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68.李家背后的老爷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268.李家背后的老爷子 

    踩着楼梯,我每往上走一步,心就跟着“咯噔”一下。 

    而且最要命的是,李欣突然转身说:“王炎,你在家里那么欺负我,你说我要是把这事儿,告诉我姥爷,他会怎么对你啊?” 

    “……”听到这话,我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她见我一脸虚汗,竟然捂着嘴,“噗嗤”一笑说,“傻样儿!我还以为,你挺男人的呢,原来就会欺负女人啊?!” 

    我抿着嘴,微微低着头,心里不停地念叨着:姑nǎinǎi啊,你就别再吓唬我了;本来就怂的跟个蛋似得,你再添油加醋,我估计到不了楼上,我撒腿就得跑。 

    手抓着楼梯扶手,我悄悄把额头的汗擦干;人都说,输人不输阵,我不能一见到对方,就立马变成软蛋;如果真成了这样,那我还有什么资格,跟人家谈判?! 

    想想我王炎,也是在生死里打过滚的!大不了就是一死,关键时刻,坚决不能怂! 

    想过这些,我钢牙一咬,直接一个健步,冲上了二楼;妈的,脑袋掉了碗大个疤,随它去吧! 

    到了楼上以后,李欣很娴熟地走到右手边,推开门就说:“姥爷,欣欣过来啦!” 

    我也赶紧走进去,一抬头,就看到了他! 

    那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脸颊如刀削斧凿般刚毅;眉心有一处刀疤,鹰钩鼻;他靠在椅背上,微微闭着眼,手上还挂着吊瓶!总之给我的感觉,只有两个字:“霸气!” 

    “傻丫头,多少日子没来了?有了小男朋友,就把我这老不死的,给忘了是吧?!”他靠在那里,没有睁眼,但声音却特有磁xìng地说,“这个小家伙,就是你嘴里的小男友吧?” 

    我靠,这老家伙神了,他都没睁眼,怎么就知道我来了?毕竟从进门到现在,我连个屁都没敢放,一直都是李欣在说话。 

    李欣就走过去说:“姥爷,你怎么办到的?你怎么知道,我带男朋友来了?” 

    老头嘴角一笑:“姥爷在战场上,呆了那么多年,如果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早就去见阎王了!你这小男友,步伐矫健、脚步声平稳,身体素质应该不错。” 

    说完,我还没来得及感叹,他却猛地睁开眼,一下子盯到我身上说:“小子,你紧张什么?!你心里,是不是藏着事儿?!” 

    看着他苍老而凌厉的眼神,我身体猛地一晃,这老不死的成精了吗?我有心事他都能猜出来? 

    “咕咚”咽了口唾沫,我克制自己保持冷静说:“爷爷您好,我确实有心事;这次过来,我是怕您看不上我,怕我和李欣的事情黄了……” 

    “就是这事儿?”他眉头一皱,眉心处的刀疤,就像只眼睛一样;接着他站起来,手里拿了根铁拐杖,立在那里看着我。 

    我也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不站起来不要紧,他这一站,我发现他好高啊,至少有一米八三!像他这么大岁数的老人,个子还能保持这么高的,真的不多见! 

    李欣看我都快吓尿了,赶紧就走过去,抓着她姥爷的手说:“姥爷,他叫王炎,我跟您说啊,他可有本事了;不到短短一个月时间,他竟然帮我,把整个西南市场都打通了!而且啊,他还是我的小学弟,也是科大毕业的,高材生呢!” 

    听了李欣的话,他看我的眼神,稍稍缓和了一下;接着抬起手里的拐杖,指着我旁边的椅子说:“坐吧,不要拘谨,拿这儿当自己家就行了。” 

    “谢谢……”我微微松了口气,这老头说的容易,还拿这儿当自己家,你就是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啊! 

    往椅子上一坐,我手心的汗都下来了;老头又转头跟李欣说,“丫头,还愣着干什么?沏茶啊?!我外孙女婿第一次来家里,不能怠慢了不是?” 

    听到这话,李欣顿时欢喜地说:“姥爷,您…您答应我们的事了?” 

    老头却脸色一冷,微微摇头说:“你们的事,过会儿再说,我需要先跟王炎,了解点别的事。” 

    说完,他一手举着吊瓶,一手拄着铁拐杖,在我对面坐了下来!李欣就赶紧拿着挂吊瓶的架子,放到她姥爷旁边,挂上yào说:“姥爷,您跟王炎,有什么好了解的?!” 

    他抬手打断李欣的话,又转头看着我说:“小子,我问你,你跟南玲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南玲”是谁?我满脸疑惑地看着他,微微吸了口气说:“爷爷对不起,我不认识这个人!” 

    “放肆!”听了我的话,他竟然猛地一拍桌子,双眼猩红地看着我说,“如果你跟她没关系,那你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开西南市场?只有她发话,你才有这个权利,否则的话,谁也不可能进她那一亩三分地!” 

    听他这样说,我猛然间想到了南先生的姑姑;难道这老爷子嘴里的南玲,就是南先生的亲姑姑?!也就是那个,跟关教授合影的女人?! 

    我抬起头,特别歉意地看着他说:“爷爷,真抱歉,我确实不认识这个南玲;不过因为生意上的合作,我结识了西南联盟的负责人南先生;因为我给的利益足够巨大,所以他才给我开放的市场。” 

    “真的?”他拧着眉,就跟审俘虏一样看着我。 

    “真的!”我手心捏着汗,重重地点点头。 

    其实我和南先生的关系不止于此,但我不敢说;万一要是说错了什么,难保眼前这老爷子,不会掀桌子干我!虽然他手上还挂着吊瓶,但我绝对相信,他一分钟就能把我揍成ròu饼。 

    他盯着我的脸,看了半天,最后微微叹了口气说:“唉,或许这就是命吧!你不认识也没关系,至少能证明,你这个年轻人有些本事,靠着自己的能力,竟然能让那老婆子合作,不简单啊!” 

    听他这样说,李欣赶紧给他倒上茶说:“姥爷,我们的事情,您这是同意啦?” 

    老头摇头一笑,看了我一眼说:“这小家伙,能力可以,而且我瞧着吧,还算顺眼;所以……” 

    就在他马上要答应,我和李欣婚事的时候,我猛地说:“爷爷!我手里有一条项链,关教授的项链!”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