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九章 死气蔓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七十九章 死气蔓延

    辛雅孤独的站在那里,凭窗远望,皎洁的月光洒落在她的身上,就犹如童话世界中,被困在高塔,渴望自由的公主。「^追^书^帮^首~发」

    可是就在刚刚,另一个辛雅,一身黑裙,行动飘忽,我分明眼睁睁的看着她,翻出墙外,鸿飞冥冥。

    难道,那是幻觉,抑或,是灵魂?

    我悄悄的退走了,没有惊动她。

    这一切,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

    第二天,我履行了昨天的诺言,老老实实的去上专业课,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老张那种精神,在当今社会上,这种负责任的老师已经越来越少,我尊敬他。

    因为,他热爱他的职业,热爱他的岗位,热爱他的学生。

    虽然我不知道,以他的能力和专业水平,为什么不选择一个更好的学校,或者,自己开办一个专业培训班,那样的话,收入会更高的,而且学生也会更多。

    但这些想法也仅仅存在于我的脑海中,生活中,每个人都有秘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角,而人生又已经太多坎坷,何必去费力琢磨别人呢?做好自己,就已经足够了。

    下课后,我便准备动身,前往昨天南宫飞燕纸条上所留的地址,福源街79号,去找她,我相信,她一定有办法比我掌握的更多。

    不过在我刚走到校门前时,一辆白色宝马忽然停在了前方,随即,一个身材袅娜的女孩走了下来,长相很是清秀,但眉眼间有着一股说不出的风情,她回身对车里的一个人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就关上车门,径直走入校园。

    我看清了,那车里坐着的是一个大约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头发微秃,大腹便便,戴着一副墨镜,目送那女孩进入校园后,就开车离开了。

    我心里不由一动,宝马车,漂亮女孩,难道她就是阿龙昨天说的那个女生?

    我正想着,那女孩就渐渐走近,正这时,旁边刚好走过几个女生,一见那女孩,便叽叽喳喳的围了上去。

    “呀,田田,你今天真漂亮,这衣服又是新买的吧?”

    “是啊,你看你穿上多好看,身材一级棒,哎,要是我穿就丑死了。”

    “哇,你这包包我上次逛街见过,要好几千吧?”

    “怎么会几千,最少一万多哎……”

    那个被叫做田田的女孩一脸骄傲的笑,说了句:“你们呀就胡说,这包也没那么贵,才八千多而已。”

    “哇……”于是又是一片惊呼声,那女孩却并没停下她的脚步,只是对那几个女生再次笑了笑,就继续往前走来。

    我站在不远处,把这一幕都看在眼里,不由暗叹口气,她果然不是阿龙所能驾驭得了的,不如回头叫阿龙还是算了,他搭不起的。

    正犹豫了下,是先回去找阿龙,还是先去找南宫飞燕,那女孩就已经走到了近前,高高的仰着头,连看都没看我一眼,骄傲的就像是一只孔雀。

    然而就在这一刻,我的心却沉了下去,目光紧盯在她的脸上,一瞬不瞬。

    并不是我被她的美貌迷住了,也不是带着批判的目光去审视她,而是,就在她走近的一刻,我发现这个女孩,印堂发暗,眉间隐隐有着一团黑气。

    纵然她现在化了妆,那脂粉也难以掩饰,她走得越来越近,我分明看见,那黑气已经覆盖了她的整个眉间,甚至,已经在渐渐往她的双眼蔓延。

    我知道,这黑气,准确的叫法,应该叫死气。

    人的身上有着三盏灯,两个肩膀和头顶上各有一盏,这些灯是看不见,但却是人身阳气的来源。三盏灯分别是天灯、地灯、命灯,天灯和地灯分列人的两个肩膀,命灯则位于头顶。

    人的这三盏灯平时会保护人不受到阴气的侵袭,但是一旦人受到阴气侵袭之后,三盏灯也就会减弱,眉间出现黑气其实就是因为命灯减弱而造成的,也是看出人是否受到阴气侵袭的最好方法,这也就是我们所常说的印堂发黑。

