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零五章 萨满传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零五章 萨满传人

    我已经决定了,这件事无论对错,也不管她是否心甘情愿,我都要管到底。★首★发★追★书★帮★

    爷爷曾说过,这就是禁忌师的修行之路。

    不过何田田现在已经失去了那个神秘男子的联络方式,现在要找到他,大约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找到何田田的那个老同学。

    不管那个人是出于什么目的,他既然为那人介绍,就必然有一定的联系。

    我让南宫飞燕叫醒了何田田,她再次短暂的醒来,我从她的口中得知了那人的下落,原来,那个人叫肖凯,是在城里的一家KTV工作,一年前,何田田就是在那里见到他的。

    于是,我便对南宫飞燕和邵培一说,今天晚上,我就要去那里,找到肖凯。

    对于我的决定,他们俩倒也没说什么,南宫飞燕耸耸肩说,既然我决定了,她也跟我一起去。

    邵培一挠了挠头,也附和着说,既然你们都去,那我也……

    我挥手打断了他,看着他和南宫飞燕,开口问道:“这事先暂停一下,我觉得现在有必要大家重新认识一下了。”

    他们俩人都是一愣,南宫飞燕说:“重新认识一下?小天你是不是迷糊了?”

    我摇头道:“我没迷糊,我是被你们搞迷糊了,现在我来自我介绍,我叫韩青天,来自长白山脚下的一个小山村,我从小和爷爷长大,高考420分,为了找爷爷的一个老朋友,来到了平山上学。”

    我顿了一下,指了指邵培一说:“现在到你了,按照我的格式说。”

    他更是一脸迷糊,挠头说道:“我嘛,叫邵培一,来自东北哈尔滨,我从小是跟我师傅----就是我爹,一起长大的,我平时最喜欢吃的是粘豆包,来到这里的原因,是按照我师傅的吩咐,来走亲戚。”

    南宫飞燕在旁边扑哧笑了,指着邵培一说:“你再说一遍,你是和你爹,一起长大的?”

    邵培一苦笑道:“不要挑我的语病嘛,我是跟我爹长大的,这总行了吧?”

    我瞪了南宫飞燕一眼说:“别转移话题,重点不是这个,刚才你丢了一个项目,我问你,你高考多少分?”

    邵培一无语了,他脸上有点微微发红,嘿嘿笑了笑说:“不好意思,我初中没毕业……”

    我点点头,继续说:“那好,现在重点来了,你既然初中都没毕业,是怎么来到我们学校上学的,还弄了个历史系出来,你们两个,现在把这个事解释清楚,我再来做决定。”

    邵培一偷眼看了看南宫飞燕,后者不以为然地说:“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小邵家里跟我们有渊源,之前我不知道,还以为他是对头,后来说清了,也就没什么了,他到学校去,是我的主意,也是我帮他安排的……”

    她忽然给我抛了个媚眼:“怎么,你吃醋啦?”

    我无语,一捂脸说:“大姐这不是重点……我就是想知道,他一个跳大神的,怎么会跟你们这些大仙有渊源和牵连的?按理说,跳大神的不应该是仙堂的弟子吗?啥时候能跟你们平起平坐了?”

    邵培一耸了耸肩,没吭声,只是对我嘿嘿一笑,南宫飞燕看了他一眼,又看看我,忽然意味深长的笑了下说:“小天,你知道跳大神的起源么?”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

    南宫飞燕慢悠悠地说道:“那你知道萨满这个职业么?”

    “萨满?”我疑惑地抓了抓头发,思索了一下,萨满,好像还真没听说过,不过我倒是记得阿龙玩的一个叫什么魔兽世界的网络游戏里有这个职业……

    但是,南宫飞燕所说的肯定不是网络游戏,我想了想说:“如果你说的不是魔兽世界,那我就没听说过……”

    南宫飞燕也有点无语,我也不知道和一个狐狸精谈论魔兽世界和网络游戏是一种什么奇怪的感觉,总之,她下一刻告诉我,邵培一,和他的家族,就是她所说的,萨满传人。

    不过,我还是不懂,但南宫飞燕也没有太多给我解释,她只是说,你要是还不明白萨满是什么,就去问百度吧。

    我当时就无语了,一个狐狸精居然让我不懂的去问百度,能不能有点狐狸精的职业道德啊大姐?

