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新书《活人祭》发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新书《活人祭》发布

    依然是剧情流

    讲述某城乡往返的公交女司机被村民拖到小树林里面猥亵,羞愤交加地带着全车人冲向悬崖,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追^书^帮^首~发」

    可是没过多久,那个女司机却给我打来电话,说要来找我。

    章节预览:第一章死者的来电

    前不久网上曝出公交车女司机被猥琐男骚扰的新闻,我在坐公交的时候也遇到过,但是和新闻里不同,那次的事件很严重,严重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甚至是改变了我的一生。

    大学毕业那年,我从学校回到老家县城,在县城坐了一辆城乡往返的公交车。时值夏日,心里又焦躁无聊,便跑到前头和开公交的女司机聊了几句。

    这女司机叫周曼曼,长得挺漂亮,也就二十来岁,她的脸上一点妆也没化,看样子不怎么爱打扮,但是她的皮肤却光滑干净,有点天生丽质的感觉。

    其实在上车之前我就注意到了她,本来以为她也是要坐车的,心想上车后怎么也得想办法跟她坐在一起,但是看她胸前的工作牌才知道她是公交司机,当时我就惊讶于一个这么漂亮的女生怎么会干公交司机这行,出于职业尊重我也就没问。

    周曼曼见我健谈,我问她要手机号码的时候她并没有拒绝,尤其是当她知道我是本科毕业的大学生后,特意看了我一眼。在我们老家,尤其是经济不景气的山村,考上大学并不容易。

    从县城到乡下大约有八十多里地,中间还要经过一段盘山路,那盘山路不是很好走,周围树多山沟也多,要是逢上下雨或者大雾的天气就要开得特别慢,否则很容易出事。

    眼看就要到了这盘山路的路段,我也就没再跟她打岔,一路上晃晃悠悠地打着瞌睡。

    迷迷糊糊间,忽然听到一声呵斥,我噌的一下坐直了,缓了半天才看清身旁站着六七个高矮胖瘦参差不齐的男人,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些许猥琐的笑意,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周曼曼看。

    而那呵斥声并不是来自于这群男人,而是来自周曼曼。

    “哟呵,小娘皮脾气不小!”其中一个长相猥琐的胖男人舔着舌头说道。

    周曼曼瞪了一眼那胖男人说道:“你最好老实点,否则我报警了!”

    “报警?有本事你就报警啊!”胖男人听了周曼曼威胁的话,反而被激怒了,他伸出咸猪手就摸向周曼曼。

    我当时就不乐意了,开口说道:“这位大哥公车上骚扰一个姑娘家不好吧,更何况是司机,眼下正是盘山路路段,要是出了危险你负责全车人的安全?”

    “你他妈算什么东西敢教训老子?”胖男人瞪了我一眼吼道,他身旁的瘦高个离我最近,瘦高个敲着我的头说:“别这么不知趣,否则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

    我对别人打我头的行为很反感,但是他们六七个人,要是打起来我肯定吃亏,弄不好还得搭条命,我转身看向坐在后面的乘客,他们都一脸漠视地看向窗外,这种事情我早就该想到的。

    我们这地方因为地处偏远,所以比较乱,以前有不少开车路过这里的人被附近几个村里的痞子抢劫过,据说还有失踪的,至今都没找到。

    我心里有些害怕,忍气吞声没敢再多说,可是那胖男人见整车的人都装作没看见胆子就更大了,她捏着周曼曼的下巴一脸猥琐的把脸向前贴,周曼曼一个急刹车,胖男人一头栽到了公交车前窗玻璃上,脑袋撞得通红,连同他身后的一伙人也倒成一团。

    车后排的孩子们哭了起来,几个孩子家长竟然埋怨道:“你会不会开车,急刹车不会提前通知一声?不能开就滚蛋!”

    “就是,真不知道怎么会让一个女的来开车,都说女司机是马路杀手一点也不假,看她那样子就跟赶着去投胎一样。”

    那胖男人听到一群人在埋怨女司机,此时脑袋又疼得紧,破口大骂起来,要去拉扯周曼曼,周曼曼见状,掏出手机要打电话报警。

    “我让你报警!”胖男人一把夺过手机摔在地上,接着就拉着周曼曼的胳膊往外拖。“哥几个还愣着干什么,这骚娘们儿在老子地盘上撒野,让她知道后果!”

    几个小流氓见胖男人这么说,知道胖男人是什么意思,一个个都伸手把周曼曼往外面拖,可怜她一个弱女子上哪是几个成年男子的对手,她惊叫起来,向车里的人求救。

    “你们要是再这样,我可就报警了!”我站起来说道。

    “又他妈是你,日尼玛的非把你打死不行!”那瘦高个一拳头就抡了过来,我向旁边一躲,脚下一钩,瘦高个重心不稳一头栽倒,鼻子碰到了公交车的手扶杆,撞得满脸鼻血。

    其余几个男的见这情景一哄而上,把我打倒在地,对我拳打脚踢,我一边护着头一边向车上的人求救,想让他们帮忙,可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的,甚至说句话的都没有。

    “周曼曼,快跑!”

