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征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星空下,闵知足和唐楼并肩而坐,坐在原先放置丹炉的地方。

    “你来的时间不长,还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千万不能暴露丹师身份,否则将大祸临头。”

    唐楼听闵知足说的严重,好奇问道,“为何?”

    闵知足叹了口气,解释道,“你我所处的这个世界,头顶仰望的星空,足下踩踏的土地,都属于一位灵王的福地。”

    天到世界的灵王,是异类修炼有成,进入相当于大唐世界的准仙级别,便拥有了独子开辟小世界额能力。

    而灵王开辟的小世界,被称为福地,比方说妖族的黑水福地,便是某位妖族灵王开辟出来,是妖族的大本营。

    福地名为小世界,确切来说是世界中的世界,和天到世界的空间重叠,却又独立在世界之外,难怪师未残找不到他。

    “这个福地的主人,是修真时代的丹药成为灵王,他本体是丹药,反而最痛恨炼丹之人。误入这个福地的丹师,大都被打走,折磨至死。”

    这个福地的来源,被闵知足娓娓道来。

    灵王本体的丹药,具体名称和功能不详,只知道他作为修真时代某个大能的遗留,和各种法宝、神丹放置在一起。

    随着修真时代破灭,这个宝藏沉入地底,经过漫长的不见天日岁月,一颗丹药开始诞生灵智,吸收了身边所有的丹药,最终靠着天生灵智,开始自我修炼壮大,最终成就灵王之身。

    灵王成形后没有急着出世,而是霸占大能的遗留,将宝藏布置成杀机四伏的陷阱。

    于是,一波波前赴后继的寻宝人撞上枪口,落入灵王的魔爪。

    灵王以宝藏为根基,开启福地,并俘获修道者做奴仆,让他们在福地内开辟药田,种植各种灵药,最为壮大自身的养料。

    唐楼听到这里,对灵王感官不坏,听话中含义,这位异类灵王走种田流,应该没什么劣迹。

    但随即,闵知足的讲诉,打破唐楼幻想。

    “灵王手下有一批修道者,传授上古修真时代功法,威力强大无比,作为他的走狗爪牙。药田的主事监工,包括抓你过来的接引者,都是灵王的爪牙,现今为数不多的修真者。”

    唐楼听出闵知足话中的忌惮,“修真者,真的很强?”

    “强的可怕,若非外界不适合他们生存,恐怕没有我等修道之人的存身之地。”

    说完这句,闵知足接着解说。

    原来灵王不知有什么过去,对炼丹之人深恶痛绝,抓到误闯福地的外来修士后,都贬为药田奴隶劳作,但唯独对丹师毫不留情,全部被爪牙抓走后折磨而死。

    闵知足响起刚才一幕,仍旧心有余悸。

    “幸好我来得及时,若然等你炉火一烧,药香传遍四方,便再也瞒不住了,灵王爪牙势必将你捉拿带走。”

    交谈直到第二天清晨,闵知足离开前再三嘱托,要唐楼死守秘密,不可露出半点丹师的蛛丝马迹。

    唐楼收集这么多灵药,偏偏不能炼制,心中有些失落,知道是闵知足一片好意,也就打消炼丹念头。

    接下来几天,唐楼安心做工,渐渐习惯守田人的劳作,期间也曾见到,不少其他奴仆因为办事失误,被监工杀死,绞成碎片后埋入药田做肥料。

    监工出手之时,果然不同凡响,与当今的修道者差别很大,呈现全面碾压的姿态。

    但是,闵知足私下解释,修真者的力量名为元力,只能在上古时代存在,如今在外界修炼不成,只能存在于灵王的福地内部。

    唐楼粗略估算,福地里的药田总量,何止十万亩,灵王种植这么多灵药,自己一个人用得完?

    再加上闵知足先前说的传言,但凡进入福地的丹师,都会被修真者爪牙抓走,集中起来折磨死。

    可是唐楼仔细琢磨,发现这个传言有蹊跷。

    就在唐楼想要有所动作的时候,一件祸事发生了。

    闵知足被监工抓住了!

    年一和孙聪来找唐楼,说出这件大事。

    一向与人为善的闵知足,为何会得罪监工?

    事情背后的原因很简单,原来是闵知足善心发作,遇到某个团队办事不利,因为除虫失败,导致某片药田被毁,整个团队都要遭受处决。

    团队大部分人都不可惜,唯独其中有个十四岁少年年少无知,加入也没多久,被无辜牵连。

    处决现场非常血腥,那片药田的监事为人残暴,手持一柄金瓜锤,将犯事的守田人挨个锤杀,遍地都是烂泥似的尸首。

    闵知足本来旁观,忍不住见少年被锤杀,急忙出口阻止,“慢着!”

    这一开口糟糕了,监事心里窝火,见闵知足这个奴役还敢插嘴,一把将闵知足抓来,按到处决现场,要和少年一同受刑。

    等唐楼三人道场后,监事已然将那个团队众人尽数打死,只剩下闵知足被强行按着跪在地上。

    “闵知足,是非接引强出头,你受死吧!”

    年一和孙聪看得目瞪欲裂,却不敢上前阻止。

    唐楼不顾二人阻止,大喝一声,“慢着!”

    监事冷笑着,露出雪白牙齿,“是谁发声?别用我出手拿人,自己乖乖走过来。”

    唐楼走到场中,目光对闵知足示意,表示没事。

    “监事大人,我是闵知足的同伴,想为他求情。”唐楼直截了当说道。

    监事一挥金瓜锤,“你这一求情,却要断送自己性命,真是可惜。”

    唐楼果断摇头,“监事若知道我要说什么,就不会这么想了。”

    监事起了兴趣,“你说说看!”

    “药田被毁,监事责无旁贷,所以才杀人泄愤,却于事无补,不如将功折罪。”

    “哦,什么功劳,能抵消一片药田被毁?”监事笑着看唐楼,“不如你教教我!”

    闵知足仿佛知道唐楼要做什么,剧烈挣扎起来,可惜他双膝被打断,却是挪动不得半步。

    “如果监事能抓出一名潜藏的丹师,可否将功赎罪?”唐楼自信说道。

    监事目光变得锐利,“丹师?在哪里?”

    唐楼指着自己鼻子,“当然是我!”

    跪在地上的闵知足,还有人群中的年一、孙聪,内心闪过同样一个念头,“完了!”

    离开前,唐楼笑着对闵知足说道,“闵大哥,以后千万不要左滥好人。”

    闵知足被年一、孙聪扶着,满脸悔之不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