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77章 尘埃落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皮囊不过表象,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东西,你若是喜欢,直接拿去好了。★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夏以然才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害怕,更加不会在夏悠然面前,表现出她的情绪来,反正事到如今,什么都已经由不得她了。

    认命般的闭上双眼,今天若是真的在此丢掉性命的话,她不会去怪任何人,因为这一切不过是她善心大发,选择相信别人的结果,既然她如此做,就要自己去承担为此带来的后果。

    只是…

    脑海中浮现出顾路岑的脸,还有自己肚子中未出世的孩子,夏以来仍旧很不舍,她还没有和顾路岑举行婚礼呢,还没有看到未出世的孩子呢,怎么能够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

    感受到刀刃锋利的光芒,夏以然彻底死了心,只是过了很久,疼痛感并没有接踵而至,恰恰相反,她感觉到自己的手好像能够自由活动了。

    咦,难道是夏悠然良心发现,准备放过她了吗?通过她刚刚一系列的表现,这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慢慢的睁开双眼,夏以然想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阿岑,你怎么来了?”

    看到站在自己面前,一脸后怕的顾路岑,夏以然轻声的询问道,她知道顾路岑会来救自己,却没想到来得这样快。

    顾路岑眉头皱得紧紧的,将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了夏以然的身上,看着她单纯的笑脸,将她紧紧的搂在自己的怀里,“对不起,我来迟了。”

    顾路岑在心里面和夏以然说了无数个对不起,终于有机会当着她的面亲口说出来了,同时他也告诉自己,从今以后,他要寸步不离的守着夏以然,绝对不会让她再发生类似于今天这样的危险。

    “不迟,刚刚好。”

    轻轻抚着顾路岑的后背,夏以然温柔的安慰他,明明受到惊的人是她,应该被安慰的人也是她,结果现在还要让她反过来哄着顾路岑,真不知道谁才是那个受害人,不过可以被他紧紧的搂在怀里,这种感觉真的很好,让她找到了归宿感和安全感。

    “我们回家吧。”

    夏以然现在浑身湿透了,顾路岑担心她会伤风感冒,或者发生更加严重的病情,所以想着让她赶紧回去换身衣裳,并且请个医生回到家里为她检查一下身体。

    “好。”

    被顾路岑紧紧的牵着手,夏以然乖乖跟在他的身后,两人一起走出仓库,在离开之前,她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被警察桎梏的夏悠然。免-费-首-发→【追】【书】【帮】

    心里涌起一股悲哀的感觉,但是她也知道,这一次她不会再为夏悠然求情了,作为一个成年人,她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相信父亲知道了,也会理解她。

    回到了顾家,在顾路岑,叶纪之和叶晴等人紧张兮兮的注视下,医生为夏以然检查着身体,最终得到的结果是好的,宝宝没有什么事,夏以然也没有感染上风寒,倒也算是虚惊一场。

    接下来的几天,顾路岑因为担心夏以然,所以便让她留在家里安心养胎,就算要出门,也会给她派上四名保镖,寸步不离的跟着她,随时保证着她的安全。

    夏以然觉得他有些小题大做,有那么多人跟着她,让她觉得怪怪的,可即便如此,她也没有拒绝顾路岑的好意,因为她知道,顾路岑也是被吓坏了,如果这样能够让他有安全感的话,夏以然愿意这样做。

    这天她留在家里,管家给她送来了最新一期报纸,她本来像往常一样,闲来无事的看着八卦周刊,可是眼角的余光扫到一则华城最新的新闻时,还是让她停住了目光。

    #夏悠然因故意伤人,被判有期徒刑五年#

    看到这样一则新闻,夏以然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夏悠然固然可憎,也确实做了诸多的错事,可是说到底,两人毕竟从小一起长到大,她对夏悠然还是有一丝姊妹情份的,看到她落得这样的下场,心里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叹了一口气,将报纸放在了沙发上,夏以然回忆起以往和夏悠然相处的点点滴滴,最终只余一声叹息,还有那一声无可奈何的感叹。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这一句话,是说王熙凤的,可是这一刻,夏以然又觉得,也可以用来形容夏悠然,她费尽了那么多的心思,最终却什么都没有得到,不知道现在,她可会后悔?

