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三回 大一统(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领头大汉这句话还没说完就闭嘴了,毕竟,他不是瞎子,整个大院里漫山遍野的都是人,而且,这些人明显不是他的人。免-费-首-发→【追】【书】【帮】

    随着领头大汉的闭嘴,整个大院里鸦雀无声,静的有些瘆人,气氛也极为诡异,所有人的都直直的盯着大汉那六七个人看,却没有一人出声,只是用手中的金属棒球棍跟砍刀之类的东西,时不时的敲击着地面,发出“当当”的响声。

    “你是韩兆的人?”过了许久,瘸子终于开口打破了这诡异的宁静。

    领头大汉已经吓得两条腿直打颤,看样子站都站不稳了,“是……是,您,您是?”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动了我儿子!”

    瘸子憨憨的一笑,在白叔和林天义的陪同下,缓步走向大汉,在他们的周围,那几百号人默不作声的跟在他们身后,那气势,堪比千军万马一般。

    眼瞅着这么一大片人如同海浪般的压向自己,领头大汉有些气喘,脸色瞬间变得极差,双腿一软,终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看样子都快哭了,声音颤抖道:“大……大哥,别,别这样,咱们有话好好说……”

    自己的老大都怂成这德行了,他的那几个跟班自然也不会硬撑着了,当下把手里的刀子全都丢在了地上,双手齐齐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根本不敢去看瘸子这边。

    站在领头大汉面前,瘸子也不跟他废话,自然的将手中的开山刀搭在了大汉的肩膀上,大汉打了个激灵,并没敢动弹。

    接着,瘸子那阴森冰冷的声音随之响起,“我不会跟你这种人浪费时间,马上给韩兆打电话,问问他在哪?”

    领头大汉哪敢说个不字?脑袋点的如同小鸡啄米,连忙摸出手机,慌乱之下按了几下,马上将手机贴在了耳边,“韩哥,你在哪?我……我把那几个小崽子抓住了!”

    “哦,泰山宾馆啊?好,我马上就到!”

    挂断了电话,大汉连忙抬起头,一脸可怜的望着瘸子道:“大哥,韩……韩兆在泰山宾馆……”

    “好”,瘸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却没有继续说什么。

    可能是担心自己的小命,大汉忍不住,哆哆嗦嗦地问了句,“那大哥,我……我现在能走了么?”

    “可以”,瘸子摸出一根大前门叼在嘴角,“我这就送你回家!”

    一时间没能明白瘸子的意思,领头大汉连连摆手,“不敢,不敢劳烦您,我自己回去就……”

    嗖!

    不等大汉把话说完,瘸子的手臂猛地用力,锋利的开山刀瞬间划破了大汉的脖子,大汉的眼睛瞪得老大,双手下意识的捂住了正在汩汩的往外泛着鲜血的脖子,身体一软,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将开山刀上的鲜血在大汉的尸体上蹭了蹭,瘸子朝着大汉冷笑着摇了摇头,“我的意思,是送你回老家!”

    至于剩下的那几个跟班,瘸子倒是没有难为他们,只是让林天义先把他们关起来,等除掉了韩兆,在把他们放了就是。

    在去往泰山宾馆的路上,我忍不住扭头望了望瘸子,“瘸子,你现在似乎还差我一个解释”。

    瘸子笑了笑,摸出一盒中华直接丢给了我,“你想问什么?”

    虽然好奇为什么有中华,瘸子却这么喜欢抽大前门,不过,现在不是问这种无聊问题的时候,我抽出一根中华,叼在嘴角,开口道:“你跟韩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白叔不是去外地了么?还有,林叔不是被韩兆逼的走投无路了么?他怎么会跟你在一起的?”

    种种谜团在我脑海中不停地闪烁着,现在终于有了机会,我一口气便把心中所有的疑惑全都说了出来。

    “呃,你小子的问题还真不少,我一个一个回答你!”

    瘸子想了想,这才开口道:“首先,我跟韩兆其实并没有什么事儿,只是一个月前,也就是我训练你的时候得到消息,说韩兆已经被新义合买通了,做了南寇的走狗”。

    “昌盛名义上的总部是在燕京,但其实所有人都知道,WQ才是昌盛真正的总部,不为其他,就因为我在这里,有这么一个定时炸弹埋在我身边,虽然我量他也翻不起多大的浪,但放任着他折腾,也挺麻烦的”。

    “所以,我跟龙王演了一出戏,表面上离开了WQ,实际上则是躲在暗处,等待韩兆露出狐狸尾巴!

    我眨了眨眼,不解道:“那你直接灭了他不就得了?”

    瘸子摇了摇头,继续道:“那样一来,根本就挖不到南寇这条线,就算韩兆死了,他们也会重新去找第二个走狗,如果不一口气把南寇的线人揪出来,那么,杀南寇多少个走狗都无济于事!”

    “原来是这样”,我嘟囔了一句,眼前突然一亮,“这么说的话,林叔的溃败都是装出来的了?”

