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两心如一,执手白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五个月后。免-费-首-发→【追】【书】【帮】

    九月,秋高气爽的晴朗好日子。

    C市所有的主干道都用鲜花和大红囍字的中国结装饰起来了。天空中一拨又一拨的白鸽和五颜六色的气球飘过。

    整个城市都笼罩在甜蜜的气氛之中。

    “这是谁家办婚礼吗?这么大的阵仗,全城都摆鲜花呢,这得花多少钱?”

    “听说是中盛家的太子爷娶妻,连带着补办孩子的满月酒,所以这么烧钱。”

    “是吗,双喜临门,难怪大办特办。”

    “可不,还是对双胞胎呢。家里有孩子的,都可以到街道领一盒巧克力。中盛送的。”

    “上次霍家的婚礼也是夸张,流水席摆了三天三夜,外地的叫花子都坐火车赶过来了。”

    “哈哈,是呀,真是笑人。幸好只摆三天,不然外国的叫花子都要赶过来了。”

    两个路人正说着,忽然礼炮声响了起来,“砰”“砰”“砰”……一声一声,一直响了18声。

    “嗬!还有礼炮,这下把霍家的比下去了!”

    “现在礼已经成了吧。也不知道今天的新闻会不会有新娘子的照片,真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仙女,让厉家舍得这么砸钱。”

    “肯定白富美嘛,这还用问,豪门讲究门当户对。”

    礼堂里,婚礼已经结束。正是大家合影留念的时间。

    厉家的两个双胞胎抢了新郎新娘的风头,成了当天最闪耀的明星,所有人都来抢着跟他们合影。免-费-首-发→【追】【书】【帮】

    两个小家伙已经长开了不少,哥哥穿着浅蓝的宝宝礼服,妹妹穿着粉红的小裙子,皮肤白嫩嫩的,大眼睛水灵灵的,长得和年画上的观音童子一模一样。

    孩子毕竟年纪小,折腾了这么久有些累了,开始烦躁的瘪嘴,想哭。

    姜明芳心疼坏了,亲手接过妹妹搂在怀里,又吩咐保姆,“快把哥哥抱过来,回去喂了奶哄他们睡会儿。这么小的孩子,肯定累坏了。”

    “哎哎!再等一分钟好不好?”郑心爱拉着霍东辰飞奔过来,“大姨和姨父还没跟宝宝们拍一张呢。人合影的人太多了,我们都挤不上。”

    陆乔好笑,“你想什么时候拍不行?非得凑这个热闹?”

    “当然!今天意义不一样!今天是你们的大日子!跟龙凤胎宝宝合影,沾沾喜气!”郑心爱乐滋滋地抱着妹妹,让霍东辰抱着哥哥,朝着镜头微笑,“茄子!”

    “咔擦!”一声,就在快门按下的那一瞬间,两个本来很烦躁地扭来扭去的宝宝,竟然同时看着镜头咧嘴笑了!

    摄影师惊叹,“这两个宝宝镜头感太强了!将来如果进军演艺界,一定能成超级大明星!”

    姜明芳不屑的摇头,“什么明星,我们厉家的孩子,将来是要当大科学家的!”

    摄影师被呛的有点不好意思,陆乔也有些抱歉,嗔怪道,“奶奶,孩子还小呢,哪儿能把话说得这么满。”

    “你等着瞧吧,这俩孩子聪明着呢。绝对是好苗子!”姜明芳越说越带劲,抱着孩子开始滔滔不绝地讲给众人听,这两个孩子是多么聪明,跟一般的小孩子是多么不一样。

    陆乔实在没脸再听下去了,让保姆抱了孩子去睡觉,回来一看,一群人围着姜明芳,学习怎么养孩子呢。

    厉柏言见陆乔一脸尴尬,压低声音笑道,“你过去跟奶奶说一句话,保证她不敢再炫耀了。”

    “说什么?”

    “就说这么高调,不怕宝宝们被坏人盯上吗?”厉柏言开玩笑道。

    “呸呸呸!你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陆乔气得拧厉柏言的胳膊,“有你这样咒自己孩子的吗?”

    “只是个策略嘛,奶奶吹的,我都难为情。”厉柏言好笑,“亏得一群人还当圣经似的,恨不得把奶奶的话都写下来每天背诵呢。”

    “拍马屁而已,你还当真呀!”陆乔白厉柏言一眼。

    厉柏言被她浅笑娇嗔的样子弄得心里痒痒的。

    陆乔穿着她自己设计的婚纱,前后大V领,露出她的前胸后背,肌肤胜雪。

    陆乔生完孩子罩杯又升级两个档次,现在彻底恢复之后,真当得起前凸后翘这四个字。该胖的地方胖得圆润好看,该细的地方纤细精致,脸色也脱了少女的青涩,格外的妩媚娇艳。

    “累了吧?去休息室坐会儿,我给你按按脚。”厉柏言心里起了坏念头,开始诱哄陆乔。

    陆乔穿着水钻的高跟鞋站了大半天,也确实累了,不知道厉柏言心里有鬼,点点头,“嗯,脚都站痛了。”

    大厅里的人,要么忙着吃东西,要么忙着拍照,要么忙着寒暄混圈子,没人注意到今天的两位主角消失了。

    休息室里,深紫色的天鹅绒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只开着一盏幽暗的壁灯。

    陆乔的婚纱在深紫色的沙发上铺开,像一朵洁白的睡莲。

    厉柏言脱下她的高跟鞋,帮她按摩脚掌和脚踝。

    “嗯,好舒服。柏言,你将来失业了还可以去做足疗师。”陆乔跟厉柏言有一搭没一搭的开着玩笑。

    “是吗?”厉柏言手上的力道变了,又轻又柔地挠着陆乔的脚底。

    “嘻嘻,不要了,好痒。”陆乔轻笑着,想扭开。

    “嘘!别乱动。”厉柏言的手沿着陆乔的小腿往上……

    “喂,你想干嘛?”陆乔终于意识到他的目的,警觉的坐直身子,“厉柏言,你精力真好!你就不累么?”

    “不累……”厉柏言轻柔地吻她的唇,“我已经等不及今晚的洞房花烛夜了。”

    他的吻密密地压了上来。

    陆乔仰着头,抱紧了他的腰。这是她爱的男人,这是她选择的婚姻,前方一定会有坎坷和暗礁,但是决定了方向,她就会坚持走下去。

    两心如一,执手白头。这是她的选择,也是她的承诺。

    在这场修炼人生的旅途中,她接受幸福,也接受悲伤。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成全更好的自己,更好的家庭,更好的爱与温暖。

    ———————————全文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