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四四一章 山路难 难于上青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藤原浩一是一个老兵,或者说是从普通士官一步步踏上了升迁的道路,由于身先士卒,勇于拼命,一路倒是平步青云,只是这种无往不利的指挥方式到了今年却开始不吃香了。

    春荒时,各个部队缺粮,别的部队有人偷偷用枪支弹药换粮,有人放下面子给维持会长家当长工,倒也能混个肚圆,偏偏藤原不吃这一套,在他看来,自己是战胜者,被奴役者就要有被奴役的自觉性,于是他不顾部下苦劝,带兵杀了那个脑满肠肥的会长一家,手下更是好好疯狂了一把,并把会长的七姨太送给自己好好享受了一番!

    按说日军平时和维持会穿一条裤子,偶尔翻脸也不会有人管,但坏就坏在这个七姨太身上,原本她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老早就被抓了壮丁,于是,七姨太家人在会长的威逼利诱之下,就把七姨太嫁了出去。

    青年壮丁心有所属,在战场上就不停动起脑筋,加上对钱财不太看中,很快入落上司法眼,再加上阴差阳错立了两个功,不久就升到连长、营长,最后竟然在重庆军中当上了团长!

    冀鲁豫军区经过艰苦发展,终于快连成一片,这在光头眼中是绝不允许发生的现象,于是命令顶蚊派兵摘桃,这下正合这位胡团长之意,用他的话说:富贵就要衣锦还乡,俺胡大三要回去!

    可惜刚到家门口,就被两个晴天霹雳震得耳鸣:一是新娘出嫁了,新郎不是我,这没关系,咱可以抢过来。

    但第二个消息却让他差点吐血三升:新娘被鬼子抢去了,足足三天才被抬出!

    士兵可忍,将军不可忍,以往的一切努力都成了泡影,自己就是升到师长又有何用?国仇家恨聚到一起,全都转化为冲天怒火,什么和日军保持距离,什么遏制八路的发展,全特么屁话,老子现在就要报仇!

    带着清一色的美式装备,加上好几门大炮,青年军官胡大山在兰陵以东和鬼子杀了个天昏地暗、血流成河!

    胜了,是惨不忍睹的胜,光头不得不给这位抗日英雄授予了奖章,然后毫不犹豫的明升暗降,夺去兵权,在他眼里,哪怕你再能打,但不听话就不能重用!

    日军方面,由于胡大三横插一脚,使得原本的三面包围成为笑话,几路日军在大山里转了一圈,却没有发现八路主力,这一碰到海陵城变,正好全军压上!

    当然,作为始作俑者,藤原自然被各方冷箭给包围,原本你好我好大家好,你这家伙发啥疯,害得大家的饭碗都给砸碎了,不找你找谁?于是,一个军纪不严,胡乱烧杀抢掠的帽子盖上,立马从联队长降为大队长,气得藤原都想笑,特么的这么多年,哪个脚上不沾屎,竟然拿这个说事?

    好在他还算聪明,没有喊出来,否则连大队长都没得做!

    一口气窝在心里发不出,令藤原憋屈万分,这时命令也到了,让他的大队走西路作为牵制,当然如果有所突破,还是有机会得到嘉奖的!

    “嘉奖nmlg!”

    这是藤原爆出的第一句粗口,用屁股想都知道,两翼汽车战马齐出,等自己跑完几十里山路,人家都在打扫战场了!

    不过接下来的战局又给了他希望,首先南路治安军起义,把船都带走了,他们看着光光的河滩只能向上求援。

    北路主力也不顺,第一天就被打了个下马威,两个中队只剩五六十,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听说三浦准备血耻,就不知结果怎么样了。

    上级的电报一个接一个,可路上不时遇到小牌牌,都写着小心地雷,气得藤原就想大骂:“八嘎你个压路,埋地雷都是越隐蔽越好,有你八路这么大张旗鼓的吗?”

    大队带了两门大队炮,也就是九二步,现在由于兵员不足,许多师团都是三联队制,也就是一个师团九个大队的样子,而且重火器严重不足,有时一个中队只配备了六挺轻机,所以藤原大队有两门九二炮已经对得起他了。

    人员也远不是开战初期那般兵强马壮,许多中队甚至不足百人,现在藤原手下就是如此,一千二三的兵力已经压缩到九百出头,还是把轻重兵都算上的。

    所谓轻重兵,并不是装备轻重机枪,而是辎重兵的统称,其中就包含了汽车队、大车队、驮马队、病马厂等人员,而且工兵部队由于不成建制,也都划归轻重队管辖。

    比如大队里的一个工兵中队,此时就成了开路先锋,他们有着良好的职业精神,凡是看到不顺眼的都要上前照一照,用啥照?当然是前面带个圈子的探雷器,没错,就是地雷战里的那种,就跟电鱼的网兜差不多模样!

    藤原刚开始还能忍,可看到他们连探了三个空的,就把工兵队长麻山叫到跟前狠批了一通:“照、照,照啥照,按你这速度,等到了前线,黄瓜菜都凉凉了,我早就说过,土八路都是用的拉火管,这路边连个人毛都没有,哪来那么多地雷?再说有蠢货会把有地雷写在明处吗?”

    “可之前就有别的部队吃过这亏的,所以还是小心为妙?”

    “好,你妙,你为妙,我告诉你,要是没探到雷又耽误了行程,看我不打洗你!”

    麻山没管这些,仍带着手下一路探去,只是对方实在是太可恶了,刚开始还是几十米一块牌子,到后来就变成了二十米人、十六米十米等等,累得大家直吐舌头!

    山路难行,又没有足够的水源,大热天的汗水盈盈,没多久驮马的饮水就慢慢见底,该死的畜生,喝起水来跟牛似的,而且还背不了多少东西,上个陡坡更是不堪,气得藤原索性让几个轻重兵带马返回,这样一来,水倒是够用,但士兵的负重却增加了许多。

    麻山队一路探下去,空的,还是空的,终于听到响声,是个实的,但等刨出来时,地雷下半部突然掉落,而后钻出十几条地皮蛇,其中一条竟顺着工兵的袖子钻了进去,在他腋窝处亲了一口就逃之夭夭!

    那可是腋窝啊,绑又不能绑,破口也没用,因为这家伙有狐臭,谁也无法吸毒血,真不知那条蛇怎么下得去嘴的。

    地皮蛇长得跟地面土色一样,不休息就会躲开,可它的毒性却不弱,眼看着这个倒霉蛋半边身子发青,很快陷入昏迷,最后担架队只好先往路边一倒,等有空回头再收拾。

    前面的麻山也着了急,这标识牌也太多了,密密麻麻排了好几个小山头,正好这几个小山头又是必经之路,气得他大声命令工兵只插小旗不用理,使得队伍的行进速度大为加快!

    听到远处一阵接一阵的炮声,藤原急得不行,麻山只好尊从命令,让工兵一掠而过!

    前面就是进山路了,树木也郁郁葱葱,藤原命令部队的速度再加快点时,突然听到远处传来好几声炮响,而后,地面也随之震动,莫不是地震了?

    答案很快揭晓,几个沉闷的爆炸把各人都震得跳了起来,这不是帝国武器,绝对不是,听声音好像是重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