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二十八章 臻圣真相(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景泰五年(1454)六月下旬,少林寺。免-费-首-发→【追】【书】【帮】

    少林寺自古以来都是佛门清修之地,也是中原地区所有佛门修行者所向往的圣地。这里不仅有最上乘的典籍,对于整个武林最盛行的的习武之风更多的是大量的武功绝技。就单单是少林寺三十六绝技就已经冠绝天下,只不过除了释九郎以外所有的少林高僧全都非常本分,从来不参与江湖上的恩怨纷争,总是他们身上同样背负着血债也选择隐忍不出。

    少林寺的地点位于京城南方,距离蓬莱也不算特别远,所以农心武和少林方丈苦一大师也经常有书信来往。

    这个时间的少林寺正是树木葱茏的时候,无论是整个寺庙里面还是周边的山水当中到处都散发着盛夏炽烈的气息,就算是寺庙里面的客房周围到处都种植着高大的树木,不时地还会有小和尚在扫地。

    从近几十年少林寺和朝廷江湖的关系来看,尽管很少的参与江湖上的风波,可是绝不敢说是独善其身。前朝蒙古政权当政,少林寺受到了不小的波及却从来都没有和蒙元朝廷同流合污。直到太祖时期和建文帝时期,成祖朱棣有意奉天靖难,得到了道衍高僧的支持,身边还有龙岑乙以及二世子朱高煦的拥护,最终才有了永乐大帝的繁华万里好江山。

    道衍高僧并非出身少林,而是在未遇到成祖皇帝之前偶然和少林结缘,收了一个记名弟子也就是后来少林寺的主持方丈了缘大师。也是因为道衍高僧和高阳郡王朱高煦的关系甚好,所以无论当时朝廷的太子是谁,少林寺都是站在朱高煦的这一边。而这个了缘大师更是现在苦一大师和九郎大师的亲师父,这也就九郎大师为何如此关照刘晟翀以及蓬莱一众的原因。

    后来当朱高煦兵败如山倒,被亲侄子朱瞻基赐死的时候少林寺则是采取了隐世的方针,直到天下之主变成朱祁镇,少林寺和蓬莱才有一些喘息的机会,因为和他的父皇仁宗朱高炽一样,朱瞻基也是亲龙(龙岑乙)不亲(朱高煦)。

    到了现在等到了一个两不相帮的朱祁钰,在朝廷这一方面任何一方都已经得不到任何优势,而且朱祁钰巴不得他们两败俱伤,这样他对于他管理整个天下简直是百利而无一害。

    到了这几年,方丈住持苦一大师有意把方丈之位传给大弟子渡贤,少林寺的各方面事物都开始交给渡贤来处理。再加上这段时间在江湖上出现的各种事情,少林寺内的巡逻更加严格,除了平时来到寺内祈祷求愿的人,严禁任何外人进入寺内。就连刘晟翀都是释九郎连夜偷摸带进来的,所有少林寺的和尚全都没察觉到。好在九郎大师的住处比较偏僻,除了平时送饭的一些人,不会有人闲得无事来这里看他,即便是他的八位师兄也不例外。

    “醒了?别装了!”释九郎坐在屋子的另一边的硬榻上面打坐,他看着屋子另一头床上躺着的刘晟翀身体微微动了一下,便说道。

    他这时候一个鲤鱼打挺,也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就直接在床上蹲坐起来,脸上的神情特别舒爽,似乎前几天所有的虚弱疲惫都消失不见。一个活灵活现的少年又“复活”了。

    “你睡得那是我的床。”九郎大师不高兴的说了一句。

    刘晟翀一向知道他对自己的生活一向非常严谨,绝对不会允许有任何的瑕疵。

    他急忙下床把被褥都铺好,自己也找到床边自己的衣服穿上,他发现自己的衣服都是洗过的,不离十就是九郎大师给他洗的。

    “先把饭吃了,然后我有很多事情要跟你说。”九郎大师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只是轻描淡写的说道。

    他这才颠儿颠儿的来到饭桌前面,看着两个馒头和一盘青菜心里有些小失望。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少林寺嘛,连鸡蛋都吃不到,有这些已经不错了。

    “哎?”他惊呼道“怎么没有筷子?”九郎大师好像并没有给他准备筷子,这叫他怎么吃饭?

