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81章 死了都要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其实冷寒夜早在发现龚玲兰并没有如他所期望地上当,就怀疑沈穆寒是不是已经恢复了记忆,然后直到那些新闻报道出来时,他便彻底肯定。免-费-首-发→【追】【书】【帮】

    所以,他也早就留了后手。

    当媒体挖掘得越来越深,直到确定艾丽娅的这位新婚丈夫就是当初落入海里的沈穆寒时,沈氏集团内部也跟着严阵以待。

    冷寒夜依旧不动声色地坐在总裁办公室内,听着手下人来报,沈穆寒独自一人过来了集团,他这才从舒适的电脑椅上起来,慢悠悠地踱步出去迎接。

    “这不是……我们家艾丽娅妹妹的丈夫吗?虽说我跟艾丽娅没什么血缘,好歹她喊我一声哥哥,那我就喊你妹夫了,呵呵……”

    沈穆寒面对敌人,从来就没有什么好脸色。他也不再继续假装失忆,直接就亮明了身份,“冷寒夜,明人不说暗话。你当初将我骗去岛上,又在出海的快艇上做了手脚,埋下炸弹,害我失忆,我就当你是怕我,不敢正面与我竞争,就耍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现在我回来了,沈氏可以还我了吧?”

    在场的还有闻讯赶来的媒体,因为袁成杰提前打好了招呼,都没人阻拦他们进门,于是这番话,也被他们全都听在耳里,随即一片哗然。

    “我的天,这是不是比电视上的宫斗剧还要精彩?沈总简直就是一落魄王子回家记啊!”

    “啧啧啧,亏得沈大boss福大命大,仅仅只是失忆,而没有丢了性命,不然沈氏落在这种小人手里,迟早要完!”

    “你说,他会这么简单把沈氏完璧归赵吗?”

    “可是他的事情不都暴露无遗了吗?他那个小三母亲还害死了前沈总,我估计沈家人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

    “小三母亲”这四个字轻飘飘地落入了冷寒夜的耳中,却像是个千斤顶重重地砸在他的心口上,他的脸上顿时一片阴霾,忿忿地开口对这些人道:“我妈才不是破坏人家婚姻的第三者!就是你爸,他骗了我妈,说好要接我和我妈回沈家,结果呢,他又暗中派人企图让我妈流产!”

    “我妈拼命护下了我,而身体也大不如以前,可是那个男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还有名声,对我妈越来越不好,让她最后彻底死了心,但只求能让我进沈家的门。”

    “所以你爸根本就是死有余辜,他是心虚,他完全没想到我不但没有胎死腹中,还好好地活了下来,呵呵……那份电子邮件也不是我妈发的,而是我用了我妈的账号发送出去的,我妈那个时候,卧病在床只求他能来看一眼!”

    “谁知道呢,你爸真是一点都不经吓,我随口说了他一些暗中进行的事情,便受不住威胁了,就那么死了,还真是便宜了他!”

    “沈穆寒,最后再告诉你一件事吧!你以为你是你爸妈爱情的结晶吗?哈哈哈,不,你只不过是你爸为了拒绝我妈和我进门,才有的产物!他根本不爱你,你也不过是一枚可怜的棋子罢了,哈哈哈……”

    莫诗意通过电视上的直播也看到了这一幕,听到了冷寒夜说的这番话,到最后,她跟着一阵又一阵揪心。

    没想到,竟还有这样的隐情!

    突然,冷寒夜不知从哪儿摸到了一把枪,只听见枪声响起,屏幕蓦地黑了!

    这下莫诗意整个人都慌了,她担心沈穆寒会被那丧心病狂的冷寒夜一枪击中,所以,她赶紧联系起袁成杰来。

    但她刚拿起手机,一个陌生的号码先进来了。

    莫诗意直接挂断了它,转而拨打了袁成杰的电话,无奈却一直打不通。稍作休息的时候,那个重复的陌生号码再次进来,她只得接起,没好气地问道:“哪位?有事就快说!”

    “是沈夫人吗?不好了,沈总中枪倒地,已经在送去医院的路上,特来通知你,赶紧过来医院!”

    听到对方这么一说,莫诗意差点没把手机给摔了!

    连外出的衣服都来不及换了,她直接穿着睡意就奔出了家门,也顾不得回答身后的龚玲兰喊她干什么去。免-费-首-发→【追】【书】【帮】

    然而,她刚跑出了别墅区,准备打个车赶过去时,路边却突然主动停下了一辆黑色商务车,门一开,车上下来几个男人就直接将她推了进去!

    莫诗意这才反应过来,一切都是圈套!

    当她想用手机给沈穆寒呼救时,才发现车厢内的信号都被屏蔽了,什么都发送不出去。她拼命挣扎,甚至想开窗跳出去,但最终被一名男子直接一手拿着毛巾捂过来,就晕了。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莫诗意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四四方方的小房间内,除了一个监控摄像头就什么都没有。

    而她的双手和双脚都绳子绑住,好在嘴巴没有被塞上东西,她随即冲着那监控摄像头大叫,“人呢?有本事躲在后面,不如出来跟我见一面啊!不然,就早点放我出去,我老公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快放我出去!”

