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三章 往事寻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宫主,属下有要事禀报。「^追^书^帮^首~发」”

    江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单胭正在和方小刀在雪地里嬉戏,根本没有心思理会江楚。

    江楚不可能不恼怒,世上的人虽多,敢轻慢他的人已经绝迹很多年了。咬了咬牙之后,江楚朗声道:“宫主,属下江楚有要事禀告。”

    这一声如洪钟一般,惊得二人立刻停了下来,并且敬畏得看着江楚。

    过了一会,单胭道:“叔叔果然对无上宫忠心耿耿,侄女冒犯,还请见谅。”

    江楚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有些犯糊涂,何况这里好像没有忠心耿耿的什么事情。

    单胭笑道:“他刚才说,如果江叔叔是一个忠心耿耿的长辈,肯定会对我加以呵责。而阴险的小人却会在暗地里高兴,明面上更是唯唯诺诺。”

    江楚的脸色变换了好几次,突然沉声道:“所以,你们刚才是在故意试探?”

    方小刀道:“我们绝无怀疑江殿主的意思,只是胭儿说,江殿主和蔼可亲,是个慈父。而我却认为,江殿主一定是一位严父。”

    不得不说,方小刀这些话说得非常动听。就算是江楚,也有些动容了。

    江楚无奈道:“先不说这些了,眼下情势比较危急,我们还是不要开玩笑了。”

    单胭道:“难道,消息已经走漏了吗?”

    江楚道:“宫主的消息是从我这里得到的,而我的消息,是别人用飞镖送进我卧室里的。你们觉得,这到底算不算是走漏消息?”

    单胭一愣道:“当然算。”

    江楚道:“我怀疑这是一个阴谋,一个用来揭开三年前谜底的阴谋。”

    单胭皱眉道:“三年前的谜底,那不正是我们想要知道的吗?”

    江楚摇头道:“三年之前,其实有两个谜。我们和暗处的人心里都有一个谜,不过这两个谜却截然不同。我们的谜自然是我们必定要寻的仇人,他们的谜却是宫主你亲自留给他们的。”

    单胭疑惑道:“哦,我留的?”

    江楚点了点头道:“是,三年之前,宫主在神秘高手的保护下回到无上宫,一夜之间稳住了大局,成为了北漠无上宫的新一代宫主。并且在第二天下了第一道命令,便是他们的谜了。”

    单胭看了看方小刀笑道:“我第一次下命令,便是让所有无上宫弟子追杀你。不过不久之后,我就以北漠形势不好为由,下令所有人不得招惹中原武林。”

    方小刀笑着点了点头道:“我已经有所耳闻了。”

    江楚道:“所以,我怀疑这是有人在故意试探我,也是试探宫主。试探我们是不是知道方小刀并非真凶,也试探我们是不是一直在他们。”

    单胭道:“这有什么打紧,知道了便知道了,我照样找出他来。”

    江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宫主,你可知道什么叫狗急跳墙?如今你不在宫中,总舵那边,可是虚的很啊!”

    单胭道:“我料想,没什么人有这个胆子吧!”

    江楚无奈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呀!”

    方小刀道:“不如,我们先从三年前说起,或许会有一些答案。毕竟,从三年前刀马川开始再也没有碰面,彼此的遭遇大家都不清楚。只要我们说开了,或许会有一些线索的。”

    江楚眸子一亮道:“我正想知道,当年你在刀马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这几年只听了一些谣言,只怕做不得准啊!”

    方小刀于是将自己在刀马川被宋克杰请到王宫,再到无上宫以及回刀马川的途中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说了一遍。重温这一段往事,方小刀说得云淡风轻,但是江楚和单胭却能够体会那时候方小刀的左右为难。

    说罢,方小刀摊手道:“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不知道对于眼前的事可有帮助?”

    江楚道:“这秋鼎真不是东西,这么多年来,大家虽然经常冲突,但是我接手青龙殿以来一直只是防备,从不主动进犯。没想到,他一个能够号令一川刀马的人,竟然如此卑鄙。”

    方小刀道:“或许,那就是他号令一川刀马的本事。”

    单胭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我们的左使亲自出马,为何那般草草了事?”

    江楚道:“的确是奇怪。”

    方小刀道:“这个不难猜,而且我已经有答案了。皮锦超要杀我自然是容易得很,但是他压根就不想杀我,因为他以为老宫主已死,我死不死不重要,甚至不死更好。”

    江楚道:“他杀了你,不是更能够服众么?”

