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六章 插班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九十六章 插班生

    在南宫飞燕的撺掇下,蓝宁居然要给我当使唤丫头,甘愿做纸人,我是一个劲的摆手,说什么都不肯同意,这事有点太不靠谱了,且不论我还住公共宿舍,就是我自己独门独户了,身边整天都有个纸人陪着,还端茶递水,我都担心,这万一要是水洒了,纸烂了咋办?

    不过南宫飞燕低声对我说:“你也别拒绝的那么干脆,她一个孤魂,又没个家,你让她能去哪?何况她是六阴天煞,万一哪一天受了刺激,凶性大发,危害人间怎么办?就算她老老实实的,要是再碰上那个纸咒师怎么办?”

    我一想倒也有理,不过这端茶递水的纸人我一时间是接受不了,于是想了想只好对蓝宁说:“不如这样吧,你先跟着我也好,不过纸人什么的,就暂时别提了,以后有了合适的机会,我会帮你安排的。★首★发★追★书★帮★”

    蓝宁一听,倒也没再坚持,于是乖乖的站在了我的旁边,满脸都是喜色,就好像终于找到真爱了似的。我不由苦笑,看看我身边不是妖怪就是鬼,还能有个正常人了不?

    一切暂时就只能这样,于是我就打算回宿舍了,折腾这么一晚,倒也算是大获全胜,虽然让那个纸咒师跑了,但他的作案工具却被没收了,被困的魂魄也救回来了,这就跟城管抓小贩似的,虽然他人跑了,但是摊子都扔下了,要想重振旗鼓,估计也得一段时间之后了。

    更何况,那个纸咒师这次损失惨重,连腿都断了一条。但我隐隐也有些担心,若是当他再回来的时候,一定会是很可怕的报复。

    然而当我要走的时候,关晓荷却现身出来,犹犹豫豫的对我说,她忽然很想回家。

    我看了看她,有些明白了,她是已经对别人失去了信心,她不愿像蓝宁一样,她不愿做没有自由的灵魂。

    其实在这一点上,我还是能够理解的,毕竟蓝宁并不是现代人,在她们那个年代,女子知恩图报,以身相许什么的,应该算是比较正常的,可在现代人的眼里,那是不可思议的。

    所以,关晓荷想要离开,我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有些担心地问她:“你一个人可以么?”

    关晓荷低下了头,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一脸的茫然,很显然,她也不知道。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南宫飞燕,她马上转过了头,假装没看见,我不由好笑,于是也没说什么,只是那么盯着她看,片刻后,她就扛不住了,胡乱摆手说:“好吧好吧,我就知道又是我,不过你可别指望我帮她太多,说好了,送到家里我就回来,剩下的事她自己看着办。”

    我笑眯眯地摊手说:“那我就不管了,不过,谢谢你呀…...”

    关晓荷赶忙也是连连道谢,南宫飞燕有些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喂,你家住哪,快点告诉我,咱们这就出发……”

    说着,她就忽然上前一步,伸手抓住关晓荷,平地里呼的就起了一阵旋风,我下意识地眯了下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前已是空无一人了。

    想不到南宫飞燕这么急,我苦笑摇头,再看看周围,已经就剩我和蓝宁了,她怯怯的看着我,我无奈的看着她,对她招招手:“跟我走吧……”

    我带着蓝宁回到了宿舍,此时已是后半夜了,毫无疑问,我还得去爬厕所窗户。不过我正要绕到楼后,却见蓝宁身形一闪已经进去了,我刚一愣,蓝宁站在门里面,笑眯眯的看着我,伸手一指那紧锁的大门,随即,就见那道门无声无息的……开了!

    我目瞪口呆,愣了足足十秒钟才反应过来,对呀,蓝宁是女鬼,可以做很多我无法做到的事情,这、这这、这这这……以后再也不用担心爬厕所窗户啦!

