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22章 失踪了(全文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陆云轩的遗骸由他在台湾的孙子和孙女护送回大陆,在东江市国际机场举行了隆重的悼念仪式。免-费-首-发→【追】【书】【帮】

    来自军队高层的几名将领和一位副总理亲自前往机场迎接,并发表了讲话,新闻联播进行了现场直播。

    陆鸣做为陆云轩的孙子虽然也去了机场,可没人认识他,也没人搭理他,反倒是他的大哥二哥以及陆紫燕兄妹出尽了风头。

    等到仪式结束的之后,只有本省的一名女记者采访了他,女记者问道:“陆总,你应该是陆云轩烈士最小的孙子吧,现在你爷爷终于魂归故里,你有什么感想?”

    陆鸣叹口气道:“最大的感想就是我爷爷怎么会有这么多孙子呢?”

    女记者一愣,问道:“怎么?难道你还质疑他们的身份?”

    陆鸣意识到自己失言了,马上补充道:“我爷爷已经不是谁的爷爷的问题,他是属于全国人民的爷爷……”说完,赶紧溜掉了。

    第二天,在陆家镇大将军公司前面的广场上举行了隆重的陆云轩烈士铜像揭幕典礼,除了来自军队政府的大小官员之外,大将军公司的高层都参加了仪式,可奇怪的是,到仪式即将开始的时候,却没有看见陆鸣的身影。

    蒋凝香急忙把陈丹菲拉到一边,小声问道:“他跑哪儿去了?”

    陈丹菲也奇怪道:“昨天晚上还打过电话,说是今天一大早就赶到陆家镇,谁知道这阵都没有见人……”

    蒋凝香问道:“你没有给他打过电话吗?”

    陈丹菲说道:“不知道打过几次了,手机一直关机呢。”

    蒋凝香楞了一下,担忧道:“该不会出什么事吧?陆虎呢?”

    陈丹菲说道:“陆虎也不见了……”

    蒋凝香又问了公司的几个高管,结果没有一个人知道陆鸣的下落,结果一直到仪式开始,陆鸣都一直没有露面,好在陆云轩有的是孙子,也不缺他一个,除了少数人之外,大多数人压根不知道他的存在。

    新上任的W市市委书记杨玉民在一阵雄壮的军乐声中解开了蒙在铜像上面的雨布,人群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坐在前排的五六个老军头顿时热泪盈眶,嘴里有叫老团长的,有叫老主任的,其中一个老军头盯着铜像看了一会儿,感叹道:“真像啊……跟老首长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大将军公司的一帮人看看铜像,脸上都露出惊讶的神情,最后还是陆邦嘀咕道:“这个不要脸的,竟然是按照他自己的样子塑的这座铜像……”

    陆媛训斥道:“你给我闭嘴……”

    蒋凝香盯着铜像端详了一阵,悄悄对陈丹菲说道:“这混蛋胆子可真大……竟然给自己塑了一座铜像……”

    陈丹菲笑道:“这也不能怪他,谁知道陆云轩长什么样啊,他知道把自己的照片给了设计师……”

    其实,包括陆紫燕在内,凡是认识陆鸣的人都看出这尊铜像就是他本人,只是不好说出来,陆紫燕走到蒋凝香面前问道:“蒋总,阿鸣呢?”

    蒋凝香摇摇头说道:“我也正找他呢,没人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陆紫燕气愤道:“他这是在搞什么名堂?这么重要的活动说不来就不来,等一会儿还要送烈士的遗骸去梅源村呢,他不在怎么能行?”

    蒋凝香无奈道:“可手机也联系不上,看来不能指望他了……”

    铜像揭幕仪式结束之后,陆云轩的遗骸被送往梅源村的陆家祖坟,虽然大部分人都没有去,可送葬的队伍还是浩浩荡荡,各种高档轿车排了一公里长。★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等到了梅源村,所有人都怔住了,只见村口人山人海,起码有上万人,显然,很多陆家子弟都是从陆家镇赶过来的,每个人都披麻戴孝,村口的一排八只大缸里里烈火熊熊。

    只见陆万林带着几十名陆家子弟跪倒在灵车跟前,大声说道:“陆大将军第二十代传人陆万林受陆大将军第二十七代嫡系传人陆鸣的委托,在此迎候陆大将军第二十五代嫡系传人陆尚友魂归故里……

    除了陆姓子弟之外,所有送灵的宾客在此止步,不得擅入陆家祖坟重地,以免惊扰了陆家祖宗的魂灵……起灵……”

    陆万林话音刚落,十几个披麻戴孝的陆家子弟钻进了灵车,抱起陆云轩的装遗骸的盒子就往村子里走,以至于护送遗骸的四个警察不知道该不该阻拦。

    陆紫燕挤到前面,冲陆战林问道:“陆鸣在哪里?”

    陆万林说道:“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他前天就吩咐我准备葬礼的各方面事宜……”

    几名政府工作人员走上前来询问情况,陆万林说道:“陆尚友是大将军的嫡系传人,必须按照我们陆家的规矩下葬,外人不得观看……”

    陆紫燕说道:“岂有此理,难道我们也算是我外人?”

