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37章 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夫也急急忙忙赶了过来,翻了翻沈炼眼皮,又吩咐护士把人推出去做全面检查。

    一番忙碌,盯着沈炼这个病号快一个月的大夫终是松了口气。

    “他醒了!”

    柳青玉一下子被抽干了浑身力气。

    “不过他血样高的很反常,应当是跟以前吸毒有关系。”

    “严不严重?”

    “暂时看不出什么来,先好好照顾着,我会帮他做定期检查。”

    “谢谢大夫!”

    医生点头离开,柳青玉重新回到了沈炼床头,攥住了她的手。

    在生命面前,那些过往的坎坷早就不值一提。

    时间一天天的过。

    沈炼也一天天康复起来。

    转眼间,三个月时间溜走,步入冷秋。

    “老公,再去做个检查,没问题的话咱们就出院!”

    沈炼行走已经无碍,正在病房内散步。

    是散步,狭小的病房中,一圈又一圈的溜达。

    从可自如行动的时候,沈炼就觉得医院里面实在无聊透顶。

    手机被没收,吃饭被限定,每天还要喝王连顺给开的中药方子,唯一的消遣方式就是看书和走来走去……

    门口的柳青玉穿着一身黑色呢绒风衣,白衬衫,牛仔裤。略高的领子遮住了她修长洁白的颈部,整个人如果再戴上一副墨镜,很酷。

    步入秋季以来,她穿衣风格改变很大,人处处都多了一种迷人的洒脱和雍容。

    沈炼忍不住笑着点头,抓住了柳青玉的手,两人并肩朝检查方向走去。

    期间柳青玉几度想甩开他,无可奈何。免-费-首-发→【追】【书】【帮】

    “给人看到了成什么样子。”

    她轻声嘟囔,脸上却洋溢着幸福。

    沈炼无声,只抓的更紧了些。

    忘不了死亡来历时候那种说不清楚的眷恋,只知道如果可以,他愿意永远这么抓着她的手。

    检查之后,两人在原地等了三个小时的结果,一切正常。

    包括沈炼最担心的毒瘾复发,也在王连顺中药调解下有效的在缓解。假以时日,毒素会一点一点的彻底消失。

    出院的事情没人知道,自然也没人迎接。

    只有两个人,开着车,往郑海心家里赶。

    车上,柳青玉有些犹豫道:“明天戴兰案件会开庭,法院方面联系我想让你过去一趟……她想见你。”

    沈炼怔了下,戴兰那些事情他一清二楚,没有意外的话,她会被判处死刑。

    “我本来不想告诉你这件事!”

    沈炼理解在她脸上摩挲了一下:“我知道。”

    ……

    家里。

    郑海心,沈安,周晴,柳金桥,柳璨夫妇,柳青蝉,沈旦旦,沈兰瑾,沈亭,戴钰,所有的家人都在。

    “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沈兰瑾几次三番急不可耐的出门观看。

    戴钰拽了拽沈兰瑾:“要不咱们去楼下看看!”

    “你别碰我啦!”

    沈兰瑾闪开,大声冲着厨房:“小姨,我想去楼下等爸爸!”

    柳青蝉洗手走了出来,抱住沈兰瑾答应:“好!”

    沈亭起哄:“我也要去!”

    沈旦旦扭捏的被沈亭拽着,也准备跟着一起。

    只有戴钰一个人低落退回了沙发上,无聊看电视。

    从爸爸出事后,整整三个月,兰瑾都没跟她说超过两句话,总是爱理不理。

    沈兰瑾大眼睛飘了飘:“喂,走了!”

    戴钰一开始没听出来兰瑾在跟谁说话,好半天才回头注意到兰瑾是在看她。

    发愣,旋即惊喜起来。

    兰瑾原谅她了?

    “干什么呢,这么热闹。”

    不知道什么时候,沈炼和柳青玉出现在了门口,说话的人不是沈炼还能有谁。

    “爸!”

    沈兰瑾挣开了柳青蝉怀抱,扑了过去。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下来,所有人都有些控制不住的感怀。

    经历过这么多年,两家人能团团圆圆的聚在一起,不得不说缘分之奇妙,也格外让人珍惜。

    饭菜全部端了过来。

    一张大桌子围满了人,说说笑笑。能在这张简单的桌子上,找到那种久违的感觉。

    ……

    次日,江东市人民法院门前,人山人海。

    这件案子早已经不是单纯的谋杀案,牵扯到了沈炼,案子早就在几个月间被传的沸沸扬扬,迫于压力,提前开庭。

    沈炼戴着口罩从人潮中挤了过去,几个月的消失,让他这个人变得没那么敏感,至少一路进入法庭,都没人认得出他。

    审判已经开始,戴兰始终低着头,不做任何辩驳。

    发丝散乱着,憔悴的无以复加。

    这种审判更多像是一种机械的流程。

    宣布罪状,定罪,直至宣判,都没有任何悬念和变故。

    沈炼在她被带下去后赶往了后台,在走道中拦住了她。

    警察早就被安排过,见状好奇打量着已经拿掉口罩的沈炼,悄然退了下去,只剩两人。

    戴兰死寂的眼眸焕发了些光彩,本能上前,脚链哗哗作响中,她停住了脚步。

    “谢谢。”

    一个将死之人谢沈炼什么?除了她,没人知道。

    沈炼叹了口气,没有回应。

    到如今年龄,他早已经少了很多执念。眼前之人固然可恨,却也可怜。

    “能不能帮我最后一个忙!”

    “说!”

    “替我跟小钰说声对不起!”

    她眼眶红了起来,强自抑住眼泪。

    从不后悔碰到过沈炼,也不后悔生下女儿。所悔的是自己被魔怔和执念一步步吞噬,直到万劫不复。

    “我带她来看你吧!”

    “不要!”

    戴兰最后看了沈炼一眼,干脆离开。

    哗哗的响动在走廊中,格外刺耳。

    沈炼双目凝实,同样转身。

    法庭之外,阳光驱散不了沈炼有些静止的心脏。

    但是在看到远处熟悉车辆的时候,他顷刻间释然,笑着走了过去。

    打开着的车窗玻璃中,戴钰和沈兰瑾两人正用力挥手叫着爸爸。

    两张小脸,能洗礼任何成人复杂亢繁的内心。

    柳青玉在温和看着他,等沈炼到车前的时候,轻巧拉开了车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