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4章 替罪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丁健被柏樊瑞的话惊得一脚踩上了刹车。

    柏樊瑞一时不差,额头重重地撞在了副驾驶的座椅上。

    正想骂丁健做事太过毛躁,却看见丁健急急忙忙地扭过头来,眼神诚恳地看着柏樊瑞。

    “柏总,我觉得我们现在还没有到了山穷水尽那一步,您完全可以再回去和苏小姐商议一下,现在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

    如果您就这样去自首的话,不光是自己要坐牢,苏小姐也会受到牵连的!”

    丁健看上去一脸的苦口婆心加忠心耿耿,看样子是极力反对柏樊瑞去自首的。

    柏樊瑞的脸被气得一阵青一阵白的,他真是想好好地抽自己一个嘴巴,怎么就偏偏挑中了他做自己的心腹?

    “我是让你去顶罪,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你的家人的。”

    后面这一句,可以说是条件,也可以说成是威胁了。

    丁健愣了愣,他现在才明白柏樊瑞的意思。

    “柏总,您是想让我去自首,把这件事情给扛下来?”

    尽管已经猜到了柏樊瑞的意思,但是丁健仍然不死心地问了问。

    柏樊瑞沉重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你来说可能不太公平,但是眼下我们没有别的路能走了,从顾北辰和乔落活着从T国回来开始,所有的事情就已经脱离了我们掌控。

    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你家里人一大笔钱,足够他们的后半生衣食无忧了。”

    柏樊瑞那双满是精光的眼睛里充满了浓浓的威胁,看上去实在是让人没有办法不觉得胆寒。免-费-首-发→【追】【书】【帮】

    丁健松开了手上的方向盘,有些颓然地靠在了座椅上。

    他要去顶罪?要去坐牢?

    可他今年才三十二岁,他的人生明明才刚刚开始!

    还有他的儿子,今年才刚刚三岁,虎头虎脑的样子,正是讨人喜欢的时候。

    可他现在,竟然要放下这一切,去坐牢?

    “如果我拒绝呢?”丁健沙哑着嗓音问道。

    柏樊瑞的声音阴冷得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你的家人会为你的胆怯付出惨重的代价。”

    他从西装的口袋里拿出手机,找了找里面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送到了丁健的面前。

    柏樊瑞的手机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录好的一段视频,而视频的主角,就是丁健三岁的孩子。

    看来,柏樊瑞早就做好了让自己去定罪的打算。

    这样的结果,让坐在驾驶位上的丁健的身体狠狠地颤抖了一下。

    虽然他早就知道柏樊瑞是这样心狠手辣的人,但是仍然忍不住想要为自己的前途和未来博上一把。

    “五千万,我要你给他们五千万,然后把他们都送到国外去。”

    他的儿子还小,他不能让柏樊瑞的错误成为他儿子成长过程中最大的污点。

    虽然去国外生活对他们来说会很艰辛,但是那里至少不会有一个孩子指着他儿子大骂“你爸爸是个杀人犯”。

    “成交。”柏樊瑞倒是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丁健突然笑了起来。

    笑声从一开始的低沉,渐渐变得豪放了起来,最后声音大到让柏樊瑞的耳膜都生疼起来。

    “柏樊瑞,你最好祈祷自己永远不会有被抓住的那一天,那个时候,我一定会像是一只疯狗一样,咬住你鲜血淋漓的伤口,然后狠狠地啃食你的血肉!”

    丁健像是在撒自己胸口的那口恶气一样,用前所未有的狰狞表情,从后视镜里看着柏樊瑞的脸,疯狂地说道。

    然后,他一把拉开了车门,从车上走了下去。

    随手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丁健甚至不肯回去和自己的家人好好道个别,就立刻前往了距离最近的一个京剧投案自首去了。

    他对自己和陈强合伙想要把那笔巨额的工程款据为己有的罪名供认不讳,还说那个从三十几层高的楼层坠落的民工,也是他安排的。

    目的就是想把繁星集团从烟城赶出去。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柏氏集团是柏家的产业,他们之间的竞争跟你毫无关系,你只是个按时领工资的员工,不是么?”

    接待了丁健的检查员用一次性纸杯给丁健倒了一杯温水,摆在了他的面前。

    丁健看着纸杯里水漾开了一圈圈的涟漪,突然就笑了,笑得阴森至极。

    “我嫉妒,我嫉妒繁星集团的财力和地位,我嫉妒那个姓乔的女人拥有如此得天独厚的优势,所以我想毁了她。”

    这句话若是从一个女人的嘴里说出来的话,检查员或许会觉得更加的合理。

    但是从丁健的嘴里说出来,总觉得有那么一点牵强附会的意味。

    不过,关于这个案子的其他细节丁健都交代的很清楚,至于一些模糊的,他就很是泰然地表示自己当时太紧张了,不记得了。

    造成这个项目的惨案的罪魁祸首自首了,烟城上下都觉得出了一口恶气。

    连日以来一直笼罩在繁星集团上空的阴霾总算是消失不见了,大家也总算是能喘口气,休息休息了。

    乔落的办公室里,顾北辰正在拿着一杯温开水去碰乔落盛着红酒的高脚杯。

    “我见过喝酒庆祝的,但是还没见过喝白开水也算庆祝的,你们俩这是怎么回事?”

    沈星澜进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实在是很难不吃惊。

    事情处理完了,沈星澜的脸上的笑容也终于渐渐回来了。

    乔落仰头豪迈地把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脸上带着孩子气的笑容跟沈星澜解释道。

    “他的身上有伤,不能喝酒,但是我又实在是太高兴了,所以才勉强拉着他跟我喝一杯的!”

    乔落的脸上已经染上了两抹醉酒的驼红,看上去粉嫩可爱的很。

    她又变魔术一样地从自己的办公桌下面摸出了一只高脚杯,招呼着沈星澜。

    “星澜,你也来啊,这个酒可是我从顾北辰的酒架子上偷回来的,可好喝了呢!”

    乔落一边倒,一边迷迷糊糊地说道。

    顾北辰的双眼剧烈的缩了缩,把乔落手里的酒瓶拿了过来。

    一七四二年的康缇,他珍藏了二十年的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