    ……

    日子过得极快,在夏以然的期待与紧张中,终于还是迎来了她和顾路岑结婚的日子,而在这一天里,她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万人空巷,什么叫做人声鼎沸。

    赶到婚礼现场的时候,她惊奇的发现,原来顾路岑和王储的人缘都那么好,几乎华城内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部都来参加他们的婚礼。

    整个过程中,总是能够感受到闪光灯的照耀,还有周围的人惊喜赞叹的目光,夏以然和叶晴沉醉其中,感觉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

    或许每个人结婚时,都会有些不知所措,夏以然在整个过程中,始终觉得脑袋晕晕的,就像是踩在了棉花上,轻飘飘的。

    而且她也感觉到,时间过得极快,一眨眼的功夫,她就挽着外公的手臂来到了顾路岑的面前,再一眨眼,他们两人交换了对戒,等到彻底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众人面前接吻了。

    这一系列的流程,或许要不了多久,她就会忘在脑后,而唯一让她印象深刻的,就只有婚礼现场从顾路岑低沉性感的嗓音里,说出的那句情话,

    “我穿越半生,只为寻找你。”

    听在她的耳朵里,就象是喝了一壶烈酒,恍然回过神时,已是烂醉。

    度过漫长应酬的时间,顾路岑总算是带着夏以然回了顾家,两个人换掉礼服,穿上家居服,坐在自家的床上,面面相对,含情脉脉。

    “以然,今天的婚礼你还满意吗?”

    顾路岑将婚礼举办的极其盛大隆重,相信在未来的好多天里,仍然会有人讨论他们的婚礼,但是其他人怎么想都不重要,他只是想要知道,夏以然对他安排的这一切,是否还满意。

    “嗯,我很满意,”夏以然忙不迭的点点头,眼中带着盈盈笑意,“阿岑,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看着顾路岑为她操办的那些,她真的很感动,也可以理直气壮的和别人说,她嫁给了爱情。

    昏黄的灯光下,顾路岑有些意乱情迷,终于还是慢慢的凑过身,吻上了夏以然朱红的唇瓣。

    漫长而又简短的五分钟过去,顾路岑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夏以然,意犹未尽的望着她,他们两个人貌似很久,没有在一起了。

    看到顾路岑眼中不自觉流露出的情欲,夏以然心中有些害羞,但她依然低下头,喃喃细语道,

    “阿岑,医生说过了三个月,我们可以小小的运动一下的。”

    夏以然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脸庞在发热,恐怕她现在的脸已经红到可以拿去当红灯了吧。

    顾路岑闻言,终于不再克制着自己,他再一次吻上了夏以然的唇,在此过程中,拿过遥控器,按下按钮,窗帘缓缓合上,遮住了一室旖旎。

    ……

    六个月过后。

    华城的九月,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清风拂面,桂花香弥漫整座城市,让每个人都感觉到神清气爽。

    而九月二十二日,更是一个好日子,在这一天里,陆席哲和阮惜荃订了婚,琳达宣布怀了冯素的孩子,叶晴和王储在国外蜜月旅行,仿佛所有人,都迎来了一个好的结局。

    而顾路岑和夏以然,此时此刻正在华城第一人民医院的妇产科内。

    手术室的灯亮着,里面偶尔传来几声孕妇尖利的叫声,在寂静的走廊内,只能听到皮鞋踩在地面上,哒哒哒的声音。

    而这个声音很频繁,一直在响个不停,通过脚步声可以判断,走廊内男子焦灼不安的心情。

    顾路岑眉头紧锁,时不时的抬眼看一下手术室,或者向里面张望一番,特别是在听到夏以然的尖叫声,他的心仿佛都跟着揪了起来,担心她会出现任何的意外。

    早知道生孩子这么痛苦的话,当初就不应该让夏以然怀孕,她也就不用受这个罪了,都说女人产子,是在鬼门关走这一遭,若是她不能平安归来,顾路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胡思乱想之中,手术室的灯灭了下来,顾路岑连忙迎了上去,很快护士就推着夏以然走了出来,而在她的病床上,还躺着一位通红的脸蛋,紧闭着双眼的小天使。

    “顾先生,恭喜您,顾夫人为您生了一位男孩,母子平安。”

    此时此刻的顾路岑眼中只有夏以然,根本无暇顾及护士究竟说了什么,他只是低下头,用温柔似水的眼眸深深的望着夏以然。

    看着她虚弱的微笑,顾路岑在她的右眼印上温柔的一吻,“以然,辛苦了。”

    伸手替她擦拭着额前的汗珠,顾路岑望了一眼襁褓中的宝宝,等到他长大以后,自己一定要告诉他,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

    “不辛苦,”夏以然笑着摇摇头,“你为咱们的宝宝取名字了吗?”

    “取好了,”耀眼的阳光照耀着顾路岑的侧脸,他完美的宛如谪仙,“顾修缘。”

    顾修缘?

    听到这个名字,夏以然表现的有些失落,这听起来未免太过普通,一点都不诗情画意。

    像是看出了她的心中所想,顾路岑慢慢凑近她的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轻语,“是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的修缘。”

    他的话音刚落,夏以然便轻扬嘴角,笑了出来,脸上爬满了红晕。

    医院的走廊,一男一女深情对视,身边放着他们爱情的结晶,岁月静好,不过如此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