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九章 古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九十九章 古宅

    九十九、

    我万万没想到,何田田的家人居然这么好说话,明明准备好雇车回家的了,居然被邵培一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给留了下来。首发www.zhuishubang.com

    面对我的疑惑,他嘿嘿笑着说,那父子俩一看就是从乡下来的,通常来讲,如果医院治不好的病,他们都会寻求一些偏方秘法,总不可能真的等死。

    所以,他刚才就猜测到了,何田田的家人说要雇车回家,说哪怕咽气也要在家里,那都是托词,实际上,他们很可能就是想要回家找个先生看一看。

    我不由有些意外,想不到这个邵培一看起来有些邋遢,还一副天然呆的面孔,心思居然如此细密,能用一句话就抓住重点,这也算是本事了。

    不过,这件事能行倒是能行,可是既然要跳大神,就得有个场所,但这里是医院,不可能让我们搞这种事,而何田田的家人在这里也是举目无亲,谁也不认识,怎么办呢?

    我略一思索,就想到了一个人,南宫飞燕,她家最合适不过了!

    我和邵培一一说,没想到他也正这么想,算是一拍而和,于是我就自告奋勇要去找南宫飞燕,先和她打好招呼,才方便行动。

    没想到邵培一叫住了我,说不必如此麻烦,随即双目一闭,嘴里叨叨咕咕的念叨了几句什么,便睁开眼睛,笑着说,已经派人去通知南宫飞燕了。

    他这一手,却是让我颇为惊讶,阿龙更是整个人都呆住了,傻愣愣的看着我们,完全不知道这都是怎么回事。

    我想,这件事进行到这里,阿龙也该回去休息了,毕竟下面的事情,他已经不适合参与了。

    于是我就准备把阿龙打发回去学校,不料无论我怎么说,他都不肯,非要看着给何田田招魂不可,说到最后我也没拗过他,只得随他去了。

    大约过了十分钟后,邵培一忽然精神抖擞,说南宫飞燕已经回家了,叫何田田的父亲去办理出院手续,同时去外面雇车,马上就出院。

    两个人早就迫不及待了,一听可以了,立即就行动起来,我们又等了不到半个小时,所有事情就都已经就绪,于是一床厚厚的被子裹着何田田,她哥哥把她抱到了车上。

    此时,天色已经转暗,众人一起上车,直奔南宫飞燕的家里。

    不过这车在邵培一的吩咐下走出片刻之后,我就隐隐觉得不对,因为南宫飞燕的公寓方向是在南边,可这车出了门就一路向西,我也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有心想问,却还是忍住了,心想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要做什么。

    在邵培一的一路指引下,车子一直开到市郊,开着开着,前面忽然出现了一片稀疏的民宅,这才停了下来。

    现在天基本已经全黑了,我下了车往四周一看,这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稀稀落落的并没有多少人家,而面前的民宅,却是个很宽阔的深宅大院,黑漆漆的大门,七八级高的台阶,门前挑起两盏暗红色的灯笼,看起来古老而又神秘,也不知道这现代都市里,怎么还会有这种老宅子。

    不光我纳闷,所有人看到这里的情景,都觉得很是意外,但何田田的父亲和哥哥已经是心急如焚,哪里还管这许多,无论是什么地方,能救命就是好地方。

    但那司机脸色却是越来越不对了,何田田的父亲付了车钱后,他就一脚油门,一溜烟的跑了,看那架势,简直就跟见了鬼似的。

    我不由疑惑,居然让司机这么害怕,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呢?

    邵培一神态自若,上前拍打门环,片刻后,大门打开,里面走出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者,穿着一身黑棉袄,驼着背,颤巍巍的,一见邵培一,就笑着点头哈腰的说:“培一先生来啦。”

    邵培一给老者行礼,也笑道:“黄伯客气了,叫我小邵就行,深夜打扰,我倒是不好意思呢。”

    这黄伯连连说:“无妨无妨,燕姑娘接到消息后,就已经通知我们了,现在,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有劳黄伯带路。”

    邵培一说完,那黄伯却往后面看了看,见我们这好多人,不由皱眉道:“不过,这来的人可是不能都进去,你知道的,咱家七爷喜欢清静,不愿跟如此多的人打交道,再说……”

    我们几个人都听的云里雾里,邵培一回身看了看我们,却指了指我,说:“这个朋友无论如何都是要进去的了,我想燕姑娘也必然跟你们提过。”

    黄伯眯着眼上下打量我一番,忽然动容道:“莫非,是那位韩家的先生?”

    邵培一点头笑道:“正是正是,怎么样,他可能进去?”

    黄伯连连点头:“进得进得,既是韩家先生,那就是贵客,咱家请都请不到的,快快有请……”

    我被他们弄晕了,见这黄伯做了个请进的手势,忙上前道:“这位黄伯太客气了,我叫韩青天,您就和……呃,飞燕姐一样,叫我小天吧。”

    此时我已经隐约猜到了,这个大宅子里面住的,想必都不是人,弄不好,就是南宫飞燕真正的家,我本来想把何田田带到她临时租住的公寓,却没想到,居然跑到这里来了。

    黄伯笑呵呵的又把目光转向了其他人,看了一圈后,定睛在何田田的身上,淡淡道:“那么,病人可以进来,其他人,就留在外面吧。”

    他话音一落,就见何田田的父亲和哥哥,连同阿龙一起,顿时眼睛上翻,四肢抽搐,扑通扑通数声,齐齐扑倒在地。

    我不由大惊,忙上前查看,黄伯微笑道:“不碍事的,只是暂时昏迷而已,韩先生宅心仁厚,世人有福啦。”

    邵培一也抱起仍然处于昏迷状态的何田田,招呼我道:“小天,别傻站着了,咱们救人要紧,放心,他们都不会有事的。”

    我被他弄的是如坠云里雾中,看着这陌生的深宅大院,横了横心,也笑道:“好吧,既然这样,我就跟你走一回。”

    当下,我们便跟着那个黄伯一起,迈入了古宅之中,随后,只听身后门响,却是关上了大门。

    虽然这黄伯言语客气,邵培一也是乐乐呵呵,但我这心里毕竟没底,不知道这究竟是个什么龙潭虎穴,偏偏却又看不到南宫飞燕的身影,我左顾右盼,只觉越来越是不踏实。

    我看了一眼邵培一,他还是那副样子,一脸的傻笑,独自抱着何田田往前走,那一个人的分量抱在手上,就跟没事似的。

    很快,我们走过了前门,穿过了中庭,就来到后院,沿途这屋子可是不少,左一间右一间的,而且这道路也是曲曲折折,到处尽是回廊,如果不是有人带路,恐怕我们还真是走不进去。

    就这样绕了好多个弯之后,我们最后站在了一间堂屋的前面,里面烛火通明,影影绰绰的似乎有人影晃动,黄伯停了下来,回身对我们笑道:“培一先生,韩家先生,我家七爷恭候多时,请进吧……”

    我心中没来由的扑通扑通跳了起来,脸上却没表露出来,于是笑着对邵培一说道:“我看,这里面似乎只有我是客,还是你先请吧。”

    邵培一也没客气,点了点头,上前朗声说道:“邵家子弟培一,因有要事,特地前来拜望黄七太爷,还请黄七太爷方便。”

    他话音一落,就见堂屋的门,自动打开了。

    里面一个尖细的声音说:“既然是邵家的子弟,那就进来吧,不过另一个韩家来的人,在外面站着!”

    我顿时就愣了,这姓韩的怎么跟姓邵的待遇还不一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