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七章 奇怪的新同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九十七章 奇怪的新同学

    邵培一,二十岁,来自冰城哈尔滨,也算是我的老乡。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对于他的莫名到来,不光我诧异,我们一屋子人都很诧异。

    他不但年龄比我们大,学历也是含含糊糊,甚至怎么来的我们都不清楚,因为这眼看着大一的上半年都快过去了,他却才刚刚从老家赶过来,这是上的哪门子学?

    更何况,自打上次见了第一面之后,我就已经断定这是个不一般的人,而且南宫飞燕自己也说过,见了他就浑身不自在,觉得浑身的劲都没了,好像对他生不出半点恶念,甚至,还有点害怕。

    那时候我就在想,能让一个狐狸精感觉到害怕的人,会是什么人呢?

    此时此刻,这个人就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并且,睡在了我的上铺。

    而让我们更为诧异的是,这个邵培一对我们说,他是历史系的。

    可是我们都知道,这是一家艺术学校,哪来的历史系?顶多有个历史课,算是必修课程,谁给他单独开个专业啊?

    但是,事情偏偏就这么古怪,自打他来了之后,这学校还真的开设了历史系,不过就是没对外宣扬,但大家很快都知道了,这个奇葩的专业,有老师一人,学生一人,共两人。

    学生自然就是邵培一,而那个老师……就是南宫飞燕。

    是的,南宫飞燕回来了,在邵培一入学第二天就回来了,我悄悄问她,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她不是挺讨厌这个人的么,咋还成师生了?还有,那个根本就不存在的福源街,又是怎么回事?

    南宫飞燕笑而不答,只是告诉我,有些事,还没到让我知道的时候。

    我呸,我给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德行吧,既然不想告诉我,当时为啥还要在门上留那个纸条?

    南宫飞燕奇怪地看了看我,扑哧笑了,她说,那纸条根本就不是给我留的。

    这回我傻眼了,想想也是,纸条上又没写署名,没写留给谁,所有人都能看见,我怎么就主观的认为是留给我的了呢?

    真是失败……

    哦,对了,关晓荷的魂魄,已经顺利送到家里了,她说,她只想好好的陪陪家里人,至于以后的事,顺其自然吧。

    其实这件事,究其原因,纸咒师的邪恶自然是罪魁祸首,不过,被他利用的关晓荷,却是也有可怜和可恨之处,当初若不是她一心为了美丽身材,想要减肥,自然也就不会那么冲动盲目的同意纸咒师为她施术,自然也就不会有后面的这么多事情,所以,这也算是一个为了美丽而犯错的故事吧。

    邵培一的到来,其实倒也没给学校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大家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谈论了几天之后,也就渐渐失去了兴趣,学校里一千多人,谁会整天在意这个呢,于是,一切又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实际上,邵培一也根本没有去上过几次课,他除了偶尔去听几堂必修课应付一下之外,整天就在学校里瞎转悠,专门找那些犄角旮旯的地方,而且行为很古怪,跟他的专业倒有点相关----他就跟考古学家似的,整天到处翻来翻去。

    我眼见着的,我们宿舍楼后面一块其貌不扬的石头,被他翻了三次。我忍不住找了个机会问他,到底是翻什么呢,难道学校下面是金矿?还是……找鬼呢?

    邵培一只是微微一笑,对我说,他只不过是在找东西而已,找一个遗失在这学校里的东西。

    但至于是什么,他就不肯说了。

    而且,我很快就发现这家伙特别抠门,一块钱都恨不得算计着花,出去吃饭从来都是AA制,谁要想吃到他请客的东西,那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仅有一次,中午吃饭的时候,这家伙不知怎么发了善心,单独要了一盘四块钱的炝拌菜,然后就招呼我们一起吃,我们三个一看,这可是难得啊,于是也没客气,就一起吃了起来。

    当然,我们也没好意思,也就每人吃了一两口意思意思,其余的都让他自己给吃了。

    可谁知,吃完饭之后一算账,他把手一伸:咳咳,刚才的菜四块钱,正好每人一块,拿钱……

    我们都无语了,明明是你吃的最多好不好啊?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半个月后,阿龙有一次来找我诉苦,说这个邵培一简直太变态了,前一天晚上俩人一起上厕所,大半夜的,他哗啦啦的正痛快,邵培一忽然回过头对后面说了句:喂,你这样站在后面我尿不出来啊……