    天灯和地灯熄灭了没有关系,是能够慢慢恢复的,但是一旦头顶命灯熄灭了,人就可以去见阎王爷了,因为头为六阳魁首,人身的六阳经脉汇聚于此,那是顶顶要命的所在。

    同时,眉间黑气的浓厚程度也可以看出阴气侵袭的情况,一旦黑气浓厚到完全把眼睛给遮了,那么命灯也就将熄灭,而现在看这个女孩的情况,貌似离大限已经不远了。

    我很是惊讶,不知道这个女孩究竟发生了什么,本想再看个仔细,她却似乎察觉了我在偷看她,皱眉瞪了我一眼,就转过头快步离去了。

    不行,我得去马上告诉阿龙,无论如何,必须离这女孩远一点,免得自误。

    刚走了几步,我又停了下来,犹豫了下,阿龙的性格属于那种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执拗脾气,我要是现在去告诉他,他未必会听得进去,毕竟这种时候,换做谁都不会轻易甘心,总要弄个明白才死心。

    我看了看那女孩离去的背影,心想,就让阿龙去吃个亏也好,没准他去找那女孩,俩人一见面,就GAME OVER了,比我跟他说上一百句话都管用。

    这种事,就是要自己死心,否则,别人说什么都没用。

    于是,我犹豫了下,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好人不是这么当的,有些时候,做好人也要讲方法,否则,被人误会了自己还一头雾水。

    那么,我还是先去找南宫飞燕吧,等回来的时候再去找阿龙,兴许连一句话都不用多说,这事就过去了。

    就这样,我还是出了校门,在路边等了一分钟都不到,远处就来了辆车,我心里暗骂,这要是昨天我追那个美术老师的时候,能这么痛快点,兴许就能追上了呢。

    这就叫天不遂人愿,越想做的事,越是困难重重,世间事,大抵如此。

    其实我并不知道,这个福源街到底在哪,于是上了车我就跟这司机师傅打听,没想到,他听了这个地名,也是一头雾水,问我是不是记错了。

    我也迷糊了,掏出昨天南宫飞燕留的那张纸条,仔细又看了一遍。

    “找我请到福源街79号,不过我可能不在那里。”

    虽然南宫飞燕后面留的那句话有点不靠谱,不过却是字字清晰,确认没错,千真万确就是福源街79号啊。

    我把纸条递给司机师傅看,他接过纸条想了半天,又把纸条递还给我,挠了挠头,一脸迷惑的说:“我还真没听说过这个地方,不过我是常跑郊线的,市区内的情况,有时候可能也不是太熟,没准是哪条街改名了,我建议你啊,先坐我的车到市区,然后,就去换个出租车,那些人成天在市内跑,肯定能知道。”

    我心头疑惑,但也没说什么,他说的也有道理,人毕竟不是地图,有不知道的地方也是难免。

    很快,我们就进了市区,我付了车费五元,跳下了车,然后开始找出租车。

    其实根本就不用找,因为路边就停着一排最少五六辆,这都是常年在这里蹲客的,一见到有人下车,就有两个晃悠了过来,看意思准备要跟我搭讪。

    以前进城,我几乎从来不跟他们打交道,要坐出租车的时候,也是走远了一些,去路边拦车,因为他们大多数都属于黑车性质的,一个个都跟小混混似的,我这人从来就不愿多惹麻烦,所以对他们一向是有多远躲多远。

    不过这次想躲已经来不及了,三个人包抄过来,甩着手一路小跑,满脸都是饥渴的表情,也不知多久没拉到活了……

    其中一个剃着板寸的抢着问我:“小兄弟,去哪啊?来上我车走吧……”

    说着话他就伸手来拉我,这简直已经不是揽客,是抢人了,我把手一缩,开口道:“福源街79号,知道在哪不?”

    这人一愣,看了看旁边的两个人,摇头说:“没听说过。”

    我又把目光转向另外两个人,毫无意外的,这俩人也都大摇其头,刚才的一脸饥渴都变成了失望,转身都走了。

    不远处还有好几台车,好几个人,刚才那个板寸喊他们:“哎,谁他妈知道福源街79号是个啥地方?”

    几个人都摇头,显然谁都不知道,还有的在那里对我指指点点,偷偷的乐,好像在那里说我土鳖进城,肯定是记错了地名,让大家谁也别理我。

    我心里有气,也没搭理这帮人,转身就往前走,鼻子底下有嘴,市里这么大地方,我就不信找不到个知道这地方的人。

    不过我刚走出不到一百米,身后忽然喇叭响,我回头看,一辆出租车停在旁边,一个戴着墨镜穿着皮夹克的男人从里面探出头,语气低沉地问我:“你去福源街79号?”

    这人,似乎也是刚才那些人其中之一,我一愣,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是啊。”

    他忽然对我微微一笑,摆摆手说:“上车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