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104章 建宁盛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胖子觉得,这样刚正不阿的士子,自己应该要用,可是不能用太多,他不想每日一上朝就是各种被骂,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有心要问问田丰自己胖不胖,可是为了不损天子威仪,他还是没有再问,之后,他便是开始任命各地官吏,此些学子,要从最低级的屯农司马做起。免-费-首-发→【追】【书】【帮】

    当然,学业优秀,得到蔡邕等人举荐的,可以直接拜为典农都尉。

    至于千石和两千石的典农校尉,典农中郎将,尚且还不能交到此些年轻人手中,小胖子特意从百官之中选出一些能臣来,担任官职,如闻人袭,陈耽,冯石,许训,来艳,张温,杨乔等被小胖子拜为了各州之典农中郎将,而如何颙,王允,皇甫嵩,崔烈,彭伯,郑泰等年轻党人,被小胖子拜为典农校尉。

    于是,一日之内,各自复职,各地民屯之事,再也不是混乱无章,种种弊端,也被这些从上到下,精英组成的官吏集团所消灭,尤其是那些年轻士子,在科功制的激励下,日夜都是与屯民同吃住,甚至亲自下地耕作,使得各地民屯之事大振!

    小胖子更是笑的合不拢嘴。

    不出三月,各地上奏表功。

    关中地区,民屯最是成功,共得耕地三百二十万顷,这数字让小胖子也是目瞪口呆,其余各州,虽然没有这么夸张,却也是成倍增加,全国六千二百多万的耕地,再一次暴增到了七千一百万两千零五十三顷,这耕地已经完全超越了以往,前无古人!

    在庙堂之内,小胖子与群臣得知此消息,众人皆大笑,小胖子更是跳了起来,急忙令乐府令前来,奏歌奏乐,小胖子亲自下场,翩翩起舞,群臣也是极为开心,有些人甚至留下泪来,光借着此事,他们足以留名青史,被后人所陈赞,他们也纷纷下了场,与天子共舞!

    就连年过花甲的老太尉,也是极为开心的站起来,加入人群起舞,使得天子大笑,只有何休,坐在位上,没有动弹,大家也都知道是为了甚么,小胖子也没有开口,大家正跳着,老太尉开开心心的跳到了何休面前,挤眉弄眼的说道“老匹夫,可还记得赌约?”

    何休面色铁青,缓缓起身,咬着牙,朝着老太尉一拜,说道“我错矣!”,说完,他又立刻起身,不屑的说道“并非是输与你,只是未曾想到,天子竟然会使士子治农!”,言语之中,都是在说这乃是天子的功劳,而天子是他教导出来的,自然也就是他的功劳,完全不承认老太尉之功劳。

    老太尉呵呵一笑,也不理会,瞥了他一眼,有些不悦的说道“自幼到老,你可曾赢过我一回?”

    何休并不搭理。

    “众人皆舞,你怎麽独坐?”老太尉有些不屑的说道“莫不是已经年老到起不了身?那不如早早向陛下请辞!”,何休哪里受到了激,起身便与老太尉斗起舞来!

    “老贼!我还要与你赌!”

    “哈哈哈,好,你还要赌什么?”

    “就赌今年入冬,因你无德,必有雪灾,百姓涂炭!”

    何休冷冷的说道“若我是你,便为天下计,早早辞官走人!”

    老太尉抿着嘴,说道“好,老夫大振屯田,十年之内,再不会有百姓因灾而受难,我便与你赌了!如是今年有一百姓受灾,我便辞官走人!你呢?”

    “呵,若是天不降灾与你,我便亲自为你击鼓鸣奏!”

    在欣喜的同时,小胖子也没有忘记正事,他重重的赏赐了各地民屯之官吏,尤其是关西之地,自上而下,无不受到天子重赏,而蔡邕等人直接被小胖子加爵为亭侯,以表示对士子的看重,又令蔡邕再招士子入学,蔡邕等人有些迟疑,小胖子的态度却是十分坚决。

    小胖子心里有自己的打算,大规模招收士子,再与各地设置官学,此些士子,可都是最好的人师!

    建宁三年,在一片欣喜之中度过。

    寒冬,各地爆发雪灾,百姓受害。

    还好各地民屯聚有满仓食粮,官吏又因科功之事,而不敢有半点懈怠,因而,各地与降雪之日起,便开始了赈灾,又是发粮,又是修建房屋,这一场重大的雪灾,竟被轻易度过,而那些民屯官吏,无疑是在这期间再立新功,各地百姓虽受灾害,却无有冻死饿死者!

    这乃大汉四百载以来,自孝文皇帝之后再无的奇景!

    百姓未有冻死饿死,小胖子也是连夜前往祭坛,祭拜天地,为民求安,雪灾很快便结束了,民屯之事也被毁坏了不少,可是在建宁四年里,他们又火速的投入到了民屯之中,小胖子心里有些遗憾,他知道,像先前那般,耕地暴增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少。

    毕竟疆土有限,除非小胖子抬头,遥遥望向远处。

    而令朝中群臣津津乐道的,却不是这次雪灾,而是在雪灾之后,司徒何休,竟与太尉刘矩府前击鼓为乐,据说,何休的音乐造诣很不错,有可闻之处,只是没有人敢上前评价,当然,老太尉便敢,当日,他笑呵呵的走了出来,在门口听了半天,当何休怒气冲冲的扔下鼓槌的时候。

    老太尉竟然拍手叫好,与何休面前扔下了几百钱,飘然离去。

    看到这样的举动,何休便直接冲进老太尉府中,与老太尉一阵厮打,却是两败俱伤,随后又各自离去。

    天子得知此事,勃然大怒,罚二人三月俸禄,并且下诏,令他们不许再设赌约,尤其是何休,尤其被天子斥责,天灾之事,乃伤民之害,怎么可作为赌约搏戏?在责罚了两人之后,小胖子也就没有再理会,而二人也是从此居家不出,再也没有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建宁四年,时下称为大治之世,因粮食充足,耕地广阔,无论百姓党人,都沉浸在盛世的欢悦之中,而小胖子的威望,更是大振,庙堂之中,已经没有甚么人刚把他作为十五岁的稚子来看待,至于民间,他的贤名更是追过数位天子,直逼孝文皇帝!

    各地都有百姓为小胖子立祀大拜,虽有官吏禁止严查,却也未能完全消除。

    宋氏最能感受到天子的喜悦,因为他做梦,都会笑着喊“七千一百万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