    阿龙当时回头一看,哪他妈有人啊!顿时就吓了个半死。

    就这,邵培一还笑呵呵的拍拍他的肩膀说,没事没事,一个小孩而已。

    阿龙哭丧着脸说,小天,以前我一直以为你就挺变态的了,神神叨叨的,可自打他来了,我简直就觉得你跟仙女一样。

    我乐了,一脚踹了过去:你才是仙女,你全家都是仙女……

    从这件事起,我开始有点不淡定了,难道厕所里真的闹鬼?还是那家伙在开玩笑呢?

    我去问了邵培一,并且跟他摊了牌,表明了我的态度,那就是,在这学校里,刚刚出过一次事,我不希望再闹出点别的状况来,而且我和南宫飞燕的关系他也知道,虽然我挺感谢他上次帮忙,但是他要是总这么掖着藏着,神神秘秘的,我可要开始调查他了。

    这么着,邵培一才终于松了口,他笑着告诉我不必紧张,鬼魂本就无处不在,厕所里有个鬼,也并不是就非要害人,那只是它的栖身之地而已,而他能够看见鬼魂,也没有什么神秘的,那是因为,他家里祖辈都是跳大神的,他继承了家族的血脉,是天生的阴眼,所以才能够看见鬼,那是很正常的。

    原来他家居然是跳大神的,难怪我总觉得他神神叨叨的,而当我再次问起他来学校里的真正目的,他又是咧嘴一笑,对我说,他其实只是受人之托,来找一样东西的,让我不必介意,因为这件事跟我无关。

    好吧,我只得闭了嘴,既然跟我无关,又不是什么害人的事,我也懒得管了。

    不过我却时刻惦记着找寻那位阴阳师司徒陨的事情,这些天南宫飞燕一直很少露面,我好不容易在一次历史课后抓住了她,对她问起此事,本以为她多少也能知道一点,谁知她却是一脸茫然,摇头说,她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不但如此,南宫飞燕还说,阴阳师这个职业,太过笼统,有很多人都可以归为阴阳师的范畴,比如占卜的、相面的、画符念咒的、研究阴阳五行的,都可以算作阴阳师。

    阴阳二字,包罗万象,岂是单指某一个人的?

    她这么一说,我顿时觉得我的希望又有点要破灭了,爷爷啊爷爷,既然你给我指引到这里,为什么不多告诉我一些关于那位阴阳师的信息呢?

    就在我有点灰心的时候,南宫飞燕又说,既然你要寻找他,那也不必苦恼,平山城里的江湖骗子不少,奇人异士却并不多,如果那人真的是在平山,那么只要一个个的找下去,总有一个是他。

    这话说的不错,只要他在这里,一个个的找下去,总有一个是他。

    我重又振奋起精神,邀请她在周末的时候和我一起,去城里转转,南宫飞燕略略犹豫了下,还是答应了,她笑着说,弟弟的事,就是她的事,只要能帮忙,绝对不推辞。

    我有些感动,不过,却也在她的笑靥里,隐约看到了一丝疲惫。

    她最近,好像真的挺忙。

    可是,她到底在忙什么,她正在做的事,是否又和邵培一有关呢?

    我不禁想起了斗法纸咒师的那个夜里,南宫飞燕现身在黄皮子坟,还有那个叫做常庆的黑衣少年。

    这小小的学校里,似乎还真是挺热闹的呢。

    这天回到宿舍,我就想叫出蓝宁来,问一问她那个黄皮子坟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说过,她是这里的百年老鬼,当这里还是一片荒地的时候,她就在,所以,她一定会知道关于黄皮子坟的事情。

    不过就在我正要取出玉貔貅的时候,门却忽然被人推开了,我忙把玉貔貅收了起来,抬头一看,阿龙神情有些郁郁的走了进来。

    他平时很少见这副嘴脸,我不禁问他,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

    阿龙叹口气说,她快不行了。

    我一愣,忙问他,谁快不行了?

    他喃喃道:何田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