表面的寒冰上,所以九幽教主才能肉身无损。

    九幽教主同样是施展了一门武学,一双拳头好似两座寒冰凝聚而成的石碑,挡住了凌道的真龙王拳,他身体表面的寒冰不仅坚硬无比,还能够感觉震动的力量,不过同样有着极限,凌道全力出手,明显是出了寒冰能够承受的极限。

    凌道的双手,瞬间被冰封,紧接着他的身体,变成了冰雕,九幽教主同样不好受,双拳破裂,血液横流,虽然九幽教主很想趁机打败凌道,可是,凌道的力量顺着他的双拳,钻进他的身体,搅乱他的气机。

    九幽教主现在要做的,便是清除凌道打在他体内的力量,要不然,还沒等他对凌道动手,身体就会出现问題,当然,凌道也不可能趁着现在动手,因为他需要打破身体表面的冰块。

    “或许,蛮荒诛仙劲会有用。”

    虽然不确定,但凌道还是全力运转起蛮荒诛仙劲,截天教主和九幽教主自我介绍一样,说不定蛮荒诛仙劲也能克制九幽教主,让凌道欣喜的是,当他运转蛮荒诛仙劲的时候,体内散着滚滚热量,片刻时间,就让冰块融化。

    可惜,凌道沒有倚仗蛮荒诛仙劲,九幽教主是武道长廊的最后一道考验,他不想靠蛮荒诛仙劲克制九幽教主,再打败九幽教主,如此一來,和他的本意不符,通过武道长廊是重要,靠真正的实力打败九幽教主更加重要。

    九幽教主灭掉凌道的力量后,便是再度和凌道战在了一起,沒有什么花哨,有的仅仅是硬碰硬,一次又一次交锋,凌道和九幽教主尽皆打出了火气,战意冲天,不打败对手,誓不罢休。

    与此同时,大魔神已经走到第一千六百三十九根石柱跟前,出现在幻境之中的前期天君,正是猴子,大魔神不仅沒有惊慌,反而是一脸的兴奋,被猴子揍了那么多次,总算是可以报一次仇。

    “是不是准备在幻境之中将我打败,然后在现实之中骗我,说输给了我。”

    猴子一脸得瑟的说道,好似看穿了大魔神的心思,猴子是想唬他师弟的,可惜,他料错了一件事情,问題还是出在他自己的身上,因为以前被二师兄揍过不知道多少次,他就拿大魔神出气,谁让他打不过二师兄。

    “你想多了,我在幻境之中将你打败,肯定要在现实之中告诉你真相,你揍我那么多次,我就是要让你明白,同境界的情况下,你不是我的对手。”

    大魔神冷哼一声,根本沒有半点保留,以最强的状态,和猴子战到了一起,他俩修炼的是一样的功法,使用的是一样的武学,就像是自己在和自己动手一样,不过,仅仅是小半个时辰,大魔神就占据了上风。

    幻境里的猴子终究只是烙印,大魔神对猴子有足够的了解,烙印的猴子对大魔神却沒有半点了解,越是战到后面,大魔神的优势越明显,只是大魔神沒有急着赢,而是疯狂地揍着猴子,好似在泄一般。

    在大魔神解决猴子后,凌道和九幽教主的决战,终于是接近尾声,凌道浑身破烂,胸前背后,尽是伤口,一双拳头更是血肉模糊,九幽教主的情况,同样好不到哪去,满头白早已染成了血色。

    可以明显的看到,九幽教主的胸膛凹陷,纯粹是被凌道打进去的,要是凌道的力量再强一点,说不定能够将九幽教主的身体洞穿,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九幽教主身体表面的寒冰防御太强,简直比地品战甲还要厉害数倍。

    “怎么还沒有见到凌道,以我的度,不可能追不上他吧。”

    敖皇刚刚经过一场考验,便是迫不及待的望向了前方,可惜雾气太重,他不可能看到一千八百根石柱那里,他比大魔神进來要早,可现在大魔神已经走到他的前面,偏偏他还自以为是,觉得自己多厉害。

    “对了,凌道肯定是沒有通过考验,离开了武道长廊,我怎么可能找到他。”

    一千五百六十七根石柱的考验,难度就如此之大,再靠前面的石柱,烙印必然更强,凌道失败才是最正常的事情,要是敖皇知晓凌道已经在经受最后一根石柱的考验,不知道会是什么心情。

    华灵月才刚刚进來,尽管她前进的度很快,但想要过凌道和大魔神,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退一万步说,就算过,也是沒有任何作用,他们赌的,仅仅是谁先踏进武道长廊,又不是比谁能够在武道长廊里面走的更快。

    “再來。”

    凌道擦掉嘴角的血液,冲向了九幽教主,纯粹就是不要命的攻击,根本沒有半点防守的意思,九幽教主沒有示弱,和凌道一样,如同失去了理智,只知道攻击对方,就像是两件人形兵器,不停地碰撞,再碰撞。

    直到九幽教主实在承受不住,身体开裂,战斗才结束,不是九幽教主不想再战,而是九幽教主的身体,实在无法再战,不过,凌道也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要是九幽教主再坚持百息时间,说不定胜败就会改写。

    幸亏和九幽教主的决战,是在幻境里进行的,对现实之中的凌道沒有影响,要不然,以他遭受重创的情况,通过武道长廊后,唯有死路一条,武道长廊外面等着杀他的年轻武者,足足有好几百,甚至还会更多。

    “轰隆隆”

    就在这个时候,武道长廊外面,雷声大作,漫天的闪电,凝聚成一张巨大的人脸,可怕的威压,使得一个个年轻武者心神颤抖,知情的天君,满脸的不可置信,如此情况,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有武者通过了武道长廊。

    到底是谁,能够拥有这么大的本事。

    ps:怎么写,怎么不满意,写出來的总是和想的不一样,写了删,删了写,太慢了,今天就一章吧,头疼,抱歉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