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二十九章 信仰崩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着耳熟的台词,项宁轩不由掏了掏耳朵。

    现在双方已经撕破脸,河神既然现身了,那就直接开打呗!也让那帮傻逼信徒看看,所谓的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根据第六感的感应,河神的能量等级只比与水魔兽合体后的拜月教主稍强。项宁轩单挑打不赢,但现在精英团三百多人都在,一群人围殴一个有什么好怕的?

    唯一麻烦的就是这边的数万信徒可以给他提供信仰之力。当然,通过前面一番操作,大部分人的信仰已经动摇了。现在还差最后两把火。

    “神灵又如何?你有女娲强吗?有佛祖强吗?连女娲、佛祖都要与共和国合作,你算个什么东西?女娲传人、少林武僧,出战!”

    项宁轩这话其实是说给在场河神信徒听的。你们看,女娲、佛祖都给我面子,你一个不入流的河神算什么?

    风清如和少林武僧早有准备,各自幻化出女娲和佛祖的形象,声势挺浩大的,却并没有什么实质的攻击力。按照战前安排,他们就是负责装逼唬人的。

    最后一把火就是当着河神信徒的面把他干趴下!彻底粉碎其神灵形象。

    两颗重型燃烧弹拉开了攻击的序幕,剧烈的爆炸中,冲天的烈焰将河神完全吞没。精英团的远程火力也陡然爆发,发动了火力覆盖。

    烈焰之中响起愤怒的咆哮声,显然这样的攻击火力还要不了河神的命,但却能打痛他。

    陷仙剑清鸣一声,金色光华中带起两道符文锁链缠向河神身下的滔滔河水。项宁轩清楚地感知到,浮现在河面上的只是一个躯体,河神的神力大部分依旧在水中。这才是河神的根本。

    符文锁链入水的同时,项宁轩与河神的灵魂也被锚定。双方的灵魂可以直接对话。

    “这是什么?你一个凡人,为何能进入神的领域?”河神惊愕地问道。

    他敢现身的原因是笃定项宁轩杀不了他。收到了数十万信徒的信仰之力,河神已摆脱肉体凡胎,只要神力不灭,躯体被摧毁也能复活。

    项宁轩逼迫河神信徒退教改信,是要彻底斩断河神的信仰之力来源。他又不是女娲那样的天生神灵,失去信仰之力,他的神力就如无源之水,很快就会枯竭。

    河神原本的打算是出来摆个pose,坚定忠实信徒的信心,然后再大度地表示不跟凡人一般见识,别来黄河里烦他就行。实在想在黄河中行船也没关系,咱私底下谈,交一笔保护费咱就提供护航服务。

    哪知项宁轩一言不合就往死里打,还派出那么多人围攻,完全不讲江湖规矩。

    而那柄剑也让河神心头狂跳,居然可以困住他的神力!一不留神就会让他神魂俱灭。

    不拼命真的会死!有了这样的觉悟,河神再不留力,所有神力集中起来,化作滚滚波涛,一部分汇入躯体抵挡攻击,另一部分化作灵魂洪流,冲击项宁轩。只要摆脱陷仙剑的束缚,他就能进退自如。

    少林武僧已经停止摆pose,各显神通杀向河神。

    风清如则化为人首蛇身的模样,接过麦克风道:“我乃女娲嫡系传人,水神共工撞倒不周山,引发天地大劫,残害无数生灵,已被剥夺神格。这水妖乃共工传人,蛊惑人心,僭称河神,实为河妖。

    “今日我得女娲娘娘谕令,诛杀此妖,你们要给他陪葬吗?”

    风清如蛇尾盘卷,发丝无风自动,高举天蛇杖,胸口圣灵珠的散发出五色光芒,身体渐渐悬浮起来。她双目漠然扫过,宛如俯视众生的神灵。

    这可不是风清如假借女娲之名行事,而确实是女娲的意志。女娲也有自己的脾气。当初共工撞倒不周山,女娲为炼石补天,几乎耗尽神力,这会儿见到与共工有关系的河神,自然要顺手杀掉。

    女娲补天的故事大家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刚才项宁轩已经告诉大家,信河神的就是邪教徒,要判刑的。现在风清如又告诉大家,不但要判刑,还会得罪女娲。你们看着办吧!

    哦,也许还会得罪佛祖。

    跟女娲、佛祖比起来,河神确实算不上什么。而且,看看河面战场,河神似乎被按在地上摩擦得很惨。数万河神信徒的信仰正在飞速崩塌。

    “各位,快看看你们身边还有没有河神的死忠分子,抓起来将功赎罪啊!”戴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狠狠地补了一刀。

    果然,茫然不知所措的河神信徒们,现在应该称之为原信徒们,立刻找到了目标,逮着身边比较虔诚的信徒嚷嚷着要检举揭发。

    几乎所有躲藏在人群中默默为河神祈祷的人都被抓了起来。不少人还为了抢人打了起来。场面一时大乱,彻底断绝了河神的信仰之力来源。

    河神的躯体也顶不住精英团的狂轰乱炸,神力护盾破碎,无数攻击落到身上,血量狂掉。但他依然在灵魂位面猛攻项宁轩,希望能冲破陷仙剑的束缚。

    项宁轩的灵魂防御可是能挡住天魔王冲击的,河神这种小毛神根本没办法轻易突破。小宇宙也帮了大忙,里面上千随从所化的星辰单个实力很弱,但集合起来也是一股庞大的助力。

    当然,更重要的是身边有无数队友帮忙,他只要安心守住不让河神脱身,自己的队友就能把河神拆成碎片。

    陷仙剑很难困住巨型水妖这样的物理猛兽,但对脱实向虚的河神却有奇效。

    眼见脱身无望,河神不由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下死手?”

    “当然是因为女娲想要你的命啊!”项宁轩说了一个看上去合理的解释,其实他是想用河神的首级立威。

    相柳的死使人类获得了黄河渡口的控制权,但这还不够。相柳死后,黄河各段分别由不同的水妖控制,只能纵向渡河,不能横向运输。

    随着龙骧军主力西进,后勤补给问题必须跟上,而黄河水运则是后勤补给线的重要组成部分。

    要让黄河水妖接受人类运输船从他们头顶经过,总得先杀鸡儆猴。神都河神自己撞上来,就别怪他不客气。

    不过河神不知道啊!他听信项宁轩的话,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连忙求饶道:“不是,我跟共工其实没什么关系,只是打着他的旗号唬人。你跟女娲美言几句,放我一条生路,我保你们在黄河水路畅通无阻。”

    “这样啊!”项宁轩假意思考了一下道,“不过,你还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别说一个,十个都可以。”河神是真的急了。现实世界里,他的躯体已经顶不住了,而广大信徒看到他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信仰更是动摇崩塌得厉害。若不是他在神都之外还有些信徒,这下就直接崩溃了。

    “一个条件就够了。”项宁轩冷笑道,“借你的脑袋一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