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0章 知我者,莫若我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说完,她就转身问售货员卫生间在哪里。★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萧郁无语,耸耸肩,就跟着她走在后头。

    陶慈方便之后,扔厕纸时看见垃圾桶里一韩姨妈巾,想起自己确实快1个多月没来大姨妈了,心口不有加速跳动起来。

    她推开厕所门,喊道,“萧郁,我要先去一个地方。要不,你先回去?”

    “去哪里?”萧郁疑惑。

    “药店。我有些胃疼。”陶慈镇定自若,大约是自己心虚,所以他随便一个打量的眼神都让她颤抖和心虚。

    “那走吧。”说完,他转身就走。

    “咦,你要一起去?”她紧张得把手掌揣在口袋里,捏成了拳头,紧紧攥着。

    “不然呢?万一你半路上痛昏过去呢?”

    “还没那么痛……”

    她刚要解释什么,萧郁就打断了她的言论,“要么,你在这里等我买回药来,要么一起去。”

    “那,走吧。”陶慈想了想,大不了一会脸皮厚一点,就当顺便买回家备用的。想到这里,她舒下心,要拿过他手里的奶茶,解渴。

    萧郁却将全新没拆封的奶茶顺手扔进了路过的垃圾桶,冷冰冰的说了两个字,“冰的。”

    陶慈舍不得的看了一眼被丢弃的奶茶,悔的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就不说自己胃疼了!

    半个小时后,陶慈趁萧郁排队结账,自己跑到验孕棒的地方拿了一盒小跑回来,然后在他付钱的时候,把验孕棒往柜台一放,“一起的。”

    然后,她顺利的看见萧郁脸红了!

    哈哈,这么丢人的事情,果然是独丢丢不如众丢丢!

    一直到上了车,萧郁脸上的红云都没有散开,陶慈藏好验孕棒,用轻佻掩饰自己的害羞,调侃道,“不会吧?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你居然这么纯情?”

    萧郁没有说话,木着他的一韩俊脸,和往常一样寡言难处。

    但陶慈却深深的认定,他这个是害羞的反压。

    所谓喜欢一个人,是不是就是会无时无刻不去想念他?

    就好像此时此刻,她又想起源柏寒和她逛超市时,她故意刁难他,喊他去买卫生巾,验孕棒这些女性用品的场景。

    不得不说,相比萧郁,源柏寒的镇定自若几度都叫她怀疑他是不是给别的女人买过,所以才经验特别丰富,能这么淡定。

    萧郁面对她的调侃,只在眉心处挂着一个浅浅的川字,面上微微泛红,语气里却是难掩的着急上火,“你逛商场逛到一半,突然要买这东西。肯定不是你说的,买来备用。你是怀疑自己有了,对不对?”

    陶慈回过神来,缓缓抬头看着身边开车的男人,俊美的线条背后是一片旖旎的阳光。

    命运有时候真的说不准,如果一会找个厕所,验出真的怀孕了。第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大概就是他了。

    而她,还会告诉源柏寒吗?

    在她最最最想离开源柏寒的时候,如果他知道有了这个孩子,她还能得偿所愿吗?

    一想到源柏寒,好不容易出来放风得到的好心情就被破坏殆尽。

    萧郁见她面色惨白,没有言语,不由地松开一致方向盘上的手,摇了摇她的肩膀,“陶慈,在想什么呢?”

    陶慈拧着眉头,依旧没说话。

    “难道说,你真的胃疼,不全是借口?”萧郁见她面色确实难看,当即松开她的胳膊,想伸手摸她的手,试试看体温。

    这一刻,陶慈下意识地躲开,手中紧紧地抓着医药店的塑料袋,把验孕棒的盒子抓的干瘪下去。

    “你是在担心孩子?”萧郁关切地说,“不用想太多,或许没有呢?就算真的有了,也是船到桥头自然直。”

    自然直?

    陶慈试着开口,支支吾吾地说,“你觉得,我是先处理好婚姻关系,再说孩子,还是先说孩子的事情?”

    “那就看你想要哪方面了。”

    “怎么说?”

    “如果,你更在乎的是婚姻的本质,想要更纯粹的东西,我不建议你这个时候把孩子的问题抛出来。因为这个因素会干扰很多的可能性。如果,你更在乎孩子,想生下他,或者是想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庭,那么你可以考虑说出来。我相信,他再倔强的人,都会看在孩子的面上,给你更多的包容退让。”

    “呵呵……你这番说,说的和宋芮不谋而合!”

    “她说什么?”

    “母凭子贵。”她冷冷吐出四个字,便不再说了。

    萧郁敏感的察觉出气氛的不对劲,沉默了下来。

    陶慈坐在副驾驶位上,脑袋倾斜在一边,看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心里空落落的。

    她摸着肚子,幻想着或许真有那么一个孩子存在着。

    孩子,是她千求万求,做梦都想要的。可用一个孩子去维系一段支离破碎的婚姻,却又违背了她渴望家庭,渴望孩子的初衷。

    如果两难抉择,是不是,不知道答案会更好一些?

