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两百八十四章,山阳诀(二十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黑玄发出的悲鸣让吕布意识到介子坊的目标是自己的战马。

    黑玄虽然已经成年,但也属于刚成年的战马,无论是力量还是底气都不是一匹战马巅峰时期。介子坊的每一击虽然都被吕布接下,但它的作用力全都落在了黑玄背上。

    这样下去的话,黑玄早晚会被介子坊的反震给活活震死。

    吕布眼神一凝,左手用力后扯黑玄的缰绳,黑玄会意,趁着吕布弹开介子坊攻击的空当扬起前蹄。

    只见黑玄前蹄乱舞,猝不及防间介子坊或挡或闪,避开了黑玄的前蹄攻击。

    前蹄落地,介子坊正准备抓住吕布立足未稳的时机直接一刀杀了吕布……

    然而前蹄落地,马背上却没有人影!介子坊骤然反应过来,看也没看直接将长刀举过头顶……

    当~

    方天戟打在刀杆上,巨大的力量介子坊还能接住,但介子坊胯下的战马就没那么幸运了。

    因为在猝不及防间,介子坊的重心前移,加上吕布猛然一击,介子坊胯下战马的两支前蹄直接露出了森然的骨刺。

    战马传来悲鸣,直接跪倒在地。

    介子坊的变化更是及时,他没有顶开吕布的攻击,在战马跪地的瞬间顺势卸掉了吕布攻击的力道。

    吕布一见这种情况只是眉头微皱,介子坊是想将自己拖入步战。

    恍惚间,介子坊看到了吕布的表情,心底暗道:“原来他不擅步战!”

    其实这正和吕布心意,一切的面部表情都是用来迷惑敌人的演技……

    因为吕布本身就是本能形的将领,对本能形的将领优缺点了解的最深,自己的父亲麃公,更是一个靠着察觉敌人的面部表情来推测后面有没有陷阱的地步……

    介子坊完全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劲,他还以为吕布被他突然的袭击导致心中有了破绽。

    只见吕布直接在地上来了个滚地翻,站起身子也不调整身形直接朝介子坊冲了上来!方天戟猛然一挥,去势仿佛要将介子坊斩为两截。

    介子坊因为战马前蹄被毁,刚调整好身形吕布就快要将方天戟送到自己腰腹。顿时也不顾的其他,单手执刀直接对着方天戟下劈!

    当

    方天戟落入泥土,吕布单手顺势放开兵刃,右手单手托戟,直接一记转身下劈!

    面对突然而来的袭击,介子坊也不慌不忙,趁着吕布回身的空档,他已经调整好了身形,自信的举起长刀挡住方天戟的一击!

    然而,上面传来的力量却超乎介子坊的想象!

    现在的介子坊仿佛一个正在挺举起杠铃的大力士,但刀杆被死死的压制在双肩的锁骨上!

    而方天戟的月牙刃已经穿透了介子坊的铠甲,冰冷与温热两种感觉爬满了整个右肩!

    大意了!

    介子坊看向眼前冷漠的吕布,仿佛一头巨狼。横在自己与廉颇中间!

    这家伙,堪比‘六将’……

    “介子坊大人!”

    介子坊的私兵们哪里还坐的住,原本停滞的厮杀顿时又被吕布突然得手的一刻给再次掀开!

    “保护介子坊大人,将吕布从大人身边引开!”

    口号喊的很响,但这群私兵们却冲不上来!

    吕布的亲卫们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怒吼,他们沉默着列阵,抵挡住私兵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无论是谁都无法冲进中央两人的圈子里……

    介子坊这个姿势并没有维持太久,吕布骤然收力,而介子坊用力过度长刀高举,在外人看来仿佛是介子坊顶住了吕布的攻击!

    然而只有当事人的介子坊知道,大事不妙了,因为高举长刀的介子坊这一瞬间中门大开!

    而眼前这头嗜血的恶狼又哪里会放弃这个机会!

    方天戟卸力后,戟尾是正对着介子坊的胸膛,而吕布现在压根已经没有了调整方天戟的时间,于是他……直接用戟尾捅了过去……

    果断的介子坊当即挥刀而下,刀势直取吕布首级……

    介子坊的刀后发先至,眼看就要将吕布直接劈成两半。

    只听见‘噗呲’一声……

    这一刀惊爆眼球的落空了……

    介子坊的后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截棍棒……

    “介子坊大人!!!”

    私兵们顿时崩溃!

    怒吼着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冲向吕布!却被一群又一群的亲卫死死的挡在外面!

    “你输了……”吕布整个人都靠在介子坊的怀里,仿佛耳语般道。

    介子坊喷出一口鲜血,“我……我怎么可能倒在这里……大人还在等着我呢……”

    “很难看哦,介子坊……”

    “你懂我什么!”

    话毕,介子坊骤然暴起,直接一膝顶开吕布……

    吕布没料到介子坊会突然袭来,方天戟突然脱手!

    “大人……还在等我呢!待我杀了你!我就能直取蒙骜!受死吧!吕……”

    介子坊没能喊出吕布的名字……

    因为他的脖颈上多了一丝血线……

    给介子坊添上这道血线的不是他人,正是吕布……

    吕布不知何时又回到介子坊身边,手中提着的是吕布腰间的长剑!

    早在吕布被介子坊顶开的时候,吕布强行转身卸掉了冲击的力量,哪怕胸口的如同火烧,此时的吕布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拔出腰间的长剑趁着力道尚未卸完的时机直接划过了介子坊的脖颈……

    噗通……

    介子坊倒下了,他的头颅咕噜咕噜滚到了傅虎申的脚边……

    傅虎申直接捡起头颅,喝道:“介子坊已死,我军胜了!”

    “噢噢噢噢噢噢……”

    吕布的亲卫们一改之前的沉默,骤然爆发出欢呼!

    而吕布,只是看了看身边的这具无头尸身,自言自语道:“介子坊……你真的很强,但你输的原因并不是在于你我之间的强弱……而是在于更根本的东西……”

    “少主,还请上马!”一个亲卫牵过黑玄,另一个亲卫则从介子坊的胸膛拔出方天戟来,恭敬的递给吕布……

    吕布接过方天戟,看着拼死一搏的介子坊的私兵,无情道:“送他们上路吧,他们不会降的!”

    “诺……”

    ……

    通过短暂的攻击,廉颇终于察觉到了蒙骜这个布阵的优缺点。就在打算进攻的时候,手上的臂甲骤然出现一道裂缝……

    一个魏军副将看到了廉颇臂甲上的裂缝,自言自语道:“上天的示警吗?真是的,现在就要去厮杀了,居然出现这么不吉利的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