    “你小子还挺聪明的”,瘸子笑了笑,说道:“不错,是我让林天义佯装败退的,为的,就是要看清南寇在WQ究竟藏了多少人,顺便还能把那些躲在暗中支持他们的人全都揪出来!”

    我点了点头,敢情从头到尾,我都是瘸子的棋子啊?如果瘸子不说,直到现在我都没有猜到瘸子的用意,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呢。

    想到这,一时间我有些憋屈,白了瘸子一眼,没好气道:“那前些日子我在八神被砍的事情,你也知道喽?”

    瘸子老实的点了点头,“知道啊,所以我才让林天义赶过去的,只是这小子动作有些慢了,差点把你给坑了!”

    “瘸子!”

    一听这话,我气的猛地一拍大腿,瞪着瘸子厉声道:“你老实说,你是不是之前知道李立统埋伏我的事情?”

    瘸子没有隐瞒我,老实的点了点头,“呃,的确知道!”

    “那你怎么不让人提前通知我?你知不知道,我的一个兄弟被打成了植物人!”

    瘸子犹豫了下,这才开口道:“可能代价的确有些大了,但我是想通过这件事让你们明白,江湖不是那么好混的,想出来混,就必须做好随时送命的准备,你们还都是孩子,江湖这条路,不适合你们,我只是想让你们看清江湖的险恶,至于你朋友出事,的确是我没算计到的!”

    我知道,瘸子说的这些,都是为了我好,其实先不说瘸子,相信所有的家长没人希望自己的孩子出来混社会,但一想到刚子,我就觉得心里边过意不去,毕竟,那次的确是因为我的失误而连累的他。

    见到我低头不语,瘸子拍了拍我的肩膀,“为了弥补我的过错,我已经帮你抓了你们的内鬼,算是补偿你们这些小兄弟了”。

    “你抓住内鬼了?他在哪?”

    “就在后边的车里”,瘸子朝着后边的车队努了努嘴,“是一个叫赵建东的娃娃!其实这事也怪你那兄弟嘴大,把事情透露给了赵建东,所以才让赵建东通知李立统,这也就是你朋友为什么会被打成重伤的原因,那个赵建东不可能让他保持清醒,否则,一切不就都玩完了?”

    说话间,车队已经开到了泰山宾馆,望着那几百号人从大卡车上跳下来,在白叔和林天义的带领下,气势汹汹的杀了进去。

    我摇了摇头,并没有跟进去,而是叫上了飞哥几个,把被丢在一辆轿车后备箱里的赵建东给拖了出来。

    见到我们,赵建东也知道自己彻底完了,倒也洒脱,“我早就猜到抓住我的是你的人了,田腾,我他妈不服,你知不知道,我没有输给你,只是输给了你爹,如果没有你爹,我有一百种办法玩死你!”

    咣当!

    赵建东的话音刚落,一把开山刀就丢在了我旁边,接着,瘸子那淡然的声音便传了过来,“跟这种内鬼没什么好啰嗦的,一刀宰了他!”

    “啥?”

    一听这话,赵建东慌了,脸色变得刷白,紧张道:“你……你们敢杀人?”

    “我来!”

    没等我开口,一旁的飞哥一把抄起了开山刀,左手搂住了赵建东的脖子,右手拎着刀猛地捅进了赵建东的肚子。

    “我蔡宗飞真是瞎了眼,竟然会把你个杂碎当成自家兄弟,这一刀,是我替刚子捅的,你他妈去死吧!”

    赵建东的眼睛瞪得老大,嘴巴微微张开,似乎想要说什么,不过,却只能发出“啊啊”的沙哑声。

    做掉了赵建东后,我们几个在门口等了一阵,便见到林天义提着韩兆和一个挨个胖子走了出来。

    将两人丢垃圾般的甩在地上,林天义拍了拍手,指着他俩道:“天龙哥,韩兆这杂种抓住了,这个南寇似乎不是什么大人物,充其量只是一个传话筒而已!”

    “这样啊”,瘸子点了点头,叹息道:“那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说完,瘸子没再说话,直接窜进了车厢里,我也跟了上去,也是到了以后,我才听说韩兆和那个胖子全被林天义给挖坑活埋了。

    至于学校的事情,还有一件事让我是始料不及的:陈旭竟然是陈龙的儿子,而陈龙便是瘸子选出来,接替韩兆的一方大哥。

    这样一来,陈旭自然也不会跟我去挣什么顶点了,主动来找我,要求加入TPD。

    林朝阳却没想让我这么痛快踏上顶点,最后真拉着我单挑了一次。

    在被我打的皮青脸肿以后,这家伙总算服了,同意加入TPD。

    我也随之成为了职教有史以来,第一个踏上顶点的人:什么叫王道?老子的话就是王道!什么叫规矩?老子的话就是规矩!你命由我不由天,灭你只在弹指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