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56章 脸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掖好被角后,苏以薇本以为叶俊睿就该离开了,谁知道她却感受到那道视线越来越炽热,现在苏以薇是更加不敢睁开眼睛了,生怕和叶俊睿来个尴尬的对视。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叶俊睿静静凝视着苏以薇的脸庞,上一次这么凝视她,还是在医院里,那个时候医生也说不准苏以薇什么时候会醒过来,甚至说,有可能一辈子都这么睡着,永远醒不过来了。

    每当看到病床上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的人时,叶俊睿就觉得心脏一阵抽痛,万般痛恨自己当时为什么不警醒一点,自以为是的觉得杀手只剩下一颗子弹,绝对不可能再出什么事情。

    当时的吊灯原本应该是砸在他头上才对,是苏以薇为他挡住了,他一直不敢确信苏以薇到底还喜不喜欢自己,虽然爬山的时候,苏以薇没有拒绝他的表白,甚至默许和他的亲近。

    可叶俊睿还是不安心,他总想知道,苏以薇到底还喜不喜欢自己,而苏以薇的行为,无意已经说明了她的想法,叶俊睿非常后悔,他希望苏以薇对自己的喜欢,是有一天可以大声告诉他,而不是默默的为他承受危险。

    当指尖传来温润细腻的触感,叶俊睿手指一抽,又很快稳住,他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的时候,把手放到了苏以薇的脸上,他生怕惊醒了苏以薇,打扰到她的睡眠,想要赶紧将手指给移开。

    但偏偏手指像是沾了胶水似的,怎么动也移不开,他看着苏以薇沉静的睡颜,不由自主的任由手指滑动在苏以薇的脸上。★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他终究还是没有忍住,手指一点点从苏以薇的颧骨划过,又触摸到她的眉毛,她的眼睛,她的鼻子,最后是她的嘴唇。

    这是非常纯粹的触摸,不带一点点的邪念,叶俊睿似要将苏以薇的面貌刻在脑中般,一点点的描绘着她的五官。

    昨晚苏以薇睡前涂了润唇膏,冬天空气干燥,晚上不做唇部保养的话,第二天起床会很干,这是苏以薇上大学的时候就养成的习惯。

    经过一晚上的时间,嘴唇表面的保护已经渗透进去了,但嘴唇却变得很柔软,即便是在空气干燥的冬天,也并不见干燥。

    苏以薇长了一双杏眼,笑起来圆溜溜的,非常有灵气,嘴唇却是细长的菱形,和看起来无害的眼睛形成了反差。

    若是只看苏以薇的眼睛,会觉得这姑娘看起来很单纯,不谙世事的模样。

    但若是遮住苏以薇的上半部分脸,只看她的嘴唇,最好是涂上大红色的口红,当她微微一勾唇角,又会让人觉得这定然不是个好相与的女人,凌厉的气质只是嘴唇一笑就展现了出来。

    叶俊睿却没有想到那么多,他只是手指轻轻的摩挲过苏以薇的嘴唇,感受到指尖传来的温润触感,那种一点点的温暖,在这大冬天并不怎么让人察觉,却让叶俊睿神色放松。

    真好,这个人离开了自己那么多年,终于是回来了,她昏睡了那么久,也终于是醒过来了,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他都再也不要和薇薇分开,直到他死去那天,他也会在临死前拉着薇薇的手,这样下辈子还能够找到这个人。

    心中情绪翻涌,叶俊睿不由自主的俯身在苏以薇唇上印下一吻,轻轻浅浅的一个吻,又像是在亲吻什么绝世珍宝,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将珍宝给弄坏了,他对苏以薇的珍惜,即便是不用言语,也能够感受得到。

    “真好,你回来了。”叶俊睿低声说道,脸上终于是露出了笑意,他又念念不舍的凝视了一会儿苏以薇,听到门外传来的脚步声,终于是站起来,离开了房间。

    吩咐佣人不用去打扰苏以薇,让苏以薇好好休息,叶俊睿便下了楼,当他关上房间门的那一刻,眸子里面的所有温柔尽数收敛,一张脸又变成了平时冷酷的模样。

    他其实并非是冷酷,只是很多时候懒得多说而已,不想说话,也不爱玩笑,慢慢的,别人就觉得他非常的不好接近,当这样认为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在心中给叶俊睿扣上一个冷酷的标签。

    其实叶俊睿并不觉得自己很冷酷,他不过是话少了一点,笑容少了一点罢了。

    在确定房间门被关上,耳边没有再传来任何声响后,苏以薇终于睁开了眼睛,她眼中还残留着一丝疑惑和迷茫,脑中想到先前唇上那温润的触感,脸色一下子爆红。

    刚刚,好像是叶俊睿吻了她是么?苏以薇红着脸缩在被子里,手指不由自主的放到了嘴唇上,轻轻摩挲了一下,她忽然想到先前叶俊睿好像也是这么摩挲的,一下子脸色更红。

    这会儿她算是完全清醒了,却不敢起来,她一想到自己起床后,要去楼下面对叶俊睿,就感觉很不好意思,但是她要是继续留在房间里面,叶家人的估计都会觉得她很爱睡懒觉。

    无论怎么说,这里不是她熟悉的地方,她不好意思水懒觉,在面对叶俊睿一人的不好意思和面对其他叶家人的不好意思中间,苏以薇终于还是选择了前者。

    她动作快,起来后简单的洗漱了一遍,便穿上自己昨天的衣服下了楼。

    叶家的餐厅里,老爷子虽然已经是高龄了,却仍然是每天按时起床吃早餐,他坐在主位,叶毅坐在他左手边,叶毅旁边下去依次是叶芳,冯莹和叶俊博。

    叶俊睿坐在老爷子右手边,旁边坐着叶文轩,佣人正将早上熬好的粥端上来。

    冯莹了眼外面的客厅,没见人过来,便看向叶俊睿,问道:“薇薇是身体不舒服吗?”她问这话没有别的意思,纯粹是关心苏以薇罢了。

    这要是放在其他婆婆和儿媳妇的身上,那就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满了。

    不过冯莹和苏以薇打从见面开始,就没有真正遵循过婆媳之间的规矩,冯莹曾经也不是没有想过摆起自己婆婆的身份,奈何苏以薇从头到尾压根不在乎这些,该说的继续说,该做的继续做,冯莹也阻拦不了。

    刚开始冯莹还很是生气,看苏以薇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只是那时候苏以薇脑中全是西方思想,搞不懂冯莹作来作去是为什么,她也因为失忆,完全不惧怕这位前夫的母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