    事情都到了这一步,她再傻,也能猜到自己是被什么人绑了。

    果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两名黑衣男子一人站一边,将她几乎是提着走路去见了站在天台上的冷寒夜。

    “诗意,别来无恙啊!”

    “冷寒夜你够了,痛快一点,要么放我走,要么就干脆把我杀了!不然的话,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绝对不会放过你!”莫诗意几乎抱了必死的决心。

    结果,冷寒夜听她这么一说,越是摇头,“啧啧,诗意啊诗意,其实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伤害你。为什么偏偏要选择沈穆寒那个家伙?他能给你的,我也可以!”

    “呸!”莫诗意一口唾沫吐向了他,满眼都是嫌恶,“我老公在我眼中是最优秀的男人,谁也比不上!冷寒夜你如果还有一点良心,就跟我老公进行公平竞争,拿我威胁他算什么本事?”

    见她看穿了他的目的,冷寒夜也不遮掩了,笑着道:“你果然懂我啊,呵呵……我若是没良心,你觉得你还有命在这里跟我废话吗?诗意,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也只好随你愿了。”

    莫诗意抬眼看着他手里玩转着一把水果刀朝她走来,误以为是想捅死她,忽然便没了恐惧。

    “那你就杀了我吧,快啊,不然等我老公赶来,你的下场绝对比你母亲还要惨!”

    不提母亲还好,听到她这么说,冷寒夜的眸子里瞬间阴鸷一片,然后说时迟那时快,他用到就挑开了她睡衣外套上的一排竖扣。

    莫诗意只觉得胸口一凉,她里头就一件背心,还是V领!没了扣子的束缚,外套很轻易地被风吹开,然后男人又用刀子微微一挑,她的一个香肩就露了出来。

    “杀了你还便宜你了!诗意,没想到你都是生过两个孩子的妈了,可这模样,还是令人……我见犹怜啊!”

    见对方还有在场其他男子的眼里都冒出了如狼似虎的光芒,莫诗意吓得赶紧侧过头去,企图用长发盖住露出来的肩膀。

    无奈顶楼的风有点大,她这半遮半掩的模样更让这群大男人垂涎三尺!

    好在冷寒夜最终没有再对她做什么,只是慢悠悠地用手机开了个视频,然后对准坐在地上这个衣着凌乱的小女人,坏笑着道:“来吧,跟你男人打个招呼,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都清楚吧!”

    莫诗意看到视频里的男人并没有中枪,一颗心便放心了。

    面对那头的沈穆寒一连串的追问,她下定了决心,不愿成为这个男人的软肋,“穆寒,我可能……回不去了,但你千万别难过。务必照顾好我们的儿子和女儿,再给他们找个好妈妈,比如艾丽娅。看得出来,她是真的爱你,把你和孩子交给她,我也完全放心。不用过来救我,那样,他也没有什么好威胁你了,你一个人要好好的。我爱你——”

    冷寒夜听不下去了,忿忿地结束了这个视频通话。

    莫诗意却忍不住笑出声来,毫无畏惧,“不好意思将你的如意算盘打碎了啊,冷寒夜,你最好还是别把希望放在我身上,我男人可是干大事的人,用我来制约他,你只会输!”

    “是吗?”谁知,冷寒夜轻嗤一声,并不以为意,“那我倒要看看,他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发现你在这里?一个晚上没来,我就让他们好好服侍你一晚,呵呵,我的时间多着是,完全耗得起!”

    莫诗意恨得牙关紧咬,忽而灵光一闪,决定咬舌自尽,也不要被他们这般羞辱。

    但是,古装剧里明明咬舌自尽很容易,可到了她这里,舌头都已经出血了,她还是没能咬断!

    反而让在场的这些大男人嗤笑不已。

    见状,莫诗意眉头一蹙,趁着冷寒夜他们都松懈下来的时候,她猛地从地上站起,学麻雀跳着就往天台边缘而去!

    她就不信了,要死还不容易?

    终于到了边缘处,莫诗意看了一眼高度,是满意的,紧接着她就闭上了眼睛,在那些男人过来拉她之际,纵身一跃——

    然而落地的疼痛却半天都没有传来,莫诗意只觉得耳边风声阵阵,手腕处一阵生疼,她猛地睁开了双眼,却发现救自己的人竟然是艾格斯!

    “抓住啊,不许松手,听到没?”

    艾格斯的人已经迅速控制了冷寒夜他们,所以他有时间慢慢地将莫诗意拉上来。

    而莫诗意内心的惊讶已然大过了恐惧,“艾格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艾格斯把注意力都放在她的身上,并且正在用双手慢慢地找到合适的支撑点来拉她,还要小心她的手臂不被脱臼,说话就相对吃力了许多,“找你还不容易?别怕,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除了艾丽娅,我就只有你一个妹妹,你必须给我、好好活着,明白吗?”

    听到妹妹两个字,莫诗意的眼眶瞬间就湿润了。

    “你,你们愿意认我这个妹妹了?”

