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一章 圆月之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八十一章 圆月之秋

    在城东的一处幽静之地,有一片小湖,想必人们懒得起名字,就叫它做东湖,沿着湖畔长堤有一座公园,也就随之叫做东湖公园。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之前并没有来过这里,不过这地方明显比什么福源街要好找得多,我黄昏前出发,在日头还没完全落山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地方。

    时间还早,我沿着湖畔转悠了一圈,倒也没什么风景,现在已经快冬天了,到处一片萧瑟,湖水中也铺满了落叶,连游人也是星星落落。

    湖畔,有座长桥,而桥边有座凉亭,我走了一会之后,就选定了这个地方,走进去,坐了下来。

    东湖桥下,应该就是这里了。

    天渐渐黑了下来,公园里的游人也慢慢都散了,天边升起一轮圆月,皎洁的月光洒向大地,映在湖中,秋风拂过,月光在湖水中荡漾,看上去,别有一番美感。

    这天一旦黑下来,就一发不可收拾,我坐下还没有半个小时,很快,公园里的人就走了个干净,我深吸口气,静下了心神,只觉得周围静谧一片。

    我渐渐警惕起来,摸了摸腰间的如意乾坤袋,凝神往四周扫视几眼,随后调动起所有的精神力,用念力来观察着周围大约十几米范围内的动静。

    我现在的能力,大约也就只能做到如此了,如果是爷爷在这里,我估计,大约这一片湖水的范围内的一丝变化,都逃不过他的耳目吧。

    时间缓慢的过去,我开始有点心焦,同时也有点后悔,早知道那家伙来的这么晚,我何必天没黑透就来这里死等?要知道,这等人的滋味最是难受,尤其此时此刻,我是在等一场生死约斗,时间消耗的越多,对我的状态就越不利,如果这样下去的话,我倒不如,刚才在外面的烧烤大排档,撸点大肉串补充补充能量来的好……

    我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九点了,心里愈发的恼火,看来我要吸取这次教训,如果还有下次约斗,一定要来的晚一点,尽量的晚一点,反正像这种没有具体时间的约斗,只要不过了半夜十二点,都他奶奶的不能算迟到。

    想着想着,我就站了起来,与其在这里傻等,我还不如去撸点大串,好歹吃饱了跟他干架!

    不过我正起身要走,忽然听见头顶上方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你如果想很快死掉的话,不妨走出去。”

    这声音骤然入耳,我心头猛的一跳,立马就把迈出去的脚步收了回来,手抚腰间,抬头喝道:“是你?”

    凉亭上方一个身影翻下,稳稳站在桥边,却正是那个怪异神秘的年轻人,他双手抱臂,斜倚在桥头,嘴角露出一抹邪笑,看着我说:“我早就来了,你这蠢货,真是太弱了,我现在觉得,跟你约斗,简直就是对我的侮辱。”

    我心中一沉,这家伙什么时候来的?听他的意思,却已经对我下手了?怎么,我却一点都没发现……

    我镇定了一下心神,试着查探了一下自己的身上,却并没觉得哪里不适,于是面露不屑地说道:“哼,像你这样猥琐的家伙,也只配鬼鬼祟祟的藏起来,躲在凉亭上面喝风,你以为,你的那点手段对我会有效么?告诉你,我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哈哈哈哈……”他忽然狂笑起来,“你就不要装模作样了,事实上,我根本就没有对你偷偷出手,我只不过是在亭子上面坐了一会,看了看月色而已,你这可怜的家伙,真是..….哈哈哈……”

    我不由愣了,随后就是一阵恼怒,这家伙原来竟是在消遣我!

    我伸手在腰间一摸,一枚破字诀已然在手,冷哼道:“多说无益,既然你定下这死约,那我们今天就来个不死不休,免得,你再去学校里捣乱,被人家打的落花流水,可就不好看了。”

    听我故意拿这事揶揄,他倒是并没有露出什么尴尬之意,只淡淡道:“那些人,不配让我出手而已,更何况是对付女人,我没有那样的习惯。”

    他真是大言不惭,我立刻就想到了蓝宁,想到了这事件中所有受伤害的女生,这叫从不对付女人?

    我冷笑道:“你说的好听,只怕是专门对付女人吧,既然要打,有几句话我倒想说明,你为什么要坑害那个女鬼蓝宁?”

    他神情略微一怔,反问道:“蓝宁是谁?”

