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126章 攻伐新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段颎又对于扬州各地郡县下令,要求会稽,丹阳,九江等郡县士卒,全力赶往豫章,务必要围住整个豫章郡的北侧,西侧,又令他们多打旗帜,多击鼓,以马尾挂枝条,做出人势众多的假象,又命荆州郡县士卒,从东方出兵,由江夏,长沙出兵,围住豫章郡县东侧,要求却是不同,段颎要他们隐藏自己,不要过于声张。免-费-首-发→【追】【书】【帮】

    至于交州,也是受到了命令,要求集结重兵与南海,苍梧,从南方围住豫章。

    就这样,段颎在无形之中,编织了一张巨大的网,甚至是将整个豫章都渐渐围绕住,他根本没有理会各地郡县里的那些山民,只要消灭了这些精壮,那些老弱,便是派出些郡县士卒,都能轻松的消灭,不足为惧,而他自己却是带着主力大军,安静的躲藏在新淦县。

    而在另一边,宜春县,南昌县,建成县等重要县城,也相继遭受到了袭击,他们急忙朝着扬州刺史求助,而扬州刺史更是勃然大怒,因为他自己知道,大军便驻扎在离这些县城并不遥远的新淦县,段颎这厮,为何要坐视周围几大县城攻伐而不相助?

    他正要发文质问,便有一人赶来,并且带来段颎之口谕,不许发文质问,若是坏了大事,便会害了整个扬州,这个时候,扬州刺史怎么不明白,段颎这是要牺牲豫章郡诸多县城,来获取一场大胜,他愤怒的颤抖起来,说道“安能害民而取胜耶?段纪明名为安国保民之将,实为杀人取耳之屠户也。”

    汉朝之军功,是按照耳朵计算,因此杀贼的士卒,多取敌人之耳朵,来证明自己的战功。

    且不论段颎行事如何,却是成功蛊惑到了整个扬州的百姓士子,士子们多以为他已经率主力赶到会稽郡,又从会稽郡赶往豫章,可是,段颎是以驰道经过陈国,汝南,进入庐江,到达豫章,然后按兵不动的,作为一个常年与塞外与羌作战,常常因为粮草受到袭击而困扰的大将,他对战首要便是要护住自己的辎重。

    因此便驻扎在新淦县,没有想到,此举却有意外之喜。

    但是,此举也是造成了军心不稳,乃至与军中出现两种声音,以卢植为首,孙坚等吴中子弟对段颎的做法极为不满,认为他是牺牲了扬州子弟的性命,而董卓为首,典韦,皇甫嵩等将领,却是认为这是为了能够杀敌,保护更多的扬州子弟,两派之间,冲突重重,全靠段颎的个人威严,才能强行镇压。

    对此,唯一的中立派,朱儁却前来寻找段颎,他出身贫寒,父亲幼年早逝,而母亲靠着贩买缯为家业,朱儁因孝养母亲而远近闻名,其为人好义轻财,素来勇武,乡里游侠都敬重他,他是会稽郡的本地人士,也是能够参与此次战役的原因,他是被会稽太守尹端所举荐给段颎的。

    虽然他也是与孙坚一样的吴中子弟,却从未在军中言语主将之过失,但凡有争吵,他也是再三退避,也因此被孙坚等人鄙视,认为其讨好主将,不顾同乡情谊。

    他前来拜访,段颎便令他入内,朱儁先是拜见,而后便是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他认为军中此刻校尉不合,军心不稳,生怕交战失利,段颎听闻,摇了摇头,说道“有些怒气正好,且待贼寇前来,你就会知道,愤怒的军旅,要比和和气气的军旅能打得多!”

    朱儁无奈,只好告别了主将。

    而此处,与南昌县外,数万山越士卒正在搬运辎重,而六人聚在县城外,面色都有些凝重,尤突赤皱着眉头,他们出发的时候,共有六个宗帅,可是如今,却只有五个,六人的缘故,只是因为在另一边,还有一个怒气冲冲的尤突,他哀叹了一声,算是祭奠自己那位死去的兄弟。

    在豫章郡的各个民屯粮仓,他们受到了想象之外的抵挡,这些百姓大多未有农田,在天子的仁慈下,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田地,又怎么能坐视山民的洗劫?他们手持锄铲,石头木棍,与数量众多的山民展开一次次的抵挡,从未有一人逃跑服输,杀得这些山越首领,心里也是越来越惶恐。

    他们面色沉重的聚在一起,尤突赤看着众人,说道“听闻,数万的士卒正从会稽乃至九江赶往豫章,看来是汉庭的主力要追缴我们了,把这些粮食埋藏之后,我们就不能再乱逛了,必须要攻克新淦县!这里乃是豫章之重,又是粮草储存地,向来此处的抵挡将会是最激烈的,可是,只要我们将这里攻克,日后便再也不惧饥寒了。”

    有一人,有些悲切的说道“就算是攻克了此处,如此众多的粮草,我们又怎么能运出去?”,尤突赤看着他们,说道“不必运走,藏于山林便可,只怕到时,汉庭已经从四面围住了我们,那时,我会留下,与汉庭决战,你们便逃吧,把粮草埋藏之地记在心里,只要有一人逃出,便能告知山中子民,让他们再不受饥寒所逼”

    “大兄,我们与你一同留下!”

    “哈哈,总得有人回去,带那些同族子民,在山中,与汉庭主力周旋,想来,我若是能够战死在这里,还比你们轻松些呢”尤突赤不以为然的说着,又看了看远处对他怒目相向的尤突,说道“兄弟们,有一事,希望你们答应。”

    众人不解,尤突赤说道“将来,无论听闻尤突做了甚么,还望你们都不要向他复仇!”

    大家面面相觑,点了点头。

    “让儿郎们吃饱喝足,下一步,我们就要攻陷新淦县!无论死伤多少,都要拼了!想想山里嗷嗷待哺的孩子们,想想我们的妻儿父母,这一战,我们要用死,来让他们能够继续活着!!”

    “遵命!!”

    顿时,诸多士卒将粮仓埋藏之后,便在各个宗帅的命令下,开始了自己人生中最为丰盛的大餐,他们似乎都意识到了甚么,即使吃着,也是格外的沉默,不少人还在颤抖着,有些伤亡者,还在呻吟着,看着众人惊惧的脸色,尤突赤猛地跳起来,用着独特的百越语,开始唱起歌来!

    “哎嘿,女孩啊,给我生几个大山的孩子吧,让他把我埋在大山吧!!”

    他全然不顾宗帅的威严,竟然唱起年轻时求爱的歌来,便唱便跳,众人大哭,猛地又齐声唱了起来,纷纷狂舞,尤突惊愕的望着这些人,又看着那个平日里肃穆,而此刻正在尽情高歌跳舞的阿父,眼里猛地落下泪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