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章 家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样他就不用怀疑她刚才哭过了吧?

    “你这几天去哪里了。★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叶俊睿背着她,手里的烟一动不动,但两人的呼吸都静得可清晰可闻。

    “没去哪里啊,我就是出去逛街,然后没事到处瞎逛,买了点东西,呃,是你答应我,可以让我随便买东西的,如果你觉得不爽的话,可以让我去你公司上班,做工还钱给你啊。”

    苏以薇心想这真是一举两得的做工机会,一来可以不欠他的,让他知道她有多独立。

    二来,她可以借助在叶俊睿公司上班的机会,趁机摸清公司的人际关系,然后跟他们建立往来,到时候就更方便她利用公司人脉和资源来给自己报仇了。

    “还有呢?去见了什么人。”叶俊睿的脸侧了一个角度,苏以薇终于能看到他那高挺如刀削般的鼻梁,长若蝶翼的睫毛,正微微低垂。

    眉毛也很完美啊,简直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男人。

    呸呸呸,这不是花痴的时候好吗?

    她深吸了一口气,仔细回想着这几天去了那里,突然想起她上次在百货商场遇见了苏向雪,还跟她互相对着干的事:“我上次跟你说过了啊,我去买了个天价的手环,就是为了跟苏向雪斗。”

    “除此之外,再没有别人了吗?”叶俊睿的脸再侧过来一个角度,这次,苏以薇能完整地看清楚他的侧脸,真是鬼斧神工的男人,连一个生气的眉眼都那么帅,简直人神共愤,闭月羞花,沉鱼落雁……

    “没有了。「^追^书^帮^首~发」”她真想不起来,而且她天天待在家里,除了逛街之外,也没见谁啊。

    不过,叶俊睿该不会知道了她这几天见过叶俊博的事吧。

    但这不是她主动去找的他啊,是他偷偷摸摸找上门的!

    她只是正常回家,应该不会被盯上吧。

    不行,不能告诉叶俊睿,不然按照他这么凶的性子,肯定会把她和叶俊博都大卸八块的。

    突然窗户被风吹开了,打在墙壁上,声音又响又嘈杂。

    她被吓得一激灵,不过眨眼的走神功夫,叶俊睿就到了她的眼前,掐住她的脖子,两人的鼻尖近在咫尺。

    “你……要干嘛。”苏以薇很害怕,她不知道叶俊睿又要对她做什么。

    “乔香兰的事,是你做的。”叶俊睿没有任何疑问她的意思,而是在陈述这个事实。

    “我?什么事啊,你说的我不懂。”她不晓得他怎么突然主动跟她提起乔香兰了。

    乔香兰这个女人,真是脆弱得要死,上次知道她怀孕了,还哭得那么惨兮兮的。

    当时苏以薇一溜烟就跑了,也没管她究竟之后去了哪里。

    突然激发了灵感,她伸出食指,往空中一竖起:“该不会她出事了吧?”

    “你居然还试图瞒着我?我没想到你这个女人居然如此恶毒。”叶俊睿见她承认,就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对她说道。

    苏以薇很无辜啊,她做什么了?怎么就变成害乔香兰那个苦大仇深的女人的仇人了?

    “我怎么她了?你让她来跟我对峙啊,我没错做事,身正不怕影子斜,你让她来找我。”苏以薇就不信这个白莲花能当着她跟叶俊睿的面,同时骗人和装好人。

    哎哟,苏以薇就知道当初乔香兰当初那么好心地陪她逛街,肯定是心怀鬼胎,现在暴露了吧。

    “你还想再见她?让她再次落入你的手吗?”叶俊睿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他掐着她的脖子,导致苏以薇没法正常呼吸,只能一步步后退,试图获得一点新鲜空气,但无奈的是,她越后退,叶俊睿就越靠近,甚至掐得越紧。

    最终苏以薇已经说不出话,脸色涨红,连脖子都是紫色的了。

    叶俊睿一直在等她的回答,而此刻见她已经眼睛都快翻白眼了,才知道自己不小心下手太重,立刻松开她:“快说,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苏以薇简直是世界第一窦娥冤啊。

    她刚被松开,就腿脚无力,瘫倒在地上,还好背靠有墙壁,她能坐着,而不是狼狈地躺在地上任由他居高临下地鄙视。

    苏以薇仰头看着叶俊睿,无奈地摊手:“我啥都没做,我是冤枉的。”

    “还想狡辩!”叶俊睿立刻将苏以薇从地上提起来,她被抓住衣领后,腿脚悬在空中,被迫直视着他。

    “她近几日,只有跟你接触过,而她被人打得鼻青脸肿,伤痕累累,绝非与她无冤无仇之人所为,而你肯定是对她心生恨意,就欺负她,我问她情况,她居然还在帮你说好话,你这个女人,真是心肠歹毒!”

    苏以薇瞪大了眼:“不是吧,她被打了,她都没说是我,你怎么就直接给我定罪了呢?这不是故意找上门欺负我吗?”

    她没想到叶俊睿居然会认为她去欺负乔香兰。

    拜托,她如果真的谋划着打乔香兰的话,之前怎么会如此光明正大地答应跟她一起去逛街呢?

    “那是因为她心地善良,不忍心将你供出,但这并不是让你继续逍遥法外的理由,她一个弱女子,被你打得连床都下不来,脑震荡到以后可能正常思考都有问题,难道我不应该替她来跟你讨债吗?”叶俊睿实在受不了苏以薇这种无所事事的样子。

    “我说没有就没有,我是不会认罪的,你骂我打我都可以,反正我绝对不会被乔香兰那个贱女人牵着鼻子走的!”苏以薇生气了,她拼命挣扎,作死抵抗,就是不愿从了刚才叶俊睿给她按在脑袋的那些个莫须有的罪名。

    叶俊睿被她气得控制不住手里的力道,就一个巴掌打了下去:“你这个女人,真是太任性了!”

    “啪”地一声,苏以薇的侧脸像馒头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肿大起来,她“嘶”地捂着脸,感觉脑子神经都被震歪了。

    “你居然为了她打我?”苏以薇不可置信地看着叶俊睿,“那你这么在乎她,干嘛又跟我结婚呢?是她的身份有什么见不得人,不光彩的地方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