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六章 他要叫人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裂缝开启的那一刹那,迦楼罗困惑地抬起头,然后被仿佛来自地狱的大灯照亮了眼瞳。

    轰鸣呼啸。

    就好像经过漫长的酝酿之后,子弹终于从枪膛之中飞出。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辆列车自敞开的缝隙中疾驰而来,就好像飞跃深渊那样的,从天而降!

    带着七节车厢和疾驰数十公里所带来的庞大惯性以及重达三百一十五顿的恐怖质量,致命的‘子弹’正面命中了愤怒的巨鸟,轰鸣声爆发。

    宝珠破碎。

    就好像被铁锤正面砸中,就在迦楼罗的头顶,那一颗庄严神圣的庞大宝珠骤然裂开凄厉的缝隙。

    那一瞬间,巨鸟下意识地偏了一下头,旋即,修长的脖颈、庞大的躯壳和千疮百孔的翅膀便崩裂出琉璃色的血浆。

    铁车如犁一般,在刚刚出生的圣兽躯壳上扯开了一道庞大的创口,在这纯粹的质量碰撞中将重量、惯性乃至野蛮的物理学暴虐地施加在了它的身上。

    随着尾部悬挂的数节车厢在剧烈的震荡中飞出,而最前方的车头,已经宛如铁柱一般地贯入了迦楼罗的胸膛之中。

    血如瀑布,喷涌而出。自空中自行燃起,就好像一道灼热的熔岩洪流那样,向着四周泼洒。

    迦楼罗震怒嘶吼,向着面前骤然张开的虚空裂缝抬起怨毒的眼眸,却看到轨道尽头的黑暗中伫立的少女。

    它看着艾晴。

    艾晴也看着他。

    纵然被那视线中所裹挟的高温所折磨,神情依旧冷漠,只是缓缓地抬起了手中的握柄,拇指利落地撬开了盖子,然后向着那个红色的按钮按落。

    “再见。”

    艾晴漠然地抬起手指,向着迦楼罗挥手道别。

    那一瞬间,隧道仿佛被在骤然扭曲的空间被拉长了数十倍,无数流光变化,虚空中展开的裂隙骤然合拢。

    少女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迦楼罗胸前所亮起的光芒。

    自那一节贯入他胸前的残缺车厢之中,上百公斤的炼金炸药骤然亮起了来自地狱的死亡毒火。

    那些由学者的配方所铸就,以以各种金属所配制而成的炸药原本就是针对边境开拓和地狱探索所打造出的杀戮武器。

    此刻,自迦楼罗的肺腑之中骤然爆发。

    无穷尽的火光和高热自其中扩散,掀起了千百倍的气浪和余波。

    转瞬间,原本庄严肃穆的巨鸟迅速地膨胀起来,被肺腑中所迸发的恐怖力量所撕裂,瞪大的眼瞳和口鼻之中喷出了炽热的火焰,将整个头顶的天花板都烧成了赤红。

    可怕的余波向着四周席卷,不知道有多少祭坛在动荡之中落入了深渊,砸在九凤未曾冷去的尸骸上。

    来着大秘仪·查拉图斯特拉的压制此刻凭借着纯粹的物理公式传达到了迦楼罗的身上,足以将整个体育场都送上天的恐怖力量自内而外的爆发,几乎将它炸成了粉碎。

    当火光消散的时候,迦楼罗的残躯显露在众人的眼前,几乎可以说惨不忍睹。

    一只羽翼已经彻底蒸发在了火焰之中,另一只也被焚烧成了残缺的焦炭,下半身彻底消失不见,随着黑血之湖一同被焚尽了。

    而胸前的惨烈大洞中完全看不到任何内脏,只能够分辨出那一截一截宛如参天巨木的漆黑骨架……

    琉璃色的血液如暴雨一般从天而降,所过之处,一切都燃起了光明净焰。

    “效果如何?”

    耳机之中响起艾晴的声音。

    柳东黎愉快地吹了一声口哨,放下了枪上的瞄准镜,“重创!”

    “很好。”艾晴的声音平静,“如此还以颜色的话,不论是谁都不能说新海的天文会分部毫无作为了吧?”

    “不过……”柳东黎小心翼翼地露出头,瞭望着深渊中惨叫的迦楼罗:“它好像要跑了啊。”

    “那就让它跑啊。”艾晴嗤笑,“如果它能跑得掉的话。”

