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二章 心潮已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楚知道,虽说她与秦飞楼认识的时间短,但面前的这个男人绝非叶杨、叶翔之辈可以比。首发www.zhuishubang.com

    他看似冷漠,实则并非真正的心狠之人,不然也不会多次在往生林中相救与她。眼下既然知道叶家人的计谋,他自然更不会置身事外。

    但,这次的这场危机丝毫不亚于在往生林中的危险,叶家的诛魔大阵可是从圣灵族流传出来的秘术,多年来连往生林里的怪物都逃不出诛魔阵,何况是他们这些肉眼凡胎的凡人?

    叶楚在几经思考后,说出了自己的决定:“殿下心怀大义,是晋城百姓之福;但这件事始终都是因我而起,我会想办法将这件事平息,绝对不会牵累无辜之人。殿下身份尊贵,不该有此冒险的想法。”

    秦飞楼听出叶楚言辞中的拒绝,眼尾一扫,淡淡的看向她:“你这是不愿意要我与你同去叶家?”

    叶楚道:“如今的叶家,几乎人人恨不能置我于死地,尤其是叶杨那老匹夫,更是毒恨我已久;而我与叶家也有不共戴天之仇,说到底这都是我跟叶家的仇恨,殿下本就是外人,不该受此牵连。”

    “原来,在你的心里,我到现在的身份还只是个不相干的外人啊……”

    叶楚忙抬起头看向秦飞楼,着急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秦飞楼目光炯炯的看着她,不知为何,虽说秦飞楼眼下的表情一直都没变,可是叶楚却感觉到他好像在生气,“你放心,我知道你神通广大,所以早就有自知之明,绝对不会拖了你的后腿,更不会阻止你报仇。我去叶家,全部都是因为晋城的百姓,我是真耀国的皇子,我有责任保护我朝子民。”

    叶楚真觉得秦飞楼在生气,而且,对她好像还有点怨气。

    但,她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其实她阻止他,也是为了他的生命安全着想不是吗?他身份尊贵,而且这件事的确是不关他的事,她不希望他因为这件事而受到伤害,更不愿意看见他也置身在危险之中。

    但眼下,恐怕她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了,既然如此,也只能顺着他的意思了。

    叶楚打量着秦飞楼略显僵硬冰冷的脸色,看着他依然抱着麒麟宝宝,就想要主动找个话题,赶紧化开此刻空气中氛围的凝重。

    “小家伙吃饱了就爱睡,抱着它怪沉的,要不还是让我来抱吧。”

    秦飞楼淡淡的瞥了眼叶楚,像是根本就不接她这个茬,“不必,它现在还小,这点份量我还是能抱动的。”

    说完,秦飞楼就抱着麒麟宝宝背过身去,摆明就是不想看见叶楚。

    得!是真的生气了!

    叶楚实在是没哄男人的经验,只是看着秦飞楼闷闷不乐的背影,自己的心情也跟着闷闷的,就像是被人从头顶上罩了一个大笼屉,让她好不是滋味。

    叶楚对着秦飞楼的背影轻轻地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然后在看见桌子上的茶盏时,就忙为他倒了杯温水,推到他面前:“你说了这么久的话应该也渴了,喝口水吧。”

    秦飞楼依旧抱着麒麟宝宝不动,这次连搭话都不搭了。

    面对着这样的秦飞楼,叶楚是真的没了办法,只能双眸直勾勾的看着他的背影静静的看,任由时间一点点的在夜色中划过。

    最后,也不知过了有多久,在她看见秦飞楼微微晃动了一下身子后,这才又鼓起了勇气说了句:“好么,既然你想跟着我一起去叶家,那我也不阻拦你;只是,你有什么计划吗?”

    终于,背对着她的秦飞楼有了动静。

    虽然他的声音依旧有些气闷,但好在他不再不搭理她了,“想要护住晋城,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叶家还未发动诛魔阵之前就阻止他们的行为,这才是万无一失的法子。”

    叶楚接过他的话,道:“想要提前阻止,就需要提前去找他们;其实,我一直觉得有一处有些奇怪,叶杨恨不能立刻就将我剥皮抽筋,可为什么他却对外声称,三日之后在叶家静候我,为什么要等三日?是不是有什么情况让他不得不花费三天的时间去准备应付?”