    陆万林瞥了陆紫燕一眼,故意大声说道:“你是陆岩的女儿吧?我们有证据证明,陆岩并不姓陆,我们之所以容忍他葬在陆家的祖坟里,完全是因为他和陆尚友是战友的份上,你们一家和陆云轩没有任何关系……”

    陆紫燕气的脸都胀红了,训斥道:“放肆!你们……还没有没有王法……”

    说完,冲身后的已经警察说道:“把这个人抓起来……”

    这时,只听人群中不知道谁喊叫了一声,马上就有成千上百的人大声喊道:“这时我们陆家的事情,谁敢抓人……”

    马上就有上百个披麻戴孝的陆家子弟朝着这边涌过来,把陆紫燕这些人团团围在了中间,一名市政府的领导一看这架势,冲陆紫燕小声道:

    “陆主任,这里的乡风就是这样,陆云轩是他们的先辈,他们肯定会按照传统葬礼好好安葬,我们就别进去了……”

    省市电视台和各媒体也来了不少记者,一看这场面,马上就忙活开了,他们的注意力似乎都集中在了陆紫燕的身份上。

    陆紫燕冲那名领导训斥道:“这不是翻天了吗?难道这里不是你们管辖的地方?”

    那名领导干笑道:“他们也没有违法,我们也不好干涉啊,如果强行干涉,恐怕会引起骚乱呢……”

    就这么说话的功夫,陆万林早就不见了,不一会儿只听村子里面想起了密集的鞭炮声,还伴随着阵阵哀乐,好像葬礼已经开始了。

    陆紫燕站在那里喘息了几分钟,冲随行人员一挥手,说道:“走……”

    不一会儿,前来送葬的人走的干干净净,就连陆鸣那些亲戚也跟着走掉了。

    当天晚上,电视台播放了陆云轩遗骸在梅源村隆重下葬的情形,只是解说词没有按照实际发生的情况介绍,但在网络上却出现了其他的版本,于是成了市民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

    陆紫燕回到住处之后,越想越不对劲,马上打电话让有关部门追查陆鸣的下落,半夜时分,有人给她打来电话。

    说是通过东江市国籍机场的监控录像,发现陆鸣在参加完陆云轩追悼仪式之后,直接上了飞往欧洲某国的飞机,同行的有两个男人,目前还不清楚他究竟在什么地方停留。

    “这个混蛋……”陆紫燕愤愤地摔掉电话,自言自语道:“让他溜掉了……看来,他早就做好准备了……”

    ……

    ……

    陆鸣失踪一个月之后,蒋凝香带着陈丹菲母女、蒋竹君母子飞往欧洲,半年之后,除了陆南星之外,几个人都回来了,可陆鸣却一直不见踪影。

    此后,陆建伟和阿龙夫妇,陆媛和艾伦也先后多次前去欧洲考察,只是没人知道他们是不是在那边跟陆鸣见过面。

    虽然陆建民赃款的案子一直都在公安局挂着,可最终成了一件无头案,鉴于这个问题的敏感性,新任市公安局局长焦石也不敢轻易去触碰。

    两年以后,周玉露已经成了一个小富婆,在苦等陆鸣没有音信的情况下,经不住母亲朱雅仙的絮叨,嫁给了一个外省前来经商的男人,并且又生了一个孩子。

    三年之后,一直帮助陆鸣给受捐助学生打款的大将军公司原董事长秘书向媒体公开了长达上百页的账目,并且公布了这些账目牵涉到的三千名受赞助的学生。

    没多久,台湾红十足会会长蒲静怡女士带着受到陆鸣赞助并且已经毕业的几十名男女来到了W事,向媒体公开了这位大善人在五六年时间里的所做的所有善行。

    其中一名留学美国的女学生泪流满面地说道:“在异国他乡的那些寒冷的日子里,来自祖国的这笔善款从来没有迟到过一天,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大善人是男是女,但在我的心目中,他就像是一个父亲……”

    一时,陆鸣成了感动中国的人物,成了家喻户晓的大善人,连官方都不得不对他的善行表示肯定,省委一名主要领导找到蒋凝香,他们密谈了一个多小时,当天晚上,蒋凝香不知道给什么人打了一个而越洋电话,只说了一句话:“你可以回来了……”

    第二天晚上,蒋凝香,陈丹菲,陆建伟三个人亲自在机场接上了陆鸣,陆南星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见到陈丹菲就张开了双臂。

    不过,陈丹菲惊讶地发现陆鸣身边除了陆虎老三之外,还有两个亭亭玉立的美女,其中一个她认识,正是眼下当红的歌星阿妙,另一个看上去有点眼熟。

    陆鸣尴尬地笑道:“怎么?不认识了?这是阿妙……她在欧洲演出,正好被我碰上……这是迷洛……洛中宁啊……”

    陈丹菲哼了一声,一脸不高兴,等到钻进车里之后,陆鸣腻在陈丹菲身边,小声道:“我回来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要跟你举行婚礼……”

    陈丹菲嗔道:“我都不认识你了,还结什么婚?”

    陆鸣抓住陈丹菲的一只手悄悄放在自己裤裆上,小声道:“不认识我没关系,你只要一见它,保证马上什么都想起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