    方小刀笑道:“杀了我,那人头可就到不了刀马川了。人头要是到不了刀马川,他难道自己送去吗?”

    江楚点头道:“是了,他如果去送了人头,无异于被无上宫所有人仇视。所以,他既想向刀马川示好,又想不得罪无上宫的人,只有放你前行了。”

    方小刀道:“所以,他只需要知道我拿的那颗人头是不是老宫主即可。但是事实上,他把这件事交给了手下,自己和我打斗。所以,手底下的人可能会认不准,可在那样的情况下,他也没机会亲自确认了。不过事情说到这里,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会让整件事变得说不通。”

    江楚道:“哦,什么事?”

    方小刀道:“他当时已经占据上风,所以并没有输给我,只是玉堇临时杀出,这才变成了我被救走的样子。可是,如果玉堇不出现,他又如何保证我会抱着人头继续前行呢?”

    江楚一愣道:“这?”

    单胭道:“所以,你是说我无上宫左右二使串通一气?”

    方小刀摇头道:“不,其实并不需要。他们串通一气的可能很小,各怀鬼胎却是真的。”

    江楚道:“右使也算是个能够忍耐的家伙了。在老宫主在的时候,他谦卑机敏,在无上宫人缘极好。可是老宫主一死,他就立刻肆无忌惮起来。”

    单胭道:“我被刀马川扣留的时候,我们智谋第一的右使,好像突然变笨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他早就心怀鬼胎了。”

    江楚道:“时至今日,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方小刀道:“世上有很多事出乎意料,但是只要想通关键,一切都会简单起来。”

    单胭道:“难道,你又看出了什么吗?”

    方小刀道:“三年前,我和玉堇走了一路,我发现她并没有打开过装着人头的包裹。所以我一直以为我多虑了,她的出现并不是为了试探。可是从根本上来说,那时候玉堇为什么出现,来干什么,还是一个问题。”

    江楚道:“肯定是宇文睿派的,还有什么好说的。”

    方小刀道:“宇文睿做事情非常谨慎,所以玉堇出现的借口是接应,而这个接应不是他主使的,而是刀马川。所以这个解释完美无缺,我都差点信了。”

    单胭道:“可你为什么没有相信呢?”

    方小刀道:“其实,玉堇早就知道,那里面的人头不是老宫主。”

    单胭和江楚大惊,盯着方小刀不知所以。

    方小刀道:“有一位前辈告诉我,如果我用真的那得是老宫主的人头,那一定是捧在手里不让任何人动,十分慎重。但是事实上,我一点也不慎重。玉堇聪明至极,恐怕早就看出来了吧!”说起这件事,方小刀有些感伤。因为,那位前辈是说宗航耀。

    单胭道:“玉堇知道,恐怕宇文睿也早就知道了。”

    方小刀道:“所以,宇文睿真的是一个聪明至极的人,连他的侍女,都比我聪明。”

    江楚道:“这妮子现在就在这里,要不要我抓来拷问?”

    方小刀道:“拷问她是没有必要的,该知道的,我们已经知道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我们应该确定,宇文睿在三年前的事情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角色?”

    江楚道:“以宇文睿的智慧,恐怕我们猜不透啊!”

    方小刀道:“猜透猜不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看他这几年干了什么?”

    单胭道:“按理说,他要是想当这个宫主,其实并不是很难。而且,他要真有这个想法,应该收买人心,甚至更加的谦卑,博取大家的好感。”

    方小刀道:“如果没有青龙殿,而且其余三殿都在他手里,他会这么做的。”

    江楚道:“这又是什么意思?”

    方小刀道:“皮锦超出事之后,他便成为了北漠无上宫没有对手的前辈。此时振臂一呼便从者如云。但正因为如此,他会受到猜忌,猜忌也意味着他处处被人掣肘。作为一个聪明人,我觉得明面上飞扬跋扈一些,暗中行事最为稳妥。以四殿人马之强,他是没有办法轻易完成替代的。所以,暗地里行事比较稳妥。虽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可是他把玉薇送给沙震,便已经有拉拢盟友的嫌疑了。”

    江楚皱眉道:“如今,在无上宫里,4恐怕没人能够治得了他。”

    方小刀道:“总会有办法的,毕竟如今的宫主还是胭儿。”

    三人正在议论时,却不知道此时此刻,在无上宫的总舵,正发生着一桩大事。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