    九郎大师这才睁开眼睛解释道“寺里这段时间守卫森严,外人都不允许进来,你也不行。我只和他们说多要一些吃的,筷子就只有一双,要不你用我的?”

    他一脸嫌弃的拿起一个馒头,菜则是直接用手抓,反正这样的生活他早就习惯了。

    他一边吃,嘴里还不闲着地说道“两位师兄和段老岳父都已经把事情都告诉我了,也差不多和我猜的一样。现在你有什么打算?”

    九郎大师这次听完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似乎也不是什么事情全都在他的预料当中,不过对于他来说影响并不大。以前似乎在他身上已经有很多秘密,现在也不是完全暴露。

    “什么什么打算?你到底在说什么?”九郎大师有些不开心了。

    他嘴里塞着馒头,强忍着咽下去,急忙说道“打架啊!杀人啊!现在的情况对我们很有利,有你我在是不是已经可以准备开战了?”他脸上看上去对即将到来的战争似乎非常期待,对自己的实力也非常自信。

    九郎大师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一个小问题“你今年是二十五是吧?”

    他点了点头。

    “即便是如你现在,也依旧不如我二十五岁时的武功,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他摇了摇头,倒不是他真的猜不到,而是他不愿意妄加猜测。

    “我二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了前无古人的高度,我也完成了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距离现在四十六岁差的也并不多,这些年我的武功并没有多少进步,绝大多数全都是在二十五岁之前炼成的。可是我依然坚持度过了这段漫长的时光你知道这是为什么?”九郎大师突然话多了起来,旁人也许根本听不懂他话中包含的每一个深意,刘晟翀却全都知道。

    可就算他知道什么意思,却依然不能随便猜想没看上却是一问一答,实际上他希望得到的是九郎大师自己一个人的自陈心曲。

    九郎大师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你现在看到的龙家并不像是你想想的那么简单,所以我才没有继续出手。若是现在的龙家是一百分,你觉得蓬莱加上东海和天音宗有多少分?”

    他想都不想脱口而出就是“一百零五分到一百一十分吧。我保守一点,逆天行的真正实力应该比我高一些,我也没比他差太多。这也是把我所知道的人全都计算在内。”

    九郎大师摇了摇头,显然他想听到的显然不是这个答案,或许他心里的想法并不仅限于此。

    他右手比划出一个“七”的手势“我没说少林寺,所以不要把我计算在内,你们也就只有七十分的。就算加上我也不过九十分。”

    刘晟翀顿时惊掉了下巴,他本以为龙家现在很简单。就算是在暗中有隐藏的杀气,也不至于相比如此悬殊。

    九郎大师接着解释道“龙家下面还有雪焰门、还有开山宗七星宗。你虽然杀了燕惊寒蛮千钧,可这些门众还是听从龙盛源的调遣。而且不要把我看得那么强,我还差了很多。”

    他不解,追问“没想到大师现在这么谦虚,你还能会差?”