    此时这些人都来打我,周曼曼一个人手足无措地站在车门口不知道如何是好,听到我的声音才反应过来,慌不择路地向山下树林跑。

    几个流氓见周曼曼跑了,扔下我就去追周曼曼,我躺在车过道上浑身酸痛不能动弹,我听到了周曼曼的尖叫和呼救声,还有那几个流氓兴奋的吼叫,只是周曼曼的呼救声很快变成哭声,声音带着一丝绝望,越来越小。

    等我有力气爬起来的时候天色都已经黯淡下来,我追出车门,循着痕迹找到了那几个男的和周曼曼,当时我正看见那几个男的提着裤子,嘴里骂骂咧咧地说着下流话。而周曼曼就躺在草丛里,身上的衣服被撕得稀巴烂,她双眼无神地望着天空,两只手狠狠地抓着身旁的杂草,腿上和地上都是血,还有让人作呕的白色液体。

    我见到这一幕心中无比愤怒,没想到都已经这个时代了还有人会干出这么禽兽的事情,我冲过去护在周曼曼身前,那几个男的远远地向我做出鄙视的手势,嘻嘻哈哈扬长而去。

    我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帮周曼曼遮住腿部,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小声抽泣,任由我扶着回了山路上。

    回到公交车里面后,周曼曼一直哭,当时天色已经晚了,车上的人开始抱怨:“好了,哭完了就赶紧开车吧,你们城里人不都挺开放的嘛,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就是,装什么纯,赶紧开车,我还要回家做饭给我男人和小孩吃。”

    “你们都他妈是不是人,吃饭都吃屁眼里去了?”我指着全车人破口大骂道。

    “你吃饭没吃屁眼里?刚才多管闲事给打得跟条狗一样,结果人没救到还把那几个小流氓激怒了,现在全车的人都等你们两个,还不知道你追出去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个妇女说道。

    “就是,在我们这穷乡僻壤的信号都没有还报警,装什么文化人,不坐车就滚出去。”另一个妇女趾高气昂道。

    “你牛逼,当我不敢揍你!”我攥着拳头就冲了过去,一车的人都直嚷嚷,两个男的还起身拦着我,我吼道:“怎么现在敢动手了,欺软怕硬的一群垃圾!”

    “够了!”一声喝止传来,周曼曼坐在司机的位置上,头也没有回。“杨浩,你给我下车。”

    “什么?”我以为自己听错了。

    周曼曼冷冷地说道:“我让你下车,现在就滚下车!”

    一车人听到周曼曼这么说,都七嘴八舌地说起我来,最后我是被那两个拦着我的男的推下车的。

    “神经病!草!”我看着绝尘而去的公交车,别提心里有多委屈了,我为了她被人打,帮她说话竟然还被她赶下车,这社会是他妈怎么了?

    我憋着一肚子的气往山下走,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从我下车的地方到我们村还有七八里路远,这路上根本就没有路灯,黑灯瞎火的总感觉身后有东西跟着自己,但是因为我在气头上,倒也没怎么害怕。

    回到家后我妈见我脸上有伤就问我发生了什么,我没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我妈,说自己走路急被摔伤了,我妈倒也没放在心上,山里人摔着碰着的很正常。

    第二天我躺在床上还没睡醒,我妈就急匆匆地把我喊起来说村后头出了大事,从县城到我们村的那辆公交车坠崖了,一车人死得精光,现在新闻里还在播。

    我听到这个消息猛然一惊,连忙打开电视机看当地新闻,车祸现场惨不忍睹,到处都是被烧焦的尸体,都已经认不出来谁了,事故的原因还不清楚,但可以确信,开车的人是一名叫周曼曼的女司机。

    我心里难受,没想到周曼曼竟然这么决绝,和整车的人同归于尽,而她在作出这个决定之前让我下车是为了救我!

    知道事情的原委后,整整一天我心情都很差,茶饭不思,那么好的一个姑娘,竟然给那些畜生糟蹋了,如今更是连人都没了!

    我妈见我一整天都闷闷不乐,躺在床上精神萎靡,以为我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吓掉了魂,于是就去把村里的风水先生请来,要给我招魂。

    我从小到大这样的事情见得多了,去大城市上学后我也就不再迷信着这套老封建的把戏,但是我妈很迷信这个,非要给我招魂才安心。

    我也没有拒绝,反正招魂也不用我麻烦什么,他们招他们的,我睡我的觉。

    那风水先生是我们村的一个老头,姓郭,因为有一只眼睛瞎了,所以很多人都管他叫郭瞎子,郭瞎子和我妈在家院子张罗了半天我也没搭理他们,想着周曼曼竟然就这么死了心里很难受。

    迷迷糊糊中我不知道睡了多久,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四周一片漆黑,此时墙上的钟突然响了起来,整整敲了十二下,刚好午夜十二点。

    而这时候我枕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这么晚了谁会给我打电话?我在大学的死党?

    我拿起手机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女人的哭声,我看向手机屏幕,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让我毛骨悚然的名字,周曼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