    叶楚的这番话倒是给了秦飞楼一处灵感。

    “你说过,叶家的诛魔大阵需要极其强大的灵力才能操控,凭现在叶家的实力,一个人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这样强大的大阵,还记得我们闯往生林的时候,是由数名叶家长老合力才打开了结界。这是不是说明,三天时间是叶杨留给自己的时间,他需要几位长老聚集灵力,从而才能将往生林上空的诛魔阵撤回来。”

    叶楚眼睛一亮,苟同着秦飞楼的说法:“不错,我父亲在世时对我讲过,叶家只有少数的几位长老能够在合力的情况下控制诛魔大阵,他们也算是往生林最直接的守护者。叶杨虽然是一族之长,但他灵力浅薄,根本没有办法一个人做到将诛魔阵撤回来;所以,他只能联合几位长老一起来达成。而我们,想要阻止这场灾难,其实不必完全跟叶杨硬碰硬,只要能阻止几位长老,我们的目的也算是达成了。”

    秦飞楼露出一丝喜色,道:“那你可知道,叶家有哪几位长老会这操控之术吗?”

    叶楚忽然想到了一个人,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大。

    “我记得当日我在叶家祠堂大闹的时候,大长老曾站出来为我说过好话,而且多年来大长老在族中的声誉极高,是叶家难得的刚正不阿之人。其实,我们不用费尽心思的去将全部的长老找到,我们只要说动大长老,别让他与叶杨沆瀣一气,离开大长老的灵力支持,这诛魔大阵依旧发动不成功。”

    “不错,那我们就将大长老作为突破口,如果此人正如你说的那般性情高洁,只要将叶杨的图谋告诉他,他一定不会跟小人狼狈为奸。”

    就这样,二人一唱一和,一时间,叶楚与秦飞楼之间的关系再次恢复融洽,在秦飞楼看向兴致盎然的叶楚时,不自觉面部的表情都柔和下来,一双眼睛里,也悄悄地浮现出暖暖的笑痕。

    注意到秦飞楼的心情变好了些,叶楚才主动开口向他解释着:“殿下,其实我刚才阻止你前去叶家,不是真的将你当成外人,而是对我来说,你是十分难得且值得珍惜的好友,我明知道叶家将要对我设计一出刀山火海,我怎么能让你跟着我一起去犯险?自父亲离世之后,这些年来我体会过无数的凉薄,其实在我的心里,早就对这个世道灰心至极。是你的出现让我看到了另一道不一样的风景,这抹风景太美、太温暖了,我舍不得就这样让这抹风景消散,所以才出口阻拦。”

    “母亲以前对我说过,有的时候,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知道面前有危险,宁可自己孤独的、害怕的上路,也不愿意让亲近的人陪着自己一起去冒险。这么做并非是将那个人排除在外,而是,我愿意将所有的苦一个人吃了,只愿成全你的平安喜乐。”

    “殿下,你是我这些年来相交的第一个好友,对你我只有珍之重之,绝无轻慢之意。”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秦飞楼听到了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声,到最后,如果不是用手用力的压着心口,恐怕这忽然不受控制的家伙真的会从他的口中跳出来。

    看着叶楚望向自己的眼神,秦飞楼觉得她的眼神烫人的厉害,在她的目光下,他觉得被自己快要被她点燃了,整个人都开始不对劲;而这种不对劲,在这段时间一直困扰着他,而今晚,却是格外的强烈。

    这瘦弱的小丫头,没事忽然对他说这些话做什么?将他折腾的怪怪的,他都快要在她面前坐立难安了。

    叶楚注意到秦飞楼的不对劲,赶紧凑近了些,张望着去看他发红的脸颊:“殿下你怎么了?看你的脸色不太对劲,是哪里不舒服吗?”

    说着,叶楚去要去扶秦飞楼,可还不待她触碰到他,就看见秦飞楼一下从凳子上跳开,宛若在躲避什么洪水猛兽,冲着叶楚大喊:“你站在哪里别动,别靠近我。”

    叶楚无辜的看着他,“可是,……你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是不是真的身体不适?我这里有药,需要吃一颗吗?”

    “不需要,你离我远一点我就好了。”

    秦飞楼吞咽着口水,觉得嗓子眼都快要着火了,看着叶楚先才为他倒的水,拿起就一饮而尽,这才觉得好受一些。

    而望见这一幕的叶楚则是依旧有些担心,因为此刻她面前的秦飞楼真的跟往日有些不太一样;像是带着点慌张,又似乎透着些许无措,丝毫不见往日的沉稳,倒像是个呆头呆脑的愣小子。

    就在叶楚盯着秦飞楼上下打量的时候,秦飞楼怀中的麒麟宝宝同样眨着好奇的眼睛盯着他看。

    麒麟宝宝就靠在秦飞楼的心口位置,所以将他忽然剧烈的心跳听的格外清楚。

    小家伙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一双干净透彻的眼睛忽然带了丝狡黠,不断地在叶楚和秦飞楼的之间来回徘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