    九郎大师无比严肃的说道“这也就是我这几天一直准备对你说的一件事情,你也知道在逆天行的身上也有臻圣魔功,你身上的臻圣魔炁就算是达到巅峰状态也是不完整的,你最后必须把他杀掉取回属于你的另一半臻圣魔炁。”

    他恍然大悟,这才理清了这样的一种关系。

    怪不得每一次有臻圣佛魔体出现的时候都只有一个魔体和一个佛体,这次到了他和逆天行的这次臻圣魔体和臻圣魔炁的能量一分为二。每一代臻圣魔体的能量只能让一个人达到最高的境界,所以他和逆天行之间最后必有一人死亡,胜利者把失败者的臻圣魔炁全都吸收合为一体。

    “不过你可以放心,以逆天行对臻圣佛魔功的了解他永远都练不成,也永远都达不到你现在的境界,他的臻圣佛魔功也仅限于此了。”九郎大师知道逆天行和龙家之间闹得不愉快的事情,不过就算逆天性能得到所有臻圣魔功也不可能有太多的进步。

    他的疑惑一个接着一个,也不知道九郎大师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得知的这些秘密,今天也是让他大开眼界。

    “在你认为臻圣佛魔功总共有几个部分?”

    “两个啊,不是你上次跟我说的吗?臻圣魔体要先学魔功然后是佛功,臻圣佛体先学佛功然后是魔功,臻圣佛魔体是不分佛功魔功的,必须都要学。”正好他这个时候也吃完饭了,把手上的油在衣服上随意地蹭了蹭就蹲在释九郎的面前,等着大师这次怎么纠正自己。

    “上次只是因为想让你专心的在这里多学一些武功让你安心,谁能想到那对母子俩会突然前来把你带走。现在我可以告诉你臻圣佛魔功还有第三部分,而且我就差这第三部分,你会怎么想?”

    他现在的大脑一片空白,顿时哑口无言。这实在是有些超乎他所能理解的,臻圣魔功的存在就已经是这个世界最大的禁忌。这单单一门武功的威力可以说比所有武功加在一起的威力都要强大,可是修炼的要求却格外的严格,这也正是自然的法则。

    “臻圣佛魔功原本就分三部分,臻圣魔功、臻圣佛功还有最后一部分佛魔合。”九郎大师每当想起这最后一步分佛魔合的时候都是一阵惆怅,他苦寻佛魔合十多年都没有找到下落,现在虽然有了一点点消息自己却不能亲自前往。

    “佛魔合?”他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听上去好像比魔功佛功都要强的意思,可是却从未听大师提起过。

    九郎大师点了点头“佛魔合是臻圣佛魔体修行的最后一步。我对你说过臻圣魔体就算是练完臻圣魔功同样也要修炼臻圣佛功,佛体亦是如此,二者最后都要修炼佛魔合,已达到佛功魔功的完美结合。只有这样才算是把臻圣佛魔功练成。而臻圣佛魔功对于修炼的人来说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虽然佛功魔功全都要修炼,顺序一定不能有差错,魔体一定要先修炼魔功。”

    他听完情不自禁的傻笑“这不废话么?一看这名字那肯定是魔体先练魔功啊······”还没等说完,九郎大师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脸上震怒的神情让他不敢再继续嬉皮笑脸。

    “修炼顺序若是发生错误,下场就只有死。而少了最后的佛魔合,臻圣魔功同样也发挥不出全部的威力。所以我希望你能替我去寻找佛魔合的下落,我现在已经知道它在哪里了。”九郎大师的神情始终没有太大的变化,可是把很大的希望寄于佛魔合之上。

    “我?”虽然经验,他当即就答应了“没问题,你就说在哪吧,我肯定能找到。”

    九郎大师之前一直是低着头看向他,当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才抬起脑袋看向前方说道“这个地方就是猩红之都。”

    “猩红之都?”起初还感到有些惊讶,不过这个名字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听说了。

    “我听段老说过这里,逆天行手下的离珂和典元霆都是从那里走出去的。这个地方里面究竟有什么?”听起来江湖上的人对其似乎非常恐惧,即便是知道的人很多也大多都不愿意再主动提起。若是猩红之都真的有佛魔合,他去一次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不过为何九郎大师不肯亲自前去?

    九郎大师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直接回答道“我的臻圣佛体和猩红之都的能量互相克制,我去不了那里。而且这里有至少三个你不得不去的理由。”

    三个?

    ······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