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5.相互伤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后来江姐又给我发了几条短信,我都没回;那时我想,也就这样了吧,既然离开,又何必回头呢?

    那天我和大头、杜鹃,就坐在山坡上,谈了很多对未来的幻想;杜鹃说:“慢慢熬吧,总有一天,我和大头会在江城,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小房子;会让我们的孩子,入上江城户口。/”

    大头点上烟,一边抽、一边笑,“要当爹了啊?!从今天起,我必须努力赚钱;我不能让这个孩子,跟他爹一样,受人冷眼,尝尽生活的苦。”

    我就坐在一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都有理想和目标,而我却一无所有;离开了江姐,我甚至丢失了奋斗的方向。

    回到住处以后,我直接进了自己的小房间;躺在床上,我呆呆地看着房顶;我的未来,究竟在哪儿呢?

    时间转眼到了12月份,那时杜鹃的肚子,已经微微隆起,可大头的事业,却还毫无起色;反倒是我的蔬菜生意做得不错,运气好的时候,一天能挣四百多。

    那天杜鹃和大头吵架了,我就在隔壁听着;自从杜鹃有了妊娠反应以后,他们吵架的频率就特别高;一开始我还劝,后来我劝也没用,再后来我都懒得劝了。

    隔着墙,我听到杜鹃吼:“怎么菜里又放这么多盐?不用花钱买吗?!”

    大头立刻说:“我一个大老爷们给你做饭,你就将就吃吧!再说了,老子还能没买盐的钱吗?!”

    “你还好意思说?!你一个月才挣多点儿钱?要不是我挺着肚子,一边工作、一边兼职,就指望你,孩子早就饿死了!”杜鹃朝她吼着。

    “是!我知道你不容易,可我闲着了吗?为了多挣点钱,我这个月都跳了三次槽了,我不就是想多赚点,让你过上好日子嘛?!”大头不甘地说着。

    “我还没好意思说你!原先那家单位多好,一个月3500,还给你上保险;可你非要跳,现在倒好,3000块你都拿不着,连保险都没有!”杜鹃冷冷地说着,把大头怼的哑口无言。

    叹了口气,我从床底的鞋盒子里,拿了五千块钱,直接去了大头那边说:“吵什么吵?!都是要当父母的人了,相互伤害有意思?!”

    说完,我白了大头一眼,指着他说:“主要是你的问题!杜鹃说你两句怎么了?你一个大男人,就不能忍着?她说你有错吗?人家又工作,又怀着孩子,不累吗?男人没本事,就少跟女人顶嘴!”

    “那个…小炎,你…你别说他了!”见我训斥大头,杜鹃赶紧说,“他也挺不容易的,为了跑业务,没白天没黑夜的加班,回了家还得吃我的气……我本来不想跟他吵的,就是一下子没压住火;怀孕的女人都这样,这事儿怪我!”

    听杜鹃这样说,我就跟大头说:“你看看人家杜鹃,我说你两句人家还不愿意,这么好的媳妇,你到哪儿找?!”说完,我把那五千块钱拍在桌上说,“杜鹃,钱拿着!怀孕了要多补充营养,过两天周末了,让大头带着你去商场,买几件新衣服。”

    杜鹃看到钱,立刻抿着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看你,我们吵架,又不是为了钱,你给我这个干嘛?!”

    我摇摇头,若是有钱,他们还会为这点小事吵架吗?贫贱夫妻百事哀,生活就是这样冷漠。我笑着说:“赶紧拿着吧,权当是给我干儿子的。”

    听到我的话,杜鹃眉开眼笑的就要去拿钱;可手还没碰到,大头张嘴就吼:“你敢拿!”

    我一愣,转眼看向大头;大头却面色铁青地说:“这都是第几次了?小炎起早贪黑的干买卖,他挣点钱容易吗?!你却来者不拒呵,给你就拿,你还有没有良心?!”

    杜鹃却猛地一瞪眼说:“这是小炎给我的,我为什么不拿?有本事你也给啊?你天天忙,可挣得钱呢?你连人家小炎一半都比不上!”

    “你!”大头瞪着眼,咬牙狠狠地说,“好!既然你那么喜欢钱,那他妈谁给你钱,你跟谁过去!”说完,大头摔门而去。

    当时我想去追大头,可杜鹃一下子哭了!她还怀着身孕,就那样坐在地上,一边哭一边说:“姚大头你不是人!你竟然这么说我!我要是喜欢钱,我会跟你过?我会给你怀孩子?我天天忙里忙外,我是为了谁啊?!”

    我赶紧走过去,把杜鹃扶到凳子上说:“杜鹃,你先消消气,别动了胎气!”那时候,正好是安胎的关键期,看杜鹃哭成那样,我真怕孩子出问题。

    杜鹃坐下来,一边抹眼泪,一边哽咽说:“小炎,你看看大头,他说的是人话吗?他…他竟然那样说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你别上火,大头有错,你也有不对的地方。他是一个男人,别看平时嘻嘻哈哈,但我知道,他自尊心比谁都强!你老嫌他不挣钱,他不想挣吗?他心里有多难受?!”

    听我这样说,杜鹃哭得更厉害了;“小炎,我知道不该说那些的,你把他叫回来吧!我…我给他道个歉!”

    “嗯!”我点头说,“一会儿好好说,别再吵了!从大学到现在,一路走来多不容易?!相互体谅一些,大头将来会有出息的!”

    说完我就往外走,那时候我才隐隐体会到,爱情在金钱、现实面前,是多么地脆弱不堪;而生活就像把软刀子,如果你没钱,它会把一份真挚的爱情,一点一点折磨地支离破碎。

    所以你一定要相信一句话:“男人有钱,女人会越变越体贴、温柔、风情万种;男人若没钱,女人却会越来越刻薄、暴躁、面目狰狞。”这是大头和杜鹃,用刻骨铭心的经历,告诉我的。

    那晚我走出地下室,几乎找遍了整个小区,却没看到大头的影子;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接。

    后来杜鹃跑出来,我们一起找,一直找到南江路最西面的酒吧里。

    酒吧老板说,确实有这个人来过,不过后来喝醉了酒,跟一个小姐开·房去了……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