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八章 两个辛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七十八章 两个辛雅

    我站在楼下犹豫了半天,最后我决定……

    不上去了!

    我弯腰捡了块石子,瞄准那鬼教室的窗户丢了过去。免-费-首-发→【追】【书】【帮】

    “啪嗒……”

    窗户上传来清脆的响声,我双手拢在嘴边,屏住气,尖声喊了句:“蓝宁……”

    我就不信了,我就是不上去,在下面喊她,她听见了还能不露面?

    我接连喊了三声,果然不出我所料,黑暗中的窗户前,忽然出现了一个鬼影,侧身站在那里,披头散发的,用一只眼睛往下瞄着我。

    这活脱脱就是个国产版的贞子啊,我心想也就是我胆大,而且早有准备,要不这一眼就得吓出个心脏脱落。

    不过看见她这只眼睛,我也就放心了,这说明,她暂时还没事。

    我对着她挥了挥手,小声喊:“你怎么样?有什么情况没?”

    蓝宁隔着窗户看我,摇了摇头,又摆了摆手,示意我一切都好。

    我心里踏实了,现在只要她没事就行,因为在这件事里,蓝宁是最直接的受害者,虽然她只是个鬼,并不是人,但在我的眼里,鬼害人,人害鬼,都是一样的,我是禁忌师,我只认公理和天道,不论身份和地位。

    蓝宁望着我的目光很平静,其中又隐约流露出一丝渴望,我知道,她在那教室里,如同监牢,时刻都在盼望着能早日脱身,恢复自由。

    我对她比划了一个心的手势,意思是叫她放心,我一定会救她出去,没想到她估计是误会了,眼神里居然浮现出了害羞的表情,一扭腰就回去了。

    我傻眼了,看了看自己比划的这个手势,给了自己一巴掌,这不是犯二嘛,我比划的这分明是示爱的意思……

    哎呀呀,但愿她可别误会,我救她是为了正义,可千万别以为我是想潜规则她啊……

    看着窗户前的窗帘微微摆动,蓝宁估计是回去陶醉去了,我挠了挠头,自己忍不住笑出了声,摇着头转身走了。

    我得赶紧回去,十点寝室关门,我可不想再爬厕所了。

    我回到寝室楼门口的时候,居然看到大爷马上就要关门,我吓了一跳,慌忙跑了过去,大爷一看是我,愣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又出去的,我还以为没人了呢,快进去吧,要锁门了。”

    我愣道:“不对啊大爷,这才9点半,怎么就要锁门,平常不都是十点多吗?”

    大爷说:“是啊,平常十点,这不是前两天一直出事么,校领导有命令,提前半小时封寝,免得再出什么意外,我看你啊,也别总瞎跑了,早点睡觉去吧。”

    “哦……”我答应了一声,就往寝室楼里走去,心说这要是以后都九点半了,我岂不是又少了半小时自由活动的时间?

    想到这里,我就下意识的回了下头,想看看身后的黑夜,却没想到,这一眼看去,却无意中发现,在女寝楼拐角的地方,有一个黑影一闪就过去了,我眼睛比较尖,借着灯光早已经看清,那黑影身上穿着的是一条黑色的裙子!

    我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要出事!

    于是我也不进宿舍楼了,转身出了大门,奔着那黑影消失的放向撒腿就追。

    看门大爷被我吓了一跳,在后面一个劲的喊:“哎哎哎,我说你这孩子咋和么大脾气,我也没说你什么,快回来,别乱跑啊,要关门了啊……”

    我连头也没回,眼睛只紧盯住前面那人,哪里顾得上跟他说话,只一瞬间,我就冲过了楼的拐角,没有了灯光,眼前景物顿时暗了下来。

    定睛看,前面的黑影还在,只见她正是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一身黑裙,行走间飘飘忽忽,却是走的飞快,看那方向,正是实验楼!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幸亏刚才进寝室的时候慢了一步,否则就又要错过了,现在无意中被我发现,自然不能放过。

    我心中也是暗道侥幸,我只想着去看蓝宁,却忘了我是在明处,那神秘女子却是在暗处,这漫漫长夜,她可以随便选择一个时间段出动,我想要防住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想到这里,我屏住呼吸,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始终尽量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我今天倒是非要看看,这人到底是谁,错过了这一次,下次又是防不胜防!