    艾格斯的态度之所以来了个大转变,也是因为沈穆寒将他调查来的一些事实真相都摆在了他们兄妹的面前,让他们清楚地意识到,其实是他们被自己的爷爷还有爸爸给骗了。

    家里的长辈一直重复着,是莫诗意的外公要致他们于死地,那场战争,因为爷爷相信了自家兄弟,结果中了圈套,全军覆没,而他自己更是差点死在兄弟的枪下!

    仇便这么结下了……

    他们的爷爷逃到了国外,自己白手起家,不惜跟道上的兄弟联手,终于壮大了事业,生下他们的爸爸,又不厌其烦地讲述了当年的故事,所以他们全家都知道国内的这个古家,誓要打压对方。

    艾丽娅喜欢设计,便将目光对准了暮光服饰。而艾格斯子承父业,原本是打算助妹妹一臂之力,将暮光拿下,结果发现莫诗意是沈家的夫人,而冷寒夜又跟沈家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干脆就一起联手了。

    然而万万想不到的是,爷爷却故意将黑白颠倒,明明做了汉奸的是爷爷自己,却被爷爷说成是他的兄弟,也就是莫诗意的外公。而人家外公才是真正的共产党,恨爷爷当了这汉奸,才会一枪想要结果了他!

    爷爷明明是古常辉,姨太太所出,却在他们小辈的面前,硬是将自己当成古鸿光,正妻儿子的形象。所以旧报纸上报道的那些内容,讲的也并非爷爷的光荣事迹,都是人家外公所做……

    两兄妹发现他们搞错了以后,便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莫诗意!

    艾格斯是知道冷寒夜的全部计划,所以才能第一时间赶来,却没想到再晚一步,莫诗意就没了。

    “你给我抓住了!哥都还没来得及好好疼你这个妹妹,你可能就这么走……”艾格斯已经青筋暴露,却还努力要将莫诗意拉上来一些,再拉上来一些。

    无奈太耗力气,再加上手心出汗,他感觉自己就快要抓不住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沈穆寒也赶到了,当即趴在艾格斯的身边,然后伸手将莫诗意的手臂牢牢握住。就这样,多了一份力量,再加上莫诗意看到自家男人来了,也有了强烈的求生意志。

    终于,她被安然无恙地拉了上来。

    艾丽娅也赶来了,见她好好地坐在地上,当下就长舒一口气,“谢天谢地,诗意妹妹,还好你没事!”

    而莫诗意还在好奇兄妹俩对自己的态度转变,只不过她刚准备详细问问,从楼梯处又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就听到裴子深的声音大老远地传来,“诗诗,你没事吧?那混蛋有没有欺负你,有没有哪里受伤,啊?”

    说着,他还直接上手想要抱她入怀。

    但被沈穆寒不动声色地隔开了,用他的西装外套,将衣衫不整的莫诗意包裹住,再拦腰抱起,就往楼下走,“艾格斯,这里就交给你了。裴子深,带上我妹妹,回去了。”

    沈暮雪一心担心嫂子的安危,也没注意自家男人刚才的举动。

    裴子深被对方这般警告了一番,顿时收敛好自己的情绪,揽上沈暮雪也跟着下楼,“走吧,我们回家咯!”

    一个礼拜之后,蒂斯芙尼最新作品——夏夜恋曲在发布会上大放异彩。

    和以往风格不同的是,这回出品的高定礼服让人格外惊艳,是将东方和西方的传统元素相互糅合,结果碰撞出了精彩的火花!

    受邀而来的记者们将长枪短炮纷纷对准了沈氏夫妇。

    “请问沈夫人,这次新品的灵感是来自于什么呢?”一名男记者快人快语,抢先拿到了提问权。

    闻言,莫诗意趁机将艾丽娅推到了镜头前,两人笑起来就像是姐妹花,“在此,我要隆重介绍一下我们蒂斯芙尼新加入的设计师,艾丽娅!此次作品,便是我和她合力设计,走的就是中外合资风!”

    暮光服饰以及其名下的子公司原本都是做传统服饰,不过在莫诗意的打理之下,那些老顽固也渐渐开了窍,主要也是受利益驱使。

    艾丽娅的加入,让暮光有了入驻海外的可能,再加上艾格斯的大力帮衬,莫诗意名下的蒂斯芙尼便有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成为中外合资的一个服装品牌!

    “沈夫人沈夫人,听说飞鸟设计师和弗兰克林先生在一起了,这是真的吗?”

    记者的提问让莫诗意又回过神来,遥遥地望向本该属于这两人的位置,却空无一人,笑得有些促狭,“呵呵,他们啊……不仅仅是在一起了,已经秘密结婚,度蜜月去咯!”

    又是一片哗然。

    一名女记者又见缝插针,满眼崇拜地看着莫诗意身边的这个男人,忍不住问出了不相干的话题,“沈总,沈夫人,你们结婚以来还能如此相爱的原因是……”

    “因为……”莫诗意眼里含笑,看向了自家男人。

    沈穆寒便马上接口,“当然是因为信任。”

    “对,还有爱!”

    哪怕是死了再重来一遍,也要勇敢地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