    通讯挂断了。

    就在那一瞬间,在这一处残缺的镜界中,被烧成赤红的顶穹上,骤然被黑暗覆盖了——说是黑暗应该不恰当,准确的说,仿佛那是仿佛宇宙一般的穹光。

    宛如夜幕如画卷一般骤然自空中展开,然后在宇宙永恒的原暗中显露出了一点点星辰的光芒。

    首先是金木水火土,五星具备,紧接着一道天河横跨,南斗北斗浮现,星野轮转,自东南西北的分野之中,青龙朱雀白虎玄武二十八宿亮起了辉煌而冷厉的光。

    就在星辰映照之下,一点炽热的星辉自夜幕的正中亮起。

    迅速地放大。

    恰如宛如星辰坠落那样。

    烈光从虚无的星图之中降临,恰如燃烧的陨石砸在半空中无形的大地之上,于是迸发轰鸣,惨白的气浪翻卷。

    自星焰的拱卫之下,身披黑色的鹤氅的威严老者出现在虚空之中。

    斑驳的长发在脑后挽成了道簪,双目修长,一双细眼仿佛带着天生的霸气和阴戾,眼神睥睨万物。

    只要他手里别端着那一桶泡面。

    然后再把脚下蹬着的那一双人字拖给换了……

    而且那一对拖鞋还明显不是一套,左边的黄色拖鞋上是个海绵宝宝,右边粉红色拖鞋上却印着一个白色的hellokitty……

    在他出现的那一瞬间,不论是柳东黎还是里见琥珀亦或是其他的升华者,都齐刷刷地松了一口气。

    “这把稳了。”

    柳东黎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长出了一口气。

    东夏社会保障局局长、内阁文渊大臣、东夏谱系中真正手握大权的主事者。

    ——天命玄鸟!

    “小的们辛苦了,早点干完活儿回家吃饭吧。”

    老者回头瞥了一眼下属们,又看了一眼手里的泡面,忍不住叹息:“老加班吃泡面,胃遭不住哇。”

    说着,低头把碗里最后的面条吸溜到了嘴里,然后有意犹未尽地端起碗把汤喝完了之后,才擦了擦嘴,看向了脚下惊恐深渊中的迦楼罗。

    “想法不错,是个可堪造就的。”

    玄鸟淡淡地点评道,“可惜了。”

    说着,他抬起了手中的塑料叉子,遥遥向着迦楼罗戳来。

    明明都是五阶,可迦楼罗的神情却好像见了鬼一样,惊恐地尖叫嘶吼了起来,残缺的左翼奋力的扑打了起来。

    一瞬间,无数地残影自他所在的地方升起,飞向四面八方,转瞬间就将小小的新海市抛在了身后,一跃千万里。

    开阔天空!

    迦楼罗如果想跑的话,就没有人能拦得住!

    反正神话源典里是这么说的,可惜……当初写设定的那帮孙子,现在吃书了!

    纵然分身万千,可在老者漠然地俯视之下,无数的分身却好像是泡影一般飞速地消散着。

    纵然逃出千万里,可在那一把渐渐逼近的塑料叉子下,不论它如何奋力扇动翅膀都无法拉长一寸的距离。

    到最后,它凄厉尖啸,自大海之上猛然嘶鸣,撞碎了一片空间,试图逃出现境。

    可当它自空间乱流的蹂躏中惨烈逃出的时候,却绝望地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原地,一动不动。

    只有那一把塑料叉子轻松平常地向着它的眼珠子插过来。

    最后的那一瞬间,迦楼罗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绝,光明净火自躯壳之中升起,转瞬间将他吞没。

    残破的镜界陡然一震,将它吞没了。

    镜界迁越!

    这就是至福乐土和镜界的契约。

    九十一年前,诸界浩劫之中,牧场主迎娶镜界的主宰‘腐梦女王’,两位非人的存在双方在迷离境交合十六年诞下了一名存世余孽之后,缔结下永世契约。

    自此之后,所有的归净之民都被牧场主赐予了镜界的力量。

    此刻的迦楼罗已经深入了镜界迷宫的最深层,将自己藏在无数断层的最深处。

    虚实转换。

    留在原地的只剩下一个倒影。

    下一瞬,幻影破碎。

    镜界深处的迦楼罗也被随之弹出,头颅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俨然命不久矣。可这短暂的空隙,已经为他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

    那一刻,它抬起头,纵声嘶鸣。

    召唤牧场主的力量降临!

    ——他要叫人了!

    于是,弹指间,自他身后,至福乐土的大门轰然洞开,威严的气息将整个地下凝固,无数猎食天使飞扑而出,宛如洪流那样。

    血色如虹。

    自那群残缺的猎食天使身上迸射而出,甚至没有等到玄鸟动手,它们在从门中喷出之前,就已经被斩成了碎块。

    就在那一阵腥风血雨之中,门后的动荡世界里骤然传来一声轰鸣,紧接着一个纤细的影子狼狈地挣扎着,尖叫着倒飞了出来。

    “救命啊……”

    那个纤细的身影在空中手忙脚乱地翻滚着,“快让开快让开!”

    那个影子在迦楼罗呆滞的眼瞳之中迅速放大,到最后,砸在了它残缺的面孔之上。自混乱中,那个人下意识地伸手胡乱一划,迦楼罗的脑袋就从脖子上掉了下来。

    自瞬间闪现的狰狞寒光中粉身碎骨。

    当场毙命。

    直到临死之前都想不明白,自己呼叫来的为什么不是圣神的救援,反而是一个催命的煞星。

    就在混乱的碰撞中,那个从天而降的人影轰然砸在了祭坛上,掀起了一片尘埃,剧烈地呛咳。

    一片狼藉里,少女狼狈地爬起来,看着四周,神情茫然。

    “这是哪儿?”

    她愕然地环顾着周围那些熟悉的面孔:

    “我在哪里?我又跑到哪儿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天启预报》,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