    我直截了当道:“就是学校实验楼里的那个女鬼,你为何要盗取她的魂魄?”

    他摇了摇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什么女鬼,跟我何干?”

    他居然还在装糊涂,我又冷笑一声道:“好吧,就算这事你不承认,那么在山里,豢养山魈害人的是你吧?在村口小河,拖丁玲玲下水的水鬼,也是你弄出来的吧?”

    他这回倒是痛快,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说道:“这有什么,我做事自然有我的道理,该死的人,我从来不让他活着。没想到,你却屡次多管闲事,自以为聪明,否则的话,也不必让我大费手脚。”

    我心里微微一动,他话里的意思,难道说丁玲玲她们都是该死的人?

    “你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她们是该死的人?她们,是不是也包括去年死的那两个?”我追问道,在动手之前,我得先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废话,若是不该死,我才懒的理,反倒是你,既然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胡乱出手,更该死!”

    他话音落地,双手忽然扬起,两枚铜钱顿时飞上半空,在他的头顶滴溜溜乱转,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他面带邪笑,双手再次结成法印,大段的音节从口中念出,刹时间,一轮皎洁的白光从他的头顶射出,如同天边那轮圆月一般,在他的头顶盘旋不停。

    我顿时惊讶不已,忙掐住破字诀,凝神待发,却见他一段口诀迅疾念毕,大喝一声:“月华水镜,烟雨魂断!”

    随着他这一声喝,他头顶的那一轮月华登时发出“啵”的一声轻响,瞬间,月华激荡,一大片月光便蔓延开来,周围顿时明亮一片。

    我所处的位置,刚好是在月光蔓延的范围之内,当下疾步跳出凉亭,甩手打出破字诀,也喝了一声:“一法破,万法破,魑魅魍魉,皆破在前,破!”

    其实我这纯粹是顺嘴胡乱喊的,爷爷教我的时候也没什么应景的口诀,只不过看他这招式又帅气又拉风,不想让自己显得寒碜而已。

    这破字诀也着实是给力,一脱手便化作一道红光,如同炮弹般射入了那一片月华之中,随着我心念一动,瞬间就在那月华的中心爆炸,只听轰的一声,红光爆闪中,那大片的月光被撕裂开来,片片碎落。

    我心里正得意,却不想那月光并不是实物,其实是一种类似雾气般的东西,被这破字诀炸开,虽然碎裂,但是爆开的瞬间,反而笼罩的面积大了一倍不止,这就好比往水里扔炸弹,会激起大片的水花,是同一个道理。

    我猝不及防,只觉眼前一阵明亮刺眼,那月光已经罩在了身上,还没来得及细想这究竟是什么法术,心头忽然莫名一颤,竟然急速跳动起来,只一眨眼的功夫,我已是一阵剧烈心悸,感觉整个心神都被这月光包围了,我再也不能自已,踉跄后退数步,靠在亭柱上面,只觉一颗心已经快要跳了出来,就连意识都一阵阵的模糊。

    这到底是什么邪术?!

    我已无暇去想,我集中精神,想要把这缕月光驱走,然而那月光就如同一张无边无形的大网,在我的心头越束越紧……

    那年轻人的邪笑声已经响起,在这紧急关头,我忽然想起了天书古画中的境界,忙努力聚集起所有精神力,拼命观想着古画中的自然境界,强迫自己把心神从这月光中抽出。

    这办法果然奏效了,当我的心神完全沉浸在观想古画中时,那月光的威力就被渐渐削弱,就如同一张大网被撕开了口子,渐渐的,终于消失了。

    眼前的一切重又清晰起来,我长长呼出口气,甩了甩头,定睛再看,那年轻人依然站在前面不远处,头顶月华依旧盘旋,但眼神却变得很是古怪,他看我醒来,忽然开口问:“你这人好奇怪,你的镇物到底是什么?”

    这句话,却问的我一愣,镇物?什么是镇物?

    我调匀了呼吸,摇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也没有什么镇物,但,我今天一定会打败你,一定会让你说出所有秘密,解除你所下的所有恶毒诅咒,而你,也将为你所犯下的禁忌而接受惩罚。”

    说着话,我再次伸手,一枚禁字诀出现在手中,现在我已经大抵可以确认,这个人,应该也是一个禁忌者,虽然不清楚他究竟是什么人,但,他已经触犯了禁忌,就要受到制裁。

    禁,乃是禁忌之起点,也是禁忌之终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