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0章 摊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成了,干杯。”王旭举起饭堂免费供应的紫菜蛋汤以示庆贺。

    陈博说起新奇见闻:“你是不知道,今天有个推销冲浪板键盘的工作人员,因为不熟悉操作步骤,找不到刹车键在哪,差点开出大学城。”

    王旭评价道:“功课做得不到位,搞出洋相,还是不够重视啊,一般这种场合,起码得产品经理带队吧,派几个不懂业务的很难有效果。”

    陈博点点头,假装自己听懂了。

    王旭把麻婆豆腐匀在白米饭里,“今天那个水晶球占卜帮了我很大忙,如果许悠悠心急的话,预计今晚便会有行动。”

    “那占卜的原理是什么?”

    “明面上是随机的,单纯图个好玩,但其实呢它会根据你近期的所作所为预测你后几天的运势。”

    “这么先进?”陈博不信这一套玄学。

    “枫巢提供数据算法支持,一切皆有可能,占卜前需要把手摁在水晶球上面,这样系统就能匹配到对应人物,剩下的你都懂。”

    “干嘛不直接说是人工智能算命,非得绕多一大圈。”陈博理清楚关系,流露出略带不屑的神情。

    “加点名头才好糊弄人,什么东西都需要包装美化,那个卖水果的老师不是说过,凤梨和菠萝本质上没有区别。”

    “人家是高级键盘侠,才不是卖水果的。”陈博纠正道。

    “他家开了个水果摊啊,就在学校外边,凭学生证购买88折呢。”

    “爱好广泛副业多。”陈博耸耸肩,继续刚才的话题,“占卜是怎么说的。”

    “占卜预测说最近会走桃花运,但运势衰微,要把握住机会,否则稍纵即逝。”王旭记不太清,说了个大概。

    “枫巢收了你多少好处?”陈博仔细一想,这也太特么配合了吧,跟剧本一样。

    王旭笑了笑说:“枫巢不喜欢这种世俗的东西,人家每天处理的订单金额数以百万亿计,惦记我的小钱钱?想太多了吧。”

    陈博颔首道:“也对,只能说是巧合吧,毕竟许悠悠天生丽质,有追求者再正常不过。”

    “她这种人心术不正,总想依靠男人,忽视自身努力,现在是花瓶,过多十年二十年,就该摆在旧货摊打折出售了。”王旭觉得口干,舀了勺汤。

    “兴许能被富家子弟相中,成为收藏传家的古董捏。”陈博对此有不同的意见。

    王旭将其一分为二看待:“小康中产问题倒不大,但她见多了世间繁华,未必肯放低身段,徒有美貌的小女生即是如此,分不清客观与实际,高不成低不就的,总渴望一步登天。”

    陈博友情建议道:“你以后开个心灵鸡汤班吧,我去当你的第一批学员。”

    “大道理谁都会讲,网上媒体都讲烂了,但真正听进去并且付诸实践的又有多少呢?我看呐,一是缺乏独立思考意识,人云亦云;二来就是不愿接受现实,刻意麻痹自己。”

    “那你可以教别人怎么煲鸡汤嘛。”陈博在欢声笑语中偷了王旭一块蒜蓉排骨。

    王旭抬起头,鄙夷地摆了摆手:“别了别了,教不会的,我的方法论不适用于绝大部分人。”

    “接下来该做什么?”意犹未尽的陈博蠢蠢欲动。

    “静候佳音。”王旭及时护住了荤菜,没让陈博得手。

    学生会的办公室,韩仲达像往常一样处理大小事务,这届十周年庆品牌节大获成功,他正在联络校新闻团的负责人,命他们连夜赶几篇成果汇报推文。

    “你们挑几张有代表性的照片,突出重点,特效炫酷点,要给人眼前一亮的冲击。”

    “主要赞助商的名单,我已经发过去了,着墨的主要对象,想必你们比我更懂,尽量把产品介绍带上,字体加粗加黑,但篇幅不宜过多。”

    “字数控制在1000字以内,多了影响浏览效果。”

    “收到,会长。”

    得到了对方的肯定答复,韩仲达放松的仰靠在椅背上,头顶的白炽灯似乎比先前更亮了,自己的前程大概亦是如此。

    他已经开始合计起升学后的事,结识个达官贵人家的女儿,两人喜结连理,在丈人的支持下慢慢混到行长,实现阶级跨越。

    “咚咚~”

    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姚泽一般知会声直接进来,然而敲门声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

    “是我,仲达你在里边吗?”

    “门没锁,你进来吧。”韩仲达提高警惕,两手平放在桌面。

    “嘿嘿,忘了这门是推的,我刚刚一直在拉。”许悠悠挤眉弄眼的走到韩仲达跟前。

    “你放心,不用你提醒,我答应过的事,一定会做到。”

    韩仲达能想到的只有这茬,为了确保升学过程不出意外,一时的忍辱负重算不了什么,即使她许悠悠当着自己的面批发绿帽,韩仲达也会一笑置之。

    “这我当然放心,咱俩谁跟谁,一张床上躺过。”别看许悠悠人前柔弱,讲起荤话来十足的老司机,身经百战不是白挨的。

    “那你找我来是想干嘛?”韩仲达不解其意。

    许悠悠把白皙修长大腿盘在桌面,谄媚道:“人家想你了,想找你叙叙旧。”

    韩仲达看穿了对方的心思,他不想在同一个地方栽两回,于是挑明道:“我还不了解你,直说吧,不喜欢拐弯抹角那一套。”

    “既然这样,那我直白点。”许悠悠收回美腿,抖了抖白丝上附着的灰尘。

    “我要全社团的人知道,你被我甩了。”

    “搞清楚主宾关系,是谁偷腥在前。”韩仲达平静的质问道。

    许悠悠双手报叉,衬出那对傲人的尤物:“这我不管,谁让你不理我,还说什么爱跟谁跟谁,我偏偏跟给你看。”

    “行吧,你想怎么个知道法?”韩仲达懒得和她争辩,这疯女人没讲过道理。

    “你去投稿感情树洞,不许用匿名。”

    “你…”

    韩仲达知道自己若是答应,把丑事捅到号称十亿舔狗与失恋者聚集地的感情树洞,别说是全校师生,全地球人都知道有个牧马人叫韩仲达。

    “我需要文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