    我对蓝宁伸出大拇指,然后小心翼翼地进了宿舍楼,不过却有点别扭,这感觉,咋有点像做贼似的呢?

    不过,不管咋说,这一切总算是告一段落,悄悄回到宿舍后,我本想让蓝宁暂时先进乾坤袋里,但她却说这样不行,身为魂魄,是不能直接进入这种仙家宝贝之中的,必须要有一个载体。

    我想了半天,最后想出个主意,把那个许久都没派上用场的玉貔貅拿了出来,刚好上面有一道裂缝,蓝宁一见这玉貔貅,登时就很喜欢,说这里面有不少灵气,对她很有好处,目前来讲,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于是蓝宁就进入了玉貔貅里面,我又把玉貔貅放入乾坤袋,这才算是大功告成,倚窗望月,居然已经快要天亮了。

    我躺在床上,只觉浑身都快散架了,本来毫无困意的,却不想身子一挨床,登时倦意来袭,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上午,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去找辛雅,我不知道这惊心动魄的一夜,对于她来说,又会留下什么样的记忆呢?

    小树林里,我和辛雅对面而坐,我鼓了几次勇气,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看着我,忽然淡淡的笑了,对我说:“昨晚,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我心里一跳,试探着问:“是么,有多可怕?”

    她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目光深邃的望着远方,又说了句:“今天早晨,丁玲玲跑来我的房间里,给我道歉了。”

    “她…怎么了?”我再次问道。

    辛雅叹息道:“没什么,有些事,总是要过去的,就像那些关于我的谣言,若干年后,又有谁会在意呢?我并不怪她,何况,那也不是她的本意,只要以后她还是她,我还是我,又何必说出来呢。”

    我点了点头,这番话虽然有点玄奥,我却也能明白,楼顶邪术,一定就是丁玲玲所为了,不过她的魂魄去年就受到了控制,所以,却也怪不得她。而且,关于辛雅是扫把星乌鸦嘴等等传言,可能也是丁玲玲说出去的。

    但,无论怎样,辛雅说的对,此时此刻,那些事情已经过去,现在元凶已经逃遁,所有人,都将做回原本的自我。

    辛雅忽然转头,直直的看着我,轻声说:“你知道,我在那梦的尽头,看到了什么?”

    我自然猜不到,辛雅凄然一笑,目光流转,缓缓说:“血,我看到了漫天的血,无边无际……”

    我愣了,久久无言。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总算是恢复了相对平静的生活,每天跑去上一节专业课,然后回到宿舍,写字,看画,琢磨着文字的奥秘,顺便,等着南宫飞燕。

    因为她这一去,始终都没见回来,我有些担心,不知道她是否出了什么意外,又或者,中途跑去忙自己的事了,当然,我觉得还是后者的可能性大些,因为我这个莫名其妙的狐狸姐姐,似乎也有很多事瞒着我呢。

    所以,我在等她回来。

    这天,楚琪来找我说,丁玲玲办了休学,回家了,临走前,她嘱咐楚琪,让她来对我说两句话,一句是谢谢,一句,是对不起。

    我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了。

    看来,每个人都将要开始做回真正的自我了,一段故事,貌似已经结束。

    不过,对于我来讲,这只是一个开始。

    又过了两天后,南宫飞燕还是没有回来,但是这一天的午后,我正在宿舍里看书,突然有人推开了门,我以为是阿龙他们,就没理,不想门口却传来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

    “你好,这是三零三寝室吧?”

    我愕然抬头,却见面前站着一个人,头发有些乱蓬蓬的,穿着件不太利索的夹克衫,脸上睡意稀松,我和他四目相视后,他似乎表情有点呆,然后对我嘿嘿笑着说:“哟,这么巧呀,我是新来的插班生,以后,咱们就是室友了。”

    我傻眼了,这不是那个在南宫飞燕公寓里见过一面的邵培一嘛!

    记得他说过是来走亲戚的,这怎么还成了插班生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