    我不声不响的追了一段路,眼看快要到实验楼了,心里不由紧张起来,如果这次能顺利,那么谜底很快就会揭晓,我摸了摸腰间的如意乾坤袋,心里顿时有了底,这回,咱可不怕什么了。

    谁知就在这时,那黑裙女子忽然停住了,抬头看了看左右两侧,似乎在观察动静,随即,在我完全还没有心理准备的时候,把头转了过来……

    这一刻,我几乎瞬间就看清了那张面孔,那张熟悉的面孔,顿时心中如遭雷击,一颗心狂跳起来,只觉一阵血往上冲,几乎差点晕了过去。

    因为,这人竟然是辛雅!

    我如同坠入冰窖一般,心中暗暗叫苦,甚至连手脚都不自主的微微发抖。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偏偏是她?我曾经是那么的信任她,无论别人怎么用异样的眼光看她,排斥她,我都愿意去相信她,理解她,做她的朋友,只因我自己也曾经和她一样,有过孤独无助的那段岁月,有过被人不理解和排斥的生活,更重要的,我和她一样,都是不幸之人。

    可是,她却还是骗了我,她对我所说的一切,原来只不过是谎言,是为了遮掩她自己的谎言。

    我的心瞬间就乱了,完全呆在原地,心里有股冲动,想要冲上去质问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欺骗我,可是,我心中想了千次万次,脚下却还是纹丝没动,我紧咬着牙,拼命握着拳,指端传来的阵阵刺痛提醒着我,一定要冷静,如果现在露面,那么就是前功尽弃,我一定要跟踪到底,揭开她真正的面目!

    我强忍着内心的激动,隐身在黑暗中,直到她转过了头,放心地继续往前走,才重新开始跟上。

    不过,走了一段路后,她却忽然转了方向,竟绕过了实验楼,往围墙走去。

    她究竟要干什么?我心里画了个问号,快步追了上去,因为此时她已经开始加速了,脚下几乎就像不沾地一样,行走如风,转眼就走出了很远。

    当我再次追到近前的时候,她已经是站在了围墙前面,而就在此时,意外的事发生了,她竟然身形掠起两三米高,就像一片风中落叶,飘飘荡荡毫无重量一般,就跟滑翔似的,径直飘过了围墙,只一闪,就消失了。

    我站在围墙下,抬头望着这两米多,将近三米高的围墙,略退了几步,猛的一个加速前冲,一脚蹬了上去,双手再一搭,就已经翻了上去。

    但见四野荒芜,秋风凄凉,周围是一片一眼看不到尽头的荒地,我放眼四望,只隐约看见极远处的月光下,荒野中,似乎有一道黑影滑过,随即,就再也没了踪影。

    我呆呆的望着远方,不由疑惑,她到底去做什么了?有什么事,还要跳出围墙去做?难道,她这次出来并不是去实验楼的?

    我迟疑了半天,并没有追过去,因为现在目标已经消失了,我就是盲目的追,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搞不好,还容易陷入别人的圈套。

    我的命不是我自己的,是整个韩家最后的希望,我不能冲动。

    我重新又跳了下来,抬头看着这高高的围墙,心头又升起疑惑,连我都连蹿带蹦才上去,刚才那飘逸的滑翔动作……她是怎么做到的?

    回去的路上,脚步不知怎么变得沉重了许多,心头一片迷茫,满脑子都是辛雅回头的瞬间,夜风中的她,看上去是那么的让人油然生怜,但,又让人心中莫名作痛。

    不知何时,我终于回过神来,往周围一看,却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女寝楼的后面,那堆沙子的旁边。

    我愣了,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我抬头,上面,正对着的就是辛雅的寝室,此时,却是窗户紧闭,屋内漆黑。

    我知道,辛雅此时已经不在房间里,她……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又是一阵作痛,默默摇头,正琢磨着是回寝室睡觉,还是守在这里,看她究竟什么时候回来……

    却在此时,三楼辛雅的房间窗户,忽然打开了。

    随即,一个身影探了出来。

    这是一个宁静的夜晚,月华如水,冷清而幽静地悬挂在黑色的夜幕上,泛着清澈纯净的白光。夜空中,有薄雾,如轻纱般缠绕,带着几许朦胧和忧郁,映衬着月光下,那个同样忧郁和宁静的女孩。

    那正是辛雅。

    我惊呆了,凝望着窗下,久久不能回过神来,这一刻,我似乎感觉到了灵魂出窍般的飘渺和虚幻。

    我甚至以为,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朦胧的梦。

    对,这一定是场梦境,一场可怕的噩梦。

    否则的话,为什么会出现两个辛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