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07章 逼上梁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只是现在这不一般的手段,用到了苏以薇的身上,苏以薇也不知道自己是该笑她运气好,竟然能够被老爷子用手段,还是笑自己运气不好,今日竟是要被逼着上梁山了。http://m.zhuishubang.com/

    “既然爷爷都这么说了,那么这事儿我恐怕是不明白也要掺和一趟了。”苏以薇笑道,倒是没看出她哪里生气。

    叶芳轻哼一声,抱着胳膊坐在沙发上,想听听苏以薇有什么高见。

    叶毅作为苏以薇的公公,按说眼看着她被为难,应当站出来替她挡一挡才是,但这位公公却跟个没事儿人一样,他对叶俊睿都没有什么感情,又何况是早在叶俊博事情就瞧不上的苏以薇呢。

    对这个儿媳妇,叶毅一向不太喜欢,总觉得这是个惯会使用心机手段的女人,说来也怪,别人家都是公公不管,婆婆厌恶儿媳,这叶家倒是反过来了,婆婆冯莹觉得苏以薇还行,偏叶毅不喜欢。

    二房的人向来是巴不得看大房的笑话,叶俊杰又在苏以薇手底下吃过亏,一直就没有能够报复回去,现在看到苏以薇必须要得罪一方,他除了心中看好戏的态度,完全没有别的想法。

    得罪老爷子,还是得罪叶家三兄妹?这是个问题,需要苏以薇现在就给出答案。

    老爷子赞赏的看着苏以薇,“你别怪爷爷非要把这事儿交给你处理,主要是因为以你的身份,最合适,爷爷相信你,肯定会给爷爷一个满意的答案。”

    这一口一个爷爷的,要是不知道的,还当真以为他待苏以薇如亲孙女,也就在场的人心里面门清,老爷子这是丢烫手山芋呢。免-费-首-发→【追】【书】【帮】

    叶三叔气得脸色紧绷,又想要开口替苏以薇,却被苏以薇眼神看过来,率先制止了他的话。

    “好呀,既然爷爷这么欣赏我的能力,那我就勉强一试吧。”苏以薇笑道,看起来没有半点紧张。

    叶芳有些看不惯她这幅淡定的姿态,却又想知道苏以薇到底能够有什么好办法,眼睛虽然是慢慢的不屑,耳朵却是一直竖着。

    “叶蓝,叶家旁支的孩子,说是旁支,可到底也是叶家人,他偷了公司的机密文件,导致本该在去年就动工的项目,硬生生拖到了现在,给叶氏造成了不小的损失,是这样没错吧?”苏以薇先是将问题复述一遍。

    老爷子点点头,表示的确就是这样没错,叶家几兄妹除了叶三叔脸色一直不好看外,其余几人都是一脸的冷漠,静静听着苏以薇所谓的解决办法。

    “首先,这件事情不宜公开处理,若是公开处理了,无异于是叶家自己将这种事情说给外人听,到时候也怪不得外人来笑话,所以凡是需要晒到阳光下的,都不可以!”苏以薇沉声道,她这么说,算是免了叶蓝蹲大牢的忧虑。

    叶家的三兄妹顿时就不高兴起来了,其中尤以最讨厌苏以薇的叶芳为重,她当下便冷笑道:“照你这么说,叶蓝偷了文件的事儿,就这么算了?”

    苏以薇挑挑眉,没有被人打断话的气恼,只是淡定道:“小姑这么着急做什么,为何不听我把话说完?”

    “呵!好啊,你说,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够说出个什么花儿来!”叶芳冷笑一声,眉眼不善的看着苏以薇。

    她已经明确向苏以薇表达了自己的态度,要是不给叶蓝重重的惩罚,她心中这口气就出不去,要是苏以薇明知道她讨厌叶蓝的情况下,还要从轻处置,那就别怪她和苏以薇结仇了。

    虽然两个人本来也算是见面就眼红的关系。

    “我对这件事情一直有个疑问,想来各位长辈也想过这个问题,那就是叶蓝当初为什么要偷取文件?而现在他为什么又要将文件带回来?这是我很好奇的地方。”

    苏以薇这边刚说完,叶芳又开始忍不住接话道:“那和解决这件事儿有什么关系?只要文件还是那封文件,他小子没动过手脚就行了,别的管那么多干嘛?”

    “当然,小姑说得很有道理,那么我想要问问爷爷,文件有被动过吗?”

    老爷子摇摇头,肯定道:“那份文件是一个U盘,有密码的,他没有密码打不开,所以我可以肯定他没有动过。”

    “哦,既然是这样,那事情不就好解决了,叶蓝偷了公司文件,做错了事情,但因为叶家的关系,没有办法将他送进监狱,那么,我想既然于法不能够处置,就只能够于情了,想来叶家这样的大家族,必然是有规定才对,按照规定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说完,苏以薇便姿态轻松的坐了下来,半点看不出她思考这个问题有什么很难的。

    叶芳轻哼一声,头一个表达自己的不满,“事情暴露出去,丢人的确是丢人,但是现在是什么年代?家法那种轻飘飘的东西,也就教育三两岁的小孩儿有用,教育叶蓝能够有什么用?我看两个教训也未必记得住。”

    “既然是这样,那么小姑觉得哪种方式惩罚叶蓝更合适,就用哪种吧。”苏以薇接话道,呛声的语气和她淡定的神色完全沾不上边。

    “你!这事儿爸既然交给你,自然是你说什么方式就什么方式,你现在又推给我什么意思?”叶芳瞪着苏以薇,似乎是想用凶恶的眼神给苏以薇造成一点伤害。

    然而苏以薇却不为所动,半点没有被叶芳的眼神给吓唬道,反而自然道:“可是我已经说了用家法处置啊,爷爷也没有反对,是你自己反对,既然你这么反对,那不如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好了,你也说了,现在是法治社会,难不成你还想像古代那样动不动就动用私刑不成?您要是这么想,我也拦不住,终归手是长在您身上的,我也管不着。”

    “说得没错啊,小姑要是觉得不解气,自己去找叶蓝出气就好了,何必在这里为难我妻子呢。”一道沉稳又冰凉的男声从玄关处传来,下一刻,穿着风衣,身上还带着外面寒冷夜风的叶俊睿便走了过来。

    现在是初春的天气,虽然温度一天天在升高,但春寒料峭,尤其到了晚上还是很冷的。

    叶俊睿手上戴着一双黑色的手套,他边走进客厅便将手套摘掉,露出一双白皙而又骨节分明的手,在黑色手套的衬托下泛出丝丝冰冷,正如他这个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