    但不管怎么说,听起来邵培一应该也是自己人了,他看着我一脸迷糊的样子,冲我嘿嘿一笑,拍拍我说:“兄弟,别想那么多了,还是先吃点东西吧,今天我请客。”

    我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心说今天这太阳是从哪出来的?平时吃他半拉馒头都得管我要两毛钱,居然突然要请客?

    我自然不会反对这件事情,不过他还没走出房间,就停下脚步,一拍脑门说:“哎呀,不好意思,我昨天出门忘了带钱包了,要不,你先借我十块钱?”

    我顿时气馁,没带钱你请个什么客啊?敢情这家伙早就算计好了,这就叫:我请客,你掏钱啊……

    再说,十块钱能买什么啊?

    我顺手摸出十块钱,丢过去说:“十块钱我请客了,记住,买七份早点!”

    他乐颠颠的拿了钱出去了,我是一脸的无语,嘀咕道:“我看你怎么用十块钱买回来七份早点……”

    南宫飞燕在旁边捂着嘴偷乐,我没好气地说:“你笑什么笑,我还没问你,你这些天都忙什么去了,连个影都看不见,还有,那个什么黄七太爷是怎么回事?”

    南宫飞燕听我一问,这才止住了笑,想了想说:“这件事,其实也跟邵家有关,唉,我都烦死了,要不是他突然跑来,我哪来这么多麻烦事,不过,这件事说来话长,和黄七太爷也有关系,更是和关外仙堂有关系,有时间的话,你还是问问邵培一吧,他比我清楚,总之,就是一场家族恩怨,也算势力斗争吧。”

    我挠了挠头,这听起来好像很复杂似的,我摇了摇头:“算了,既然是家族恩怨一类的,那我还是别问了,想想就头疼,反正我看他也没打算告诉我,我还是忙我的事吧……”

    没错,这些大仙的家事,的确是和我无关,我无意中破解了个什么天元棋局,已经是隐隐觉得不妙了,还是别自找麻烦了。

    接下来,南宫飞燕才把那三个人弄醒,何田田的父亲和哥哥一睁开眼睛就懵了,不知道身在何处,阿龙也是摸着后脑勺一脸迷糊的看着我,于是我只好又编了个瞎话,说昨天晚上跳大神,那大仙来了之后嫌人太多,就把他们都弄晕了,然后折腾了半宿之后,才算消停,由于没地方去,就临时找了这么间屋子,暂时安身。

    这对于他们来说,显然也不是重点,几个人慌忙去看何田田,我趁机赶忙退了出去,我虽然编瞎话还算有一套,但我实在不愿再继续编下去,何田田只有七天生命了,待会他们问起我来,我怎么回答?

    我缓步走到外面门口,摸出支烟点上,思索着这件事,抬眼就看邵培一回来了,手里拎着一大袋的油条,还有豆浆,没想到他还真的用十块钱买回来这么多东西。

    我上前看着他手里的七杯豆浆,又看看那一大袋子油条,狐疑道:“你这豆浆就得七块钱吧,还有这么多油条,你这是十块钱买下来的?”

    邵培一得意地对我眨了眨眼睛说:“实话告诉你,这豆浆就花一块钱……”

    我大为疑惑,问道:“七杯豆浆一块钱,卖早点的是你大姨妈?”

    “滚蛋,还是你大姨夫呢,其实我就买了一杯豆浆,然后灌六杯水,摇一摇,再分开,不就是七杯了嘛……”

    我顿时就服了,这萨满传人也太寒碜了……

    他嘿嘿笑着就要往公寓里面走,我拉住他说:“我决定不等晚上了,一会咱俩就出发,先去那个KTV看看,怎么样?”

    他点了点头:“我看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