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82.她有些反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这样说,我突然感觉,李欣就好像有什么心事;毕竟今天她有些反常,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感觉对不对,总觉得她有种,要jiāo代后事的样子。 

    我说:“李欣,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我现在,现在可是你的老公,知道吗?如果你有什么不开心的,或者难处,你一定要告诉我!我是男人,你的男人,曾经我对江韵怎么样,以后我都会那样去对你!” 

    听到这话,她浑身一软,竟然直接趴在了我身上;我赶紧搂住她,她的手却紧紧抓着我衣服,把我抱的特别紧! 

    “李欣,你怎么了?我感觉你今天有些不对,你是有什么心事吗?”我想推开她,可她却再次用力,把我抱得死紧说,“不许说话,就这样!” 

    说完,她的手,一点一点在我背上抚·摸,跟着音乐的节奏,我们的脚步轻轻摇晃着;后来她很羞涩地说:“原来这就是男人的感觉啊,抱在怀里,好坚硬、好踏实!” 

    我抿着嘴,搂着她光滑的腰说:“以后这个男人,天天让你抱着;你帮了他,他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他会永远都守护你的,知道吗?” 

    “不要永远,就要此刻,此刻就够了。”趴在我耳边,她很小声地说。 

    “李欣,你是不是真有什么心事?如果有,请你相信我,我会帮你,不会害你的。”她的话,总让我提心吊胆,冥冥之中,我老感觉要有事情发生。 

    李欣却一笑说:“傻瓜,我能有什么心事啊?没有的,有我妈护着我,谁也不敢动我!当然,他们也不敢动你,谁叫你是我爱人呢?” 

    也是,李欣的母亲,可是老将军的女儿;虽然老爷子不在了,但人情还在!李明利就是再放肆,他也不敢动李欣,这可是底线。 

    甩甩脑袋,可能是我想多了吧?闭上眼,跟着音乐的节奏,我就陪李欣慢慢地跳着。 

    可跳着跳着,李欣突然说:“小炎,睁开眼睛!” 

    我眼睛一睁,她立刻搂住我脖子,对着我的嘴唇,猛地亲了上来。 

    那一刻,我浑身一紧,感觉呼吸都困难了;她的嘴唇冰冰的,特别柔软;长长的睫毛,像两片蒲扇一样,在我脸上微微扇动着。 

    被她吻住,我的第一想法,竟然是有些胆怯地想推开她;可一想到小优,我曾无数次的推开了她,而且是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的心就莫名地一痛。 

    我真的怕这种痛苦,再蔓延到李欣身上,让我抱憾终身!想过这些,我就把手放回来,闭上眼,和她吻在了一起。 

    那晚,我们吻了好长时间,她鼻息间的香味,熏得我有些神色迷离;我想我要完蛋了,真的,我的手都不自觉的向下滑,在她饱满的翘臀上游走着。 

    可突然,李欣猛地推开我说:“好啦!你回房间睡觉吧!” 

    “啊?!”我两眼一瞪,这画风转得也太快了吧? 

    “啊什么啊?你还想怎样啊?咱们…咱们又没结婚,你想干嘛?”她抿着嘴,特得意地看着我。 

    我脸一红,低着头说:“哦,也是!那我走了,真走啦?!” 

    她“噗嗤”一笑:“赶紧走吧!我姥爷刚过世,我不能立刻就跟你那样,我良心上过不去的。” 

    “嗯,我明白!”朝她一笑,我微微松了口气;这样也挺好,我们不发生关系,我心里也会好受一些。 

    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又说:“哎!赶紧让你家,把户口本寄过来;过两天,咱们就登记吧!” 

    我一愣,“你不是说,这件事不着急吗?而且你姥爷的事情……” 

    她一笑说:“没事的,咱们只登记,先不办婚宴。毕竟只要领了证,你就是我姥爷的外孙女婿了,到时候谁也别想再害你,知道吗?” 

    “谢谢!”我转过身,很真诚地看着她。 

    “好啦,回去吧!明天咱们接着玩儿,你要一直陪我哦!”她朝我眨着眼,很俏皮地说。 

    我就说:“那咱们不上班啦?那么大的公司,没有你这个老板坐镇怎么行?” 

    她摆摆手说:“管它呢!人活着,就应该及时行乐,免得以后,抱憾终身!行了,快去睡吧!” 

    我皱着眉,不知为何,我始终都觉得,今天的李欣,特别反常。她先说自己坐牢了怎么样?又说跳完舞就没什么遗憾了,现在又要及时行乐,免得抱憾终身。 

    她今天说的好多话,都带着悲伤的色彩;可的脸上的笑容,却是我见过的,最多的一次。她到底怎么了?是不是真有什么心事啊?! 

    后来的几天里,我们一直玩儿;去海边游泳,到夜市逛街,又到路边吃大排档…… 

    总之她曾经一直没做过的事,我们都拼命玩儿了一遍。 

    后来我户口本,家里给寄过来了。 

    她拉着我,直接去民政局登了记! 

    出来的时候,她手抓着那张红本本,指尖不停地在我俩的照片上,轻轻滑动。 

    “王炎,咱们现在,真的是夫妻了吗?”别说她不可思议,就连我都有些不可思议。 

    我说:“欣欣姐,咱们是夫妻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妻子!” 

    听我这样说,她睁着大眼,特惊讶地看着我说:“真的啊,你是我的小老公啊?天哪,我怎么感觉,就跟做梦一样?” 

    我长舒了一口气,呆呆地看着那张红本,是啊,我何尝不觉得这是在做梦?!曾经,我一度幻想过,和我领证的人,是江姐;如果是那样,我简直能开心死! 

    可此刻,那个人不是她,我没有任何兴奋的感觉,也没有任何的不开心,那种感觉很平淡,平淡到近乎麻木。 

    李欣怀里抱着结婚证,很开心地说:“今天晚上,叫上家里人,一起吃个饭吧!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以后就再也没人敢动你了,我也就彻底放心了。” 

    当时,我根本没明白,李欣这句话的意思;直到第二天,当我明白过来一切的时候,却全都晚了…… 

    有些女人,她真的很伟大,就如我面前的李欣。 

    今晚四更好啦,明天继续。谢谢大家支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