    想到这里,她摇开车窗,将验孕棒连同胃药一起扔了出去。

    车窗外,行道树和行人,车流和商铺,一个个飞快地倒退着。

    萧郁看见了她的动作,却什么都没有说。

    入夜,韩家酒宴。

    陶慈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不过出了一趟门,回来就看见韩其宁和源柏寒,贺羽生三个人坐在一块,笑得一派融合。而周围一些成功人士围着他们打转,面带谄媚。

    明明她才是今晚上的主角,但这些来宾显然更加意在沛公。

    “陶小姐,不对,是韩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坐在贺羽生边上的周巧巧微笑招呼,目光带着赞许,“这件蓝色的礼服果然很衬你,萧先生真的很了解你。”

    萧郁短发漆黑,修长的手指绅士地搭在她的腰上,将她带入了宴会的中心。在听见周巧巧的话语时,他墨眉微挑,“过奖。”

    此刻,陶慈把头发轻轻挽起,露出整韩鹅蛋小脸,远山眉,杏眼,因为瘦,五官也显得十分立体。身上穿着的正是中午与周巧巧同时看中的那条裙子,一字肩低胸迆地长裙晚礼服。

    款式非常低调简单,只在腰两侧开了镂空的设计,优雅不失性感柔美。

    好看不好看,她不知道,但是穿着很冷,倒是真的。特别是此刻,她在源柏寒的目光下简直能冻成冰块。

    源柏寒坐在离宴会厅的门口最近的沙发上,清俊挺拔,穿着黑色西装,显得成熟内敛。脸上带着温暖和煦的笑容,但陶慈太清楚不过,这样的笑容意味着什么。

    他漫不经心地斜了放在她腰间的那只手,优雅起身,将陶慈从萧郁身边带回了身边,不失主权地说了句,“辛苦了,一下午都帮我照应着我太太。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

    萧郁嘴角扬了扬,“应该的。”然后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

    陶慈也不想让无辜的萧郁陷入她和源柏寒的争端里,目送他的离开后,她就往韩其宁身边坐了过去,“哥哥,酒会好无聊啊,我什么时候可以走人?”

    虽然说,大家都是借着她这个名头聚会,酒会的实质不过是一群老狐狸在私底下笼络感情,刺探消息,但她作为主人公就是再花瓶估计也要露个面什么的。

    “快了。再等一个人来。”韩其宁含笑低语。

    陶慈看了看宴会的来宾,差不多该来的都该来了,实质想不通还要等谁,索性不想了。

    源柏寒在原位上坐了下来,与陶慈兄妹遥遥相望,面色有些阴沉,似乎很后悔今天把陶慈送回韩家。

    贺羽生举着酒杯,含笑道,“我也好奇,那人是谁。一早就盯上我们源氏。”

    陶慈听出了画外音,那个人应该就是实际出资收购了源氏股份的人。

    “哥哥,我今天给你买了个礼物,走上楼去看看。”她起身拉着韩其宁的手。

    韩其宁看出她的意思,随机站起来和源氏兄弟打了个招呼,“我先失陪,你们慢慢聊。”

    说完,韩氏兄妹就一前一后上了楼。

    贺羽生用牙签插了一片瓜果,递给了周巧巧,语带笑意,“看上去,韩家不怎么喜欢你的这个女婿。”

    “不喜欢,不是重点。只要是女婿就行。”源柏寒说完,抽出一支烟点了起来,拒绝交谈。

    贺羽生不以为意,在周巧巧的拉扯下进入了舞池。

    二楼的楼梯口处,陶慈也不演戏,直接张嘴就问,“哥,你手上百分之十的股份真要卖给贺羽生吗?”

    “你希望我这么做吗?”

    “当然,他那么坏,你帮我整整他也好。”陶慈嘴硬道。

    “呵呵……你猜我会信?”韩其宁刮了刮她的鼻子,“你会这么问,就表示你还是关心他的。”

    “谁关心他了?”陶慈挑眉,“而且,我也知道你是不会卖给贺羽生的。”

    “为什么?卖给他,可是打击源柏寒的手段里最快最狠的一招。”

    陶慈摇了摇头,“如果你想这么做,你完全没必要和源柏寒打这个招呼,直接卖给贺羽生了。我觉得,你更多的是想威胁他。譬如,先让他把我放出来,然后得寸进尺,狮子大开口,强他所难。”

    “知我者,莫若我妹也。”韩其宁点点头,“只是,怎么没一句话是好话?我有那么阴狠卑鄙吗?”

    “咦,我可是在表扬哥哥你举世无双的狡猾,哪里说坏话了。”

    “嗯。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这么听听。来,你再猜猜,我今天下午和他谈了些什么?”

    “肯定不是好话。他的脸都臭成这样了。”

    韩其宁也不卖关子,